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砍瓜切菜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下午是语文,苏灿一路砍瓜切菜到作文题,注音纠错,98年的中考语文阅读理解是一篇朱自清的《春》,主题是“盼春”,“送春”,“绘春”,苏灿读来竟然有些享受的味道,只是出的题就显得十分浅显了,解答起来毫不费力。

作文题目有些特别,《给我一天时间》。那区区6百个的字格,让苏灿感觉到有种像是在开玩笑的错觉,比起后世他动辄要写出几千上万字,思维慎密的报告,这篇作文所要求的字数更像是在给他挠痒痒。

苏灿认为自己的文笔成熟程度或许比起现今同龄人要强上不少,然而面对这样的主题,自己又该写个什么呢,习惯了后世的洋洋洒洒,说实话这么要求六百字写出精要的东西,还有些难度。

苏灿灵光一闪,从脑海的记忆库中提取到了许多片段和画面,提笔,然而却又犹豫了起来,自己如果这样写的话,会对现有的走向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不过现在似乎没有别的选择,苏灿最终还是拿起钢笔,沙沙沙的在试卷上书写起来。

今趟苏灿交卷倒是慢了好大一截,几乎是到了一个小时零四十分钟,压着最后二十分钟打铃的当儿才交卷上去,交上去的时候监考老师萧日华不免多看了他两眼,看早上考数学那架势,这小子交卷倒是挺快的,就压着沈璐后一步交卷,只是随后交卷的多了起来,萧日华也不好摊开苏灿的卷子看看他答得究竟怎么样,不过看今天写语文的这番架势,一篇六百字的作文就像是憋大便一样,估计也是一个德智体美劳并不优秀的家伙。

苏灿离开考场的时候当然不知道萧日华心理的想法,只是还在犹豫着他的作文,自己那样写,究竟对还是不对?

考试的第一天很快就过去,所有人都坚持着下来不对答案,不回顾习题的原则,回到家里苏灿也摁开了一下新闻联播,乃至于夏海市本地的新闻,今天夏海市的新闻重点关注对象也就是他们的中考,拍摄了一些在学校铁门外的家长翘首以待的场景,颇有些壮观。

父母都没有打扰此刻安静看着新闻的苏灿,对他们来说,苏灿最近的表现让人极为讶异,他睁着眼睛看新闻联播专注的样子,丝毫不像是从前那个对港台武打戏极有兴趣自己的儿子,这种陌生的感觉对苏灿父母来说有些恍惚,然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欣慰。

苏灿的内心却是翻江倒海,九八年,居共和国第一大河的长江,因为自然原因引发了洪涝灾害,长江沿线地区陷入特大洪水袭击之中,这是新中国建国第二次洪水灾害,和之前相差了四十多年,但是带来的灾害财产损失却比之前更加严重。

印象中当初夏海市因为并不处于长江地区,所以受影响并不严重,不过倒是因为连续的强降雨和上流河岸决堤,城区比较低的地带,积水深度高达半米,也造成了夏海市人民财产一定的损失,淹没了一些商业街区底楼店铺,还有一个机房,大概那个时候全市的通讯网络都截停了三天。

这些对当时的苏灿来说到没什么影响,最深刻的是有一晚他和父母回家经过那条街区,水深淹没了自己半截腰腹,这才对着场水灾记忆犹新,算起来,也就是九八年下半年的事情。

现在看到新闻联播里面播报着六月的长江流域大范围的降雨,一些专家已经表示了忧虑。这个时代的专家和自己未来那个时代的专家不太一样,这个时代大多专家都是有着真才实学,在电视上露面的穿着也较为朴实,一看就是搞学术的,和未来的伪专家“叫兽”有着本质的区别,所以六月开始的强降雨,也引起了一些专家的注意。

苏灿当然不知道洪水暴发的具体时间,不过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灾害的报道,证实了这一切还未曾到来。他能做的当然不是摇旗呐喊巨大灾害将要降临的消息,那只会让无数人认为他是神经病。

现在能否阻止灾害的发生,就看自己的那篇作文,是否能够得到肯定了。

第二天的考试上半天是英语,下半天是物理化学的理科综合。

英语播放的磁带口语化程度较重,对全场来说难度或许不低,然而对于苏灿来说,这几乎是一听就懂的东西,倒不是因为他对英语掌握有多好,毕竟就算是在未来,他也没有在三流大学里通过英语四级,不过英语三级的程度来面对这些普通平常打招呼的语句和说话乘巴士去哪里的日常交流,这些对苏灿来说并没有障碍。

阅读理解,乃至于英语要求写一封欢迎外国朋友来夏海玩的作文,都不是障碍。

一路过来,苏灿越来越得心应手,身边的那个眼镜妹起身,露出姣好的身材,同样目不斜视的离开,苏灿就追着她之后交卷。走出考场的时候明显整个广场更加的寂静了,这个时候敢交卷离开的都是强人。

下午的理科综合。

对于连内部习题都做得得心应手的苏灿来说,这些题虽然有不少陷阱,可是并不妨碍他的查缺补漏,半小时交卷铃声打响的当儿,苏灿已经在攻关最后一道试题。

3分钟后答卷完毕,然后填涂机读卡,大致检查,一切弄完。

开考时间过去刚好四十分钟。

无人交卷。

苏灿百无聊赖,他可不想自己再呆个四十分钟左右,于是收好铅笔,插头,将文具装入袋子之中,霍的站起身来。

旁边正在对化学考题进行攻关的眼镜妹扭头看了过来。

有些被沉闷气氛弄得打盹的萧日华茫然的看向苏灿。

这个考室中几个成绩前面的一中学生不免有些愕然的望着苏灿,这套题难度系数较高,不过大致也难不到他们,然而也不用变态到考试四十分钟就把题全部做完吧!?

走出考室的时候苏灿终于体会到那什么叫做万籁寂静的感觉。

所有的教室里都坐满了考生,可是每个人都在奋笔疾书,为自己的前途拼争厮杀,表面沉闷,实则内部凶险异常。

然而这一切都像是和他无关,苏灿通过走廊去往楼梯,然后离开。过程中路过一个考室,内部有两个人现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一个是三中的副班长董青云,他没想通苏灿怎么会怎么早交卷离开,难道放弃了?

另一个人是唐妩,看着苏灿沿着教室通过走廊,然后消失在窗户那头,她的想法和董青云大致相同,于是有些失望的埋头,继续书写。

最后半天是文科历史和政治的综合,也是苏灿的弱项。

进考室的时候无人不一脸古怪表情的看向苏灿,昨天他交卷后二十分钟,才有第一个人交卷,而那个人还是这个考室中一中成绩最好的人物,放在萧日华的眼睛里面,这个苏灿估计完全就是那种差学生,自暴自弃。毕竟就连清华北大的几个顶级尖子,也不敢如此托大。

果不其然,政治和历史这两门科目,苏灿交卷时间也在前头,萧日华这次忍不住看了一眼苏灿的答卷,竟然有些参差不齐,稀稀落落,许多阅读题目上也不如一些顶尖学生答题书写那么密集,不由得也轻哼了一声,更证实了他的猜测,第三中学,也就这么一点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