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有惊无险的饭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舅母有些怨怪的盯了大舅一眼,似乎是怪他比自己还急,竟然提前就把苏灿的分数给宣布了,也不给所有人吊吊口味。

“你看你们大舅,平时比谁都像菩萨,今天竟然比谁都猴急!”舅母笑着圆道,在她眼睛里现在苏灿完全已经截然不同了。

众人也为舅母这句话笑了起来,反倒是大舅不太那么自在。

母亲一脸得意的朝苏灿看过来,父亲苏理成眼神里颇有些自豪,连自己这个大哥都没有那副板着脸的臭样子了,他才因为自己这个儿子倍加扬眉吐气。

小弟曾圆脸色一下子变了。

之前还准备说一个他妈那边一个和苏灿同级的亲戚姐姐的分数来刺激一下苏灿,然而这下一听到苏灿的分数,他可终于明白为什么老姐会一改往日的模样,反倒对苏灿另眼相看,他虽然对中学的分数没什么概念,不过六百多分的感觉就像是他现在考试门门九十以上的那种级别。眼睛里自然对这个老哥嫉妒的同时还刮目相看,同时他开始担心没有了保护伞之后,他将第一时间成为众人的众矢之的,所以一下子反倒愁眉苦脸起来。

“六百多分!?”小舅曾兆丁瞪大了眼睛,“不得哦!”

最近中考也成为了夏海市热议的话题,他自然知道六百来分是什么概念,他最近饭局上接触到的几个高官和富商儿女的成绩范围,只有少数平时测验上了六百分的,不过在饭局中就已经是焦点,虽然当中有不乏周围人讨好奉承的意味在其中,不过至少这也是高分优越的一种代表,若是三四百分,你就算是********的儿子,也不会有人拿这个谄媚奉承。

所以他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前几天工商局长的儿子估分540,而自己的外甥苏灿竟然比工商局长儿子的分还高个百来分。这和他印象中的反差就大了。

“怎么不会!”舅母先一步拥护着苏灿说道,“之前不是听曾珂说了嘛,人家苏灿最近努力得很了!晚上也不去和他们刘睿那几个伙,自己都在家里面看书答卷,我就说嘛,苏灿这么聪明得个小伙子,再努力一点,男孩子有什么做不到的,后劲大得很噢!”

“有没有这个可能,他之前的成绩那么差,怎么会一下子变得那么好!”老姐还一副不服气的转过头去,看着自己的目光多少有那么一些疑惑,自己这个平时成绩在她看起来差到不忍目睹的弟弟,怎么会一转眼之间就考上了六百这个大关,还是六百四十五的高分,难不成就是中考前的复习?什么复习可以这么牛?她始终心里面有些落差,短时间没法坦然接受。

“能喝不,喝一杯?”大舅曾全明居然端起了酒杯,也给苏灿示意一下。这倒让全家人一愣。

曾兆丁则叹了一口气,这小子这个分考得也太震撼了,难怪连曾全明都不计较之前他摔了烟灰缸的事情,还真是没想到。倒是自己这个大哥曾兆丁清楚,他什么时候会这么主动的递酒邀别人同饮?

就算是领导或者同辈,能够让他主动邀约举杯的,还真是少之又少,就连单位机关领导几次都是为了避免冷场,主动和他碰杯,多少弄得领导不高兴。

这也是曾兆丁觉得自己这个大哥转不过弯来的地方,你说你能力突出,只要人事方面圆一点,平时和领导喝酒也别这么傲,谁会对你有怨言呢。你这官还不是蹭蹭蹭就上去了。

老爸苏理成还有些犹豫,“这年轻娃娃,还是少喝酒...”

结果苏灿就直接拿起了大舅开的五粮液瓶子,给自己的酒杯注满,一口饮尽。

和大舅的这一杯,是无论如何也得喝的。

众人一愣,皆没想到苏灿如此爽快,大舅也错愕了一下,他平时是最讨厌小辈喝酒,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竟然心情会如此舒畅,也破天荒欣慰而刺耳的一笑,一口喝干。

一家人都是愣愣的没啥反应,大舅几乎没有笑过,然而他今天破天荒一笑,虽然笑声难听刺耳,但是足以让全家人都有些震动。

“你上次摔了那个烟灰缸,让我少亏了二十万,”大舅手中的酒杯顿桌,一句话终于说出口,未免在这个桌子上有点惊世骇俗。

“啊!”和大舅没有过多交流,还是今趟首次听闻的舅母吓到双腿一软。

“什么!?二十万!?”小舅曾兆丁虽然也向来爱用商业上的事情来刺激大舅,譬如说自己一个月工资顶的上他三个月,然而接下来还是被镇住了,二十万毕竟在这个年代也不算少,至少在夏海市,足以开一个公司了,而他那个玩具店,一套盘下来二十万也差不多。

