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做你从未做过的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父亲苏理成,母亲曾珂,都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苏灿。不敢相信苏灿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然而却又相当发人深思。

苏灿知道现在父母的心思正处于动摇期,自己还要加一把火候才行,立时更进一步说道,“就算是那个黄总可以盘活现阶段的公司,那么未来呢,以后呢,这是国资企业,内部斗争激烈,黄总又能把他的位置保证在那里多久呢?谁敢保证不会发生第二次同样的动荡呢?”

母亲眼睛里闪过惶恐,这么一次公司的动荡就够人受的了,天天都有人在公司里面办公室闹着解决,时刻面临着失业的压力,幸亏自己儿子这边没再给自己添堵,否则母亲曾珂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更愁苦许多。

更何况,儿子的一席话说到了她的内心深处,她事实上也是一个潜意识中有独立意识的女人,从前就自己干过时装店,可是因为各种原因,都没有搞起来,这下就连丈夫苏理成都不相信她的能力,而她自己也没了自信,所以后来在这个公司,一干就是十五年的青春时光,从那个时候大家都叫她“小曾”,再到现在的“曾姐”,收获了一定的地位,但是这个公司也快到头了。

固执的父亲当过兵,很偏执于他自己的见解,但是因为苏灿这么一句“他们一家人的命运,时刻系在别人的手中!”,在如此动荡的局势面前,让他也不由得微微动容。

心忖若是真让曾珂呆在那个公司,是正确的选择吗?

苏理成“嗯”了一声,“苏灿,你还小,很多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么简单。你看你妈之前的那些下海经商的行为,只有亏的,没有赚的,她这个人商运不加!”

望着自己父亲固执而武断的话,苏灿并没有生气,正相反,苏理成肯这样让他带着参与家庭讨论,而非将他赶出卧室,就已经的确对自己这个儿子改观起来了。

“你说让你妈拿了那几万买断费,她做什么?她以为现在的服装生意还有原来的那么好做噢?这是不可能的!做生意就要讲究个尔虞我诈,你妈那种老实的类型,不适合做生意!”

老爸还停留在固有思维之中,却不知道在未来,诚信这东西很大程度上都成为了商务标准素质。

“商运也要看哪一种,老妈或许在服装上面没有建树,眼光也不好,但是其他的方面呢,还有其他赚钱的东西呢!?”苏灿淡淡一笑。

母亲立时对苏灿投来感激的目光,自己丈夫老是说她商运不佳,她也很委屈,然而现在自己儿子对自己很有自信,这让她的心结未免轻松了一点,“我眼光就是不好,否则也不会找到你爸这种从不懂得什么叫支持的男人!”

说着说着,曾珂就有些委屈,眼睛里泪水包了起来。

自己父亲也有些急了,声音都带着一些火气说道,“那你说嘛,你干什么,你做什么做得好?这娃娃马上上高中了,他还要考大学,曾珂,哪里还有让你再跌倒的机会?要我们再找你哥借钱,我受不了那个气!”

父亲也是建筑公司的小科员,父母薪水都不高,他苏灿也玩不起和别人拼爹的游戏,家里一些大的开支,一时拿不出钱来,都是向大舅借钱,自己大舅本就很看不起父亲,父亲虽然表面上不说,心里也不好过,现在终于说出口来。

“老妈,我听我同学说,他有个亲戚,刚开始搞文具店的生意,谁知道生意出奇的好,我最近也看了一下,夏海市并没有多少文具店,只有校门口的杂货铺有卖学生用品,但是很杂,商品也少,想要买一些好的笔,都在书店或者百货大厦才能买到,对很多人来说不免太麻烦了,更何况在我们这个街区,都没有人做这个生意,而其中利润虽然不是很高,但是胜在量多,如果做这个,相信生意也会很好,会很有前途!”

母亲停止了抹泪,愣愣的看着苏灿,“真的,你那个同学的亲戚,开文具店?”

