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苏灿,早点回来大舅请吃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苏灿心头立时有了定数,语文,数学,外语总分都是150分,自己考了个145,失了5分,中考数学并不难,这倒是不应该有的疏忽,语文135算是出乎意料了,他大概知道自己背诵一些习题上会出问题,再加上作文的扣分,谁知道竟然才丢了15分,这样看来,自己作文应该是很高的得分了,那篇作文,这么说也引起人的共鸣了吗?

初中阶段的英语十分简单,140估计大部分的问题出在一些陷阱和英语写作上面,理科和文科综合都是120分的满分,理综的105,算是苏灿最满意的作为,而文科综合苏灿已经预料到了结果,85分对他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只是体能达标估计是在这几个星期前学校就统一组织了的,记忆没错的话,应该是50分的满分。

总体的升考总分是720分,自己达到了645,也算是满意了吧,话说回来回忆起当初的中考,他苏灿不过之考了四百八九,当初的第三高中收分线都差了十几分,交了将近六千块钱的高价。

之前的担心归担心,然而之后此刻的这翻成绩,还是没有和苏灿潜意识的预料中相差太远,也让他定了定心。

这个时候苏灿才注意到家里面的气氛冷得渗人,只有挂钟“滴答!”,“滴答!”,“滴答!”的响声。

老妈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手写的纸条发呆,老爸的表情在急促的变化着。

苏理成心里面想了许多的东西,从苏灿小学,周围的同学都考双九十分以上,就他在七八十分徘徊,这让他每次去学校都感觉低别人一等。而随后上了初中,每一个学期他都是四百分左右,在班里处于中等偏下,和班上顶级的尖子生差了将近两百分的差距。

偶尔一次题容易一些上了五百分,老爸老妈都似乎看到了希望一样的咧嘴微笑,什么时候见过600分这个恐怖的成绩!?

现在是七月一日,晚七点四十分,窗外天色暗了下去,今天气温有点清冷,电视里播放着声音到了仅有可闻的新闻报道,窸窸窣窣的,将整个客厅映照得明暗交织。

曾珂拿着手中的白色准考证,准考证此刻是位于背面,上面写着刚才记下的成绩,曾珂手有些发抖。

苏理成张着嘴巴盯着苏灿,英俊的脸上没有了往日那种面对领导的低廉笑容,反倒是眼角上扬起来,一副内心被压抑了一种巨大的惊喜,想要通过外表表现,然而面部却一时间找不到能够表现内心这种震荡相应的表情符号,因为从未有过,就如同一个人从未中过五百万,你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五百万这种巨奖后自己究竟会有什么样的表情,是狂笑,还是笑不出来,表情扭曲。

曾珂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苏理成则后脑撞在沙发靠背之上,也不顾这一下是否疼痛,仰头望着天花板,大口的喘气,用以平复心头的激动。

苏灿手忙脚乱,印象中老妈的哭,可是各个学校招生线出来后,因为自己考不上高中,家里拿不出钱的辛酸,而自己的父亲,则是被气到心脏病轻微发作,头靠着靠背,脑勺撞墙,用大口喘气来排解心中的郁结。

这一切再度重演,可是却是喜悦的眼泪,还有狂喜的激动。

母亲一下子跑来把自己抱住,说不出话,倒是父亲在旁连连点头,终于喘过心口的郁结,“儿子,好啊,好,好...”他连说三个“好”字,却又再找找不出要说什么,最后才缓过一句,“你真的懂事了...”

苏灿含着眼睛里的水花,不让其轻易掉落下来,原来命运终于给自己开了通行证,他的人生,在这一刻,最终改变。

···

苏灿从未见过老妈老爸一宿未睡,竟然看上去年轻多了,之前因为公司裁员下岗的问题老了几岁的容颜,在这短短的一夜时间里改头换面,容光焕发。

母亲难得的用上了她珍藏许多时候舍不得用的化妆品,老爸早晨借着昨天的大太阳热水洗了个澡,换上了一身T恤休闲皮鞋,说不出的俊朗。他保留着自己当兵的那副身子骨,只是平时工作和对苏灿学习操劳的压力过大,让他看不出从前的英伟,现在的父亲,竟然连苏灿都有些认不出了。

“妈,爸,你们夸张了一点吧。昨天晚上一晚上不睡觉,今天一大早起来就把这些老照片摊出来看...”苏灿哭笑不得,今天是成绩下来后去学校最后结业的日子,老妈老爸昨晚说了一宿的话,今早就把苏灿小时候的相册照片一一翻出来,两个人品头论足,春guang满面。

“儿子都起来了,呵呵,老妈在厨房给你煮了牛奶和蒸了昨天买的馒头,你今天还要去学校,初中是人生很美好的一个阶段,今天是你和同学告别的日子,儿子啊...你要好好珍惜呢!”母亲眉飞色舞,并用她那个年代里最真诚的话告诫苏灿。

苏灿点点头,母亲这样说,也知道了自己的这个成绩,进入市一中已经绰绰有余,他苏灿在第三高中呆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

“我们儿子今天帅,当初我们去爬山,那个算命的道士不就说了么,他以后要当大官,你看我儿子这个潜力,果然是我生的。就跟我当年在部队一样,我手榴弹本来在连队里甩不过*米,后头我们连长嘲笑我,我就和他赌,结果就那一个月我天天绑着橡皮筋练,后头甩过72米,直接打破我们连长记录,吃了一个星期的肉,那个时候风光惨了!”老爸心情激动,也仿佛回到了那个热血沸腾的年代。

苏灿内心欣慰,十一年前的父母,还真的郎才女貌,之前被生活的重压压得喘不过气来,无法看出他们的优秀,现在生活最大的压力被自己解脱,他们回复了青春,一身轻松的两人,面容也焕发着无穷无尽的能量。

苏灿吃了牛奶馒头,随身拿了一支笔,一个小口袋,出门去学校前母亲特别叮嘱,“今天下午大舅请我们吃饭,这次不在竹轩居了,在凯莱宾馆,哈哈,早点回来噢!”

苏灿却先一步愣住了,凯莱宾馆是实际意义上夏海市最好的宾馆,是当时夏海市的一座地标,品牌是四星级,夜晚还要打出探照灯,将夏海弄得像是拉斯维加斯一样的感觉。

当时拉斯维加斯这种东西在苏灿脑海里没什么概念,印象中大概打了凯莱宾馆弹射灯的夏海市,也就和那个在电影里紫醉金迷的赌城有差不离奇样子。

所以凯莱宾馆当时都是夏海市最豪华宾馆的象征,能在那里面吃一顿饭,可是十分荣幸的,这也只有市委的领导和一些富商有光顾的可能,对于苏灿来说不外乎天方夜谭。

“大舅...凯莱宾馆?”苏灿喃喃的咀嚼了一下两者的关系,倒觉得这个兆头有些不错。

=========

推荐收藏,还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