第三十一章 戳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眼看着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王学兵也算聪明,立时干咳一声,打乱了此刻不少发怔的女生,“呵呵,原来如此,薛易阳你的这个朋友很不错,性格挺随和的!”

他心想原来如此,之前还对苏灿的忌惮,如今烟消云散,该怎么着就怎么着的吧,他可不太担心了,就像是当你在和女友约会的时候,你会担心路边的拾荒者会抢走你面前的女友吗?

这种不对等的差距,已经很说明问题。

一下子王学兵竟然对苏灿亲热起来,有的时候这种毫无防备的热情,才最伤人。

“哦,是那个第三中学的学生吧...”李艾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最后补上一句,“难怪牌打得那么好!”

顿时就将苏灿的身份降至极低,风度和烂赌的区别,的确是根据身份而定的。

李艾这么暗地里加一把火添油加醋,众女中看着苏灿的神色就变了。

薛易阳和刘睿反倒是毫无办法,他之前本准备掩盖苏灿是市三中学生的事情,毕竟他知道这个圈子里是有那么一些现实势利的,对比自己低等的学校,总会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一个人。他虽然平时不屑苏灿的成绩和他的学校,不过他仅限于他个人而已,若是这么多人都因此而看低苏灿,他心里面也是不高兴的。

谁知道苏灿竟然先一步自报家门,薛易阳心头就是一沉,竟然有些难受,不过再看苏灿,一副大方的样子,似乎并不在乎自己是市三中学生和他们一中格格不入的事实,心里面反倒通透起来。

只是苏灿发现陈灵珊那原本挺亮挺亮的眸子,突然变成灰色调,暗了下来。看向自己的目光亦没有之前那么频繁了。

陈灵珊的失望是不可避免的,这倒不是因为第三中学的学生就怎么了,人家也不一定就杀人放火,可说出去这名头和市一中就差了不少,本身陈灵珊是有点小虚荣的,周边几个关系挺好的女生死党都对苏灿善言有加,而这个男子还暗恋着自己,若是说没有一点优越感,这就假了,这个男孩的神秘感,他的言谈举止,他的一笑一颦,构成了他此刻打动人的理由。

然而当一个人的神秘感被扯去,他的身份本来拥有着一种通往意犹未尽的猜测,却一下子变得现实清晰起来,这种对其期待和向往的界定,瞬时就模糊了。

“苏灿...苏灿...”一个微胖戴着眼镜的女孩子喃喃的说着,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哈,你妈妈是不是在夏海贸易公司工作?姓曾?”

这句话引起了陈灵珊的注意,她竖起了尖巧的耳朵,看向苏灿。

“嗯,是的。”

“嗨,我妈也在那里工作,我就说你的名字怎么那么熟悉!曾阿姨和我妈以前是一个财务室的,我妈叫黄,她们都叫黄主任!”胖女孩兴奋的说道,看向苏灿的眼睛大感兴趣,多了几分暧mei,一边还懵懂不知的用肘撞了撞陈灵珊,“灵珊,苏灿他妈也是你爸公司里的呢!呵,还真巧了!”

李艾,张锡,王星和孙子仪这群这边脸上笑意就更浓了,不管怎么说,一个母亲还在别人公司里打工的人,他家里是富商出身这一出发点,立场就显得岌岌可危了。

有人还冷不丁直接点名,“噢,他妈是灵珊他爸的公司的职工啊!”

这句话有没有其他含义,不得而知,倒是陈灵珊的脸部表情复杂起来。

骗一个美女是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一旦被戳破,那么所有对她的一切无论是觊觎,处心积虑还是用心良苦,都将换来从天空重重摔破的失望!

苏灿当然一开始并没有打算欺骗陈灵珊,反倒是陈灵珊一厢情愿的将他当成为了另外的一个人,然而这一切苏灿根本无法从头和她好好的解释,甚至于苏灿已经看出了不好的苗头。

陈灵珊的眉头皱起来,显然以苏灿的身份来说,一个父亲曾经和她爸共同谈生意的人,母亲是不可能在他爸的公司打工的。

陈灵珊是美女,美女也有记忆混乱的时候,当然美女也不是笨蛋花瓶,也有在记忆混乱的当儿逐节整理理顺的能力,特别是现在正需要她迅速理清楚过去记忆的时候。

苏灿觉得现在时间这种东西已经不重要了,陈灵珊的思考需要时间,周围人的热忱下降程度也在陈灵珊整理记忆的时间中迅速冷却。

苏灿终于了解到了一中这个圈子代表着的压力,也知道为什么很多人甚至于无法在这个学校读下去,也许没有天天的暴力斗殴,可是光周围人的眼神和议论,就可以动辄摧毁一个人的人生。

尽管苏灿有着后世老油条百毒不侵的心灵,也大感此刻的情况让他有些吃不消,众人目光转冷,偶尔几个亲和一点的人也很尴尬的看着苏灿,仿佛是苏灿死心塌地可以一同剖腹的好友,然而却因为他撒谎导致他们也感同身受,为他难堪。

偏偏那胖女孩还想要打破此刻的尴尬,出言说道,“呃,我记得妈妈说过,你们家当时就住在原来他们的财务室吧?”

