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期待着别人给幸福的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考试结束之后的几天,晴空万里的情况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日光在夏海这座小城市的上空不断推移,苏灿偶尔会去往楼房天台,从那里看得到整个城市,有半片都笼罩在晕黄色的日光下,从云层投射出来的光柱,于城市大地上缓慢游弋。

这就是十一年前的夏海市,很多原本是楼房的地方,现在还是一片荒芜,亦或者废弃的池塘和杂乱抵及膝盖的马尾草。

风轻轻吹拂,苏灿更觉得这就是自己命运延续重新开始的地方,而这一次,他不能成为命运惨败的逃兵,他要改变自己从前节节败退的人生。

总有一天,他可以站在更高的地方,就这样顶着头顶的云卷云舒,居高临下的望着这草木枯荣的世界。

老妈曾珂最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早,假期也多了起来,然而却与之相反的,愁眉苦脸的表情越加多了起来,这让本来在这个年龄正风韵尤存的母亲,突然越发老了几岁。

看到又是一天休假,在中午回家弄饭的老妈,苏灿问道,“妈,是不是有什么事?让你最近愁眉苦脸的?”

摘着豌豆苗的曾珂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苏灿,最近单位里的确发生了一些事,闹得人心惶惶,只是下意识中曾珂还是将苏灿当做是没长大的孩子,事实上他也的确是,也更不想让他操心大人的事情,他所做的就是好好读书了。

“小孩子懂什么,没什么事,你没事做就来帮我洗菜!”

苏灿莞尔,这考试前和考试后的待遇就是不一样,考试前自己什么都可以不用做,天天吃着鸡汤牛奶鸡蛋,而考试后伙食立时下降了两个档次,还要干活。

好在苏灿反倒感觉这是一种享受,后世自己工作忙碌,回家的日子更少了,有时候父母想自己打个电话来,自己不是在陪客户,就是在加班,更别提可以帮父母做点什么,苏灿现在想起来,心里掠过一丝愧疚,连忙将厨房要洗的菜收进簸箕里,从母亲手中接过豌豆苗。挽手,在水管下逐片清洗起来。动作娴熟,倒是让曾珂略显讶异,平时自己这个好恶逸劳的儿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起来了。

竟然让她抑郁的心情中,略怀宽慰。

晚上晚饭过后,苏理成和曾珂破天荒没有在外面和苏灿一起看电视,而是在他们的房间里面,传来一些争论的声音。

苏灿刻意将电视的声音调节到最小,悉心听着父母那头的对话。

“你说怎么办,这个单位就要垮了,现在竟然让我们自愿买断结算工龄,精简重组,这下好了,说出去我的脸朝哪里搁,就快把工作丢掉了,丢脸死了!”曾珂的声音传来。

父亲苏理成那头沉吟了一下,“你们单位领导怎么说?”

“自愿买断工龄的话,现在就可以结算,以我的工龄算,十五年大概可以拿到三万块钱,兰姐,王姐几个都买断走了,可是如果愿意留下的话,以前的薪水制度会产生变动,每个月可能比原来少一百块钱!我问过我哥了,他也很看不起我们单位,你知道他那个人就是这样,这次我如果丢了工作,他更会说我,这次黄总若不是看他的面子上,恐怕也不会给我自己选择的余地!”

苏灿立时记起来了父母讨论的是什么事,当初母亲在夏海市一家国资贸易公司担任会计工作,初期是无比风光,而随后这家公司出现了问题,连连亏损,风头不再,公司就开始商量着裁员一系列问题,当时若是选择买断工龄离开的人,公司会发一笔买断费,然后从此一笔勾销。

当时面对母亲来说有两个选择,一是买断,拿着那笔钱,自己开个什么小店之类的,下海。二是就留在公司里面,拿着比从前每个月少点的工资,不至于失业。

后来母亲还是没有行险,选择呆在那家贸易公司,但是过不了两三年,那家公司再也开不起走,终于垮台,母亲还是被迫拿到了买断工龄费用,自己出来下海经商,给别人打了两年工,才发现文具店在当时利润很高,随后自己开店,还是错过了黄金时代,不过一家人因为这个店铺的生活,倒是比以前好了许多。

“你自己经商什么,你忘了你从前搞那个什么服装店,连连亏,你做什么生意都不成,整什么?”父亲苏理成的声音响起。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看黄总的样子,对公司也没什么信心啊...”

“哎,算了,我看你们公司动荡只是暂时的,你们那个黄总也是有能力的人,恐怕也可以把你们公司盘活起来,你呆在里面,就算以后不行,好歹也不会亏待你,拿的钱也比现在多。”父亲踌躇着说道。

苏灿穿上了鞋,走下沙发,来到父母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父母的讨论小了下去,老妈的声音响起,“苏灿啊,什么事?进来。”

苏灿开门,曾珂和苏理成正坐在卧室的沙发上面,两人中间摊着一些材料,家里户口薄和存款单一类的小箱子。

“爸,妈,我刚才听到你们在说什么了。”苏灿在父母床上坐下来,然后思忖了一下,说道,“妈,我认为你应该买断工龄,自己下海。”

父母愣了愣,老爸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小娃娃懂什么,出去看电视,大人的事情你别插嘴!”

曾珂倒是眨了眨眼睛,带着一丝怨意的看了眼苏理成,“儿子也长大了,你没见很多事情他都懂得了,你就让他说说吧,儿子,你咋个想的?”

苏灿想了想,就这么告诉自己母亲你的那家贸易公司是计划经济的产物,之所以在现代商品经济的市场上步履维艰,皆是因为体制的不符合,迟早都会成一堆废墟瓦砾,埋没在历史之中,抱残守缺绝不是办法,而且自己已经知道这个公司未来必将垮台。估计自己的父母会用打量怪物的眼神看自己。

苏灿换了一种方式,“我之前看了几本书,里面就有提到过一句话,期待别人给的命运,人生注定是悲哀的。老妈,无论这个公司未来会不会垮台,能不能发展得很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一家人的命运,都和它牵扯到了一起,都和别人联系成了一堆。那个黄总今天或许会看到大舅的面子上对你很好,如果未来大舅有一天失去了他的权势呢,他也许只是一句话,就可以让我们家庭翻天覆地。”

父母都愣住了,没想到苏灿说这些话的时候,竟然如此的成熟,若非他是说从书里看到的,他们会怀疑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太早熟了一点!?

苏灿的这句话,是从母亲那个记事本中看到过差不多相同,然后演绎了一下的,自己母亲曾珂事实上很有开拓的心态,那句话也被她亲手书写在记事本之中,作为座右铭,苏灿演绎了一番说出来,就是要从根本上打动父母。

重生过后,他不甘于面对命运的安排。也想让自己的母亲,不要屈服于命运,自己去创造她从来不敢去想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