苏灿当然是胡编乱造,若是以自己的口吻说出文具店赚钱,父母又怎么会听信自己的一面之词,而将全部家产投到这上面来。

当时真正意义上的文具专卖店,夏海市有的只是极少数,还没有形成规模,也是发展的黄金时期,印象中母亲正是给别人打工,错过了这段黄金时期,后来就算自己做,生意都没法越做越大,仅能让一家人生活水平提高了一个档次。而大舅每次亦用这个说事,来刺激后来公司发不起工资的父亲,若非母亲的这个文具店,他苏灿可能连大学都读不完。

可见当时一家人是如何的步履维艰。

苏灿意识到改变家庭命运的第一个契机,就在此到来。

“说得哦!”父亲嗤了一声,“现在搞这个这么少,能赚钱别人不都来做这个赚了?”

自己父亲就这个最大缺点,永远过于保守,不肯前进改革,否则他也不至于到了临退休,还一直都是一个单位连工资都快发不起的科员。

“老爸,你的观念太陈旧了,未来一个公司,乃至于任何一个行业,都在要求创新,某个广告也说了,Do_it_for_your_never_do!在未来思想和工作岗位都处于饱和的状态下,只有创新,开拓才能在竞争者如云的地盘上杀出一条血路!”苏灿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火气,重生过后,对各科目的复习成果,一定程度上给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自信,也让他生出迫切想要改变家庭状况的急切心思。

“别人没干,正因为和你们一样,想不到这个东西会这么赚钱,永远都要有先吃一口螃蟹的人,而且你们这并不算是尝试,而是有了前车之鉴,我的同学的亲戚,人家才开了一年文具店,就净赚了十万,这都准备开分店了,你们别等到遍地都是店铺之后,才回忆起我今天所说的每一句话!”

比父母早开文具店的是舅母亲戚的一个二姐梅兰,这个二姐梅兰和二姐夫贾政两个人是苏灿一提到就牙痒痒的人物。

整个的钻入了钱眼里面,属于那种明着暗着算计自己人的亲戚,当初为了租到好的店铺,不惜哀求大舅出面,利用大舅的关系来跑动,后来做大之后,竟然牛气到不买大舅的帐,以往逢年过节都会给大舅提来大包小包的礼品,到后来大舅被架空权利之后,竟然路上遇到都不愿意打招呼了。

自己母亲也想搞一个文具店,他们非但不扶持,还处处从中作梗,母亲想要拿的店铺,都被他们利用各种关系抢先租下。后来母亲开了自己的店子,也有大舅介绍的一些关系前来照顾,这个二姐竟然冲到自己家的店铺里面把人脉拉了过去,为此两家人差点打起来,闹得相当之大。

对方见风使舵,掉钱眼,且不惜一切利用任何可利用关系的丑恶嘴脸,在现在苏灿回想起来,则是无比的恶心,他也打算让自己母亲起来,把这一切消灭在萌芽之中。

苏灿这一席略微有些严肃而激昂的话立时让父母镇住了,眼前的苏灿竟突然老成起来,且说的话让人生不出反驳之心。

曾珂终于引起了重视,和苏理成讨论了起来,“要不然尹姐那边,我可以去说说,拿着买断费,再向他们借一点钱,我们就开一个文具店算了,一辈子给别人打工,毕竟也不是办法,儿子说得对,命运不是要别人给的!”

尹姐也就是大舅母,是大舅家掌管经济权力的重量人物。

父亲苏理成沉思了一下,点头,“可以啊,我不是不支持你,只是你要找到自己拿手的干嘛,儿子说的那个文具店...我仔细想了一下,也可以...要不然,明天你就去和尹姐说一说...”

苏灿知道现在已经没自己什么事了,命运已经改变,母亲搭上了黄金时代的便车。

“对了,儿子,你刚才说那个什么毒,伊特毒...什么意思?儿子现在也学问高深了,说些英语我们也听不懂了...”父亲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很英俊。

“Do_it_for_your_never_do.”苏灿回过身来,“做你从未做过的事。”

接下来的几天里面父母联系了大舅那边,大舅方面对母亲作出要买断工龄,自己下海经商的举措为之诧异。他倒是有些对母亲的大胆抉择刮目相看,而苏灿却没想到,首要的第一场阻力,是来自于未来那些日子里很支持老妈的舅母和老姐。

这么提前了几年时间老妈打算下海,她们却首先跳出来提出了不同意见。

又是一场家庭聚会。

而这个时候,距离7月1号中考成绩发布,只剩一个星期时间而已。

=========

全新冲榜中,兄弟们的推荐是壮大的能量!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