胖女孩的老妈埋怨了公司分那间财务室给他们一家三口作为蜗居,影响会不好的事情,自然被她听了进去。

这句话适时的成为了帮助陈灵珊记忆的线索。

一时间,那个昏黄的夏日,那抹波西米亚蛋糕裙,那个扎着头巾,长发及肩飘逸的女孩,乃至于她对面所见到的灰色调画面,一个穿着脏土的男孩,一条兴奋的小土狗,在面前重合,甚至于记忆中那个脏男孩的笑容,都可以和眼前的苏灿重叠,像是两张曝光过度的底片。

就像是苏灿会下意识的忘却一家人在中考失利抱着头辛酸而泣的画面,陈灵珊也会下意识的忘却小时候挨父亲的打,装零花钱的罐子被摔成碎片,最心爱的布娃娃被洗衣机搅成了碎片,或者类似于一个本是美好的下午遇上一人一狗脏污的仰慕者。

然而一但记起来,就像是苹果啃下去剩了半条虫,心情不知道怎么着突然就不好了呢。

“你是...住在公司宿舍的那个?”下意识的说道,陈灵珊也许记不起来那个当初住在公司地下室的男孩到底长什么样子,不过听父亲口中多次因这一家人蜗居而不满,结合一下,大致能够将苏灿联系起来。

苏灿苦笑,点点头,最不希望出现的事情,没想到还是出现了。

“哦。”没有过多的语言,陈灵珊回复了那副宠辱不惊的模样,头转开。

这句话或许无心,但听者有意,李艾,张锡等人不由自主的就笑了起来,还以为是那个背景牛逼的家伙,原来家里只是陈灵珊家公司里打工的一个小角色,还真能装的,把他们一干都糊弄过去了。

有人私下里抱小圈子议论开了,“原来家是灵珊公司的...”

白马王子或者黑马王子此类玩意也许从来就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被撕开了面纱的苏灿赤裸裸的暴露在一干人的目光下。薛易阳和刘睿心里面悔得觉得他们一个二个就像是二百五,偏偏却没法对苏灿加以任何援助。

张锡,李艾,孙子仪和王星,看向烧烤广场入口,正色起来。

一行四五个形色各异,和他们年龄相差无几,不过明显气质要突出许多的男子,走入进来,为首的人穿着一件真丝的黑色衬衣,紧身范思哲的牛仔裤,面貌俊朗,看向身边的人,“不想进来的话,就在门口等我吧。”

这些人平时自视甚高,到没有眼前这个年轻男子的亲和,亦没打算和这个烧烤广场内的众人有什么交集,听到为首的男孩这么一说,就索性站在了门外。

进门而来,年轻俊逸的男子立时看到了张锡一众,哈哈一笑,打了个招呼。

张锡几个人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

年轻男子很随和的拍拍张锡的肩膀,这已经让他倍加的感到荣幸,更难得眼前这个人的亲和,张锡李艾等人知道站在门外的那几个人,大致都是自忖身份,不想和他们有所交集,他们也不以为逆,毕竟对方身份摆在那里,“张少,同学聚会吗,很热闹呢,我今天和朋友在附近玩,你刚不是给我发短信嘛,正巧你也在,我就过来看看你。很多人嘛,玩开心一点,今天我请客,都记在我身上。”

烧烤广场这边立时窸窣一片,人人震动。这个穿着黑衬衣的俊朗男孩像是王子一样的降临,大手一挥包下他们所有账目的豪迈,才让所有人大致觉得他们今天是见到了所谓的太子了,与之相比,苏灿就像是昙花一现的那种小人物。

张锡李艾几个人心头一喜,感觉倍加有面子,心忖今天让所有人都开了开眼界,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豪门子弟。

原本准备只是过来打个招呼做个人情的年轻男子,正准备告辞离去,一个不小心就瞥到了烧烤广场的几个熟人。

正等着男孩子告辞说点场面话的张锡李艾等人眼看着男子不走反进,径直来到他们的餐桌上面,对苏灿伸出了手,“你骗的我好苦,怎么之后怎么等都等不到人了呢!”

说完,看到苏灿,刘睿,薛易阳一脸呆滞,以为三人忘了他,他还打趣的补充了一句,“我是王威威,被你骂过的那个王威威呢!”

=====

因为要出门,所以下一章更新会晚点,冲榜中,请兄弟们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