一直以来所谓的几十万出入进账,那也不过是小舅老板的钱,和他无关紧要。

“事情不可太满,弦过满而断,人自满而惭!”看到众人一脸惊异,大舅干咳了一声,“股票上面的事也就这么一个道理,苏灿那天把我烟灰缸砸了,我最近几天心里面一直都在盘算着,我手头上的股票是抛还是稳?最后我决定提前出手抛售,幸好抛得早算早,上个星期开始股值就跌得厉害!我手上几股都跌了,我粗略算了一下,如果还拿在手上,恐怕要亏将近二十万!”

一家人这才从惊恐中回复过来,当下也明白为什么大舅会把聚会地点选择在凯莱宾馆这么高档的地方,这是股票上面狠赚了一笔啊,喜庆的氛围立时更浓起来,父母更是心喜,原来上次苏灿不小心打碎了大舅的烟灰缸,却引发了曾全明的深思,最终做出了合理的判断,规避了风险,虽说大舅是主观操作者,可是苏灿这小子的无心之失也是重要功臣之一。

小舅曾兆丁也举起酒杯和一家人同乐,不过这个过程中倒是偷偷的扫了苏灿一眼,心里面对苏灿的印象又有了一些改观,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有这本事。

想到苏灿中考成绩优秀,这下又无形中帮助了大舅,父母更是喜形于色,老爸苏理成频频给大舅敬酒,两人竟然一来一去竟然兴致颇高,平时看不起苏父的曾全明今天也倍加看他顺眼,连连要他和曾珂两人把苏灿照顾好,未来这小子大有前途,一家人也跟着争光。

苏灿则是暗呼侥幸,他没料到事情来的这么突然,原本认为股票会随着水灾到来的大盘一起跌宕下去,那个时候大舅才会亏钱,谁知道个体差异有差别,大舅手捏的几支股票就属于那种短时间狂涨,而后暴跌,自己误打误撞,大舅又很配合顿悟的操作,这才规避了风险,否则不用等到水灾到来股市一片乱腾,大舅就已经败得一塌糊涂了。

“我也不打算继续投入了,这赚了这么大笔钱,拿点出来赞助曾珂的文具生意,再说现在股市大盘走低,观望一段时间再说,要炒股,我最多也只投十万进去了...”众人再问道大舅股票问题的当儿,大舅头脑清醒的说道,倒还是没向小舅那样,一听到这个很赚钱,就把不得入股投入进来,让大舅帮他操作,大舅这番话,也暂时绝了他的念头。

席间小舅眼尖,看到了市上的几个重要领导和富商也在附近的桌子上,连忙过去走了一转,后头对面那头几个夏海市商人很明显也认识大舅,也端着酒杯过来,这种过场走穴是很平常的事。

大舅之前和老爸喝得挺多,也十分高兴,借着酒劲也去了对方的桌子上,和所邀请市分管商业,规划建设的副市长雷礼敬酒喝了一杯,倒是让副市长雷礼愕然。

大舅出了名的是脾气倔的书袋子,恃才放旷,谁都不放在眼里,然而今趟却破天荒的说了好几句好话,外加上市领导那些头头里面,大舅也最看得上雷礼这个副市长,只是平时不大挂嘴边上。

雷礼被大舅破天荒主动敬酒本就够诧异的了,想上次机关评先进个人,还是他给大舅挂的帅,结果大舅不理不睬,一副标兵的傲气,让雷礼心里面不舒服好一阵,今天大舅主动敬酒的这种反差,竟然让他产生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一个副厅级市长,竟然面对一个建设办正科级的主任有这种感觉,说出去也都好笑。

而最后曾全明趁着酒兴的一句“我就佩服你那全市改革的提议方案!”更是说到了雷礼心坎里面去。这也是他仕途上最大胆的一次尝试,走的是颤颤巍巍,压力也大,周围的人阿谀奉承的多,反对他的也多。

这么一段时间里面,就没有这个平时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曾全明这句话说得让人如此舒坦。

破天荒看到了曾全明的另外一面,再联想他的工作能力,雷礼在今天这个饭局之后,也暗暗的留了个心,曾全明这个人,脾气虽然倔了点,没准两人还很谈得来,而且他在工作上,更是一块能征善战的料子,就这么淹没了,也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