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一BOSS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六月十七日。

晨六点。

即便是在夏天,外界的天仍然处于半朦胧亮的状态,闹钟依平常的钟点,还要半个小时才会响起,可是苏灿却大睁开眼睛,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他做梦了,梦到的是很多年前的那一天,中考的惨败,母亲因筹不了钱而坐在沙发上垂泪的场景,那个时候苏灿是第一次感觉到命运的无奈,自身的渺小,毫无力量的渺小,无数人的冷漠和冷眼落在自己的身上,也许这就是应试教育所造就的悲哀。无论怎么来说,这都是苏灿不愿意去回忆的梦魇。

苏灿惊恐的开灯,他害怕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他的穿越重生,就像是一个人突然中奖三亿之后,会反复失眠,左思右想的担心这究竟是不是一场不真实的梦,他同样担心自己的重生过程只是泡影,他的命运从来就未曾改变。

还好,窗外暗色调的天幕之下,墙壁上的照明灯虽然简陋,然而却洒着记忆中温馨的光,自己还在家中,自己仍然还在家里面,摸着自己的身体骨

节,还是十六岁时候的那般单薄瘦弱的模样,旁边的那种敲铃的闹钟上还有翻页的小日历,上面明确的写明是六月十七号。

是一九九八年,夏季的六月十七号。

穿越的事实仍然是真实的,而今天就是中考的日子,也依然是真实的!

六点半左右,父母的房间那边门才打开,母亲走出来,煮起了鸡蛋和牛奶,转过身就从厨房的窗户看到了穿好衣服正在整理考试用具和资料的苏灿。

“儿子,加油考落!把该拿的东西拿好,填机读卡的铅笔带好,最好拿两支,直尺圆规就在桌子上,今天看你出成绩的时候了!”

吃了鸡蛋牛奶,苏灿感觉到自己动力十足,从前自己长时间不吃早饭,饭点也不规律,压力又大,所以整个人一天精神萎靡,身体也差,现今回到了十六岁的时候,虽然身体比其未来单薄,然而苏灿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精力,充塞着全身,他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动力,去做许多事情。

“放心吧,老妈,我会好好做题的。”苏灿临走时给母亲曾珂留下安心的话。

换作从前,曾珂什么时候不担心苏灿的考试,每次他都让自己放心,但是何尝有一天真正的放心过?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苏灿这两天如豆灯下的埋头飞速写卷复习,以及现在说话的那种自信和眼神,都给她一种苏灿在短短的时间内,竟然飞速长大了的观感,心里面竟然也安心了下去,“就算是苏灿考不上又怎么样呢?他的确知道利害关系,并且真正努力了,就算是差分才能上第三高中,自己借钱也要让他教高价去读!”

走出门来,单位里和他同一级的人还有几个,不过都没有和薛易阳,刘睿这么的深交,大都打个招呼,便匆匆错身而过,刚好压着点遇上从七楼和三楼走下来的薛易阳刘睿。

两个人见到他极为兴奋,“喂,你给我们的那几套习题真是不错,往往我们的那些参考试卷习题只有最后的结果,没想到你那卷子上面就连解题过程和步骤都写出来了,相当详细,啧啧,没想到第三高中还有这样的内部习题!”

苏灿莞尔,那试卷上面的解题步骤和过程都是他自己书写下来的,只是复印的时候那些钢笔字自然就变成了铅字,所以两人并不知道做出那些题的是自己,还以为是苏灿的老师发下的资料,而苏灿也懒得揭破。

倒是大家一同上了今天去考场学校同一路的公交车过后,才问起两人的进程,“那么你复习的怎么样,有这几套卷子,应该是如虎添翼吧?”

“哪有这么轻松!”薛易阳白了他一眼,“就算是有答案,好歹很多知识点也要消化好不好,那套题若放我来做的话,不看答案我最多做得了十几道,现在大致复习了一遍,不过题数实在太多了,数学的我看到了四十多题,就考试来说,我想还是有那么一点信心了,而英语的太难,三十多题是我的极限了,物理和化学的我倒是看到了五十多道题,反正横竖明天才会考,我今天回去还可以多看一些。”

前排的刘睿侧过身来,“我也差不多,那些题的难度是不是都有些超纲了,反正绝不可能全考吧,我倒是大致的系统复习了一遍,也略有把握。”

苏灿心忖这才合理,薛易阳和刘睿毕竟和自己差了数十年的经验和历程,初中的东西对他们来说,仍然有难点,如果不是自己将习题写好,他们自己去做,可能十几道题就是极限了,就算自己写了解题过程,他们一道一道的消化理解,也是一段不少的时间,所以能够看到三四十道题,也很了不起。

而自己的确是借着重生穿越的这个势头,对这些了如指掌,也算是幸运的了。

车在下一站停驻,车门哗啦打开,又有学生走上来,这个当儿,薛易阳和刘睿却立时愣住了。

唐妩背着粉红色的小双肩包,穿着连帽可爱的运动服,下身是勾勒她修长细腿的牛仔裤,走上公交车过道,握着铁杆,看到苏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大方的微笑道,“你好。”

这趟车本就是去往一中考场的,车上的人也大部分是一中和二中的学生,谁都不认识唐妩,然而唐妩首先和苏灿打招呼,已经让他成为了众人嫉妒的对象。

“你好,真巧。”苏灿也连忙回应挥手。

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唐妩和苏灿打过招呼之后,就站在那里,靓丽而卓绝,脸看向窗外,再也不目视其他地方。

倒是引得车里几个三中的学生心里面暗暗嘀咕,毕业时听说校花唐妩和他们班的差生苏灿走的挺进,没想到这件事是真的,毕竟谁曾见过冷漠的唐妩率先和谁打过招呼。

对于这点,苏灿也有些意外,殊不知毕业前夕,苏灿放学和唐妩一起聊天,一起并肩而行回家,倒是引起了唐妩对他观感的改变,好感也多了许多,对她来说,苏灿更代表着一种怀念,对曾经在一起三年的同学怀念。

倒是苏灿转过头来的时候,刘睿和薛易阳两个人直勾勾的盯着他,时而嘴角还不经意的抽了抽,这小子最近一直在给他们惊喜,游戏打得异常过人,现在女人缘差到没底的他们三人组合中,他什么时候竟然认识这么一号美女...

虽然唐妩或许没有前天晚上在游戏室中那个叫珞然的女孩那么完美,然而她那股清濯的气质,迎着从窗外投射而入清晨的第一缕晨光,则是相当让人震动的。

苏灿才懒得管这两个花痴男,目光移向窗外,贪婪的望着这十一年前的城市,熟悉的街道,在记忆中那些抹不去的印象,这一刻回来,伴随着中考临近鼓点般的节奏,让自己热血沸腾。

刘睿在中途的第二中学考场下车,下车的当儿有些熙攘,唐妩也经意不经意的会扫视苏灿这边几眼,看到他时而和薛易阳交流得较为高兴,时而的眼神扫向窗外,棕色眸子被清晨的光线映照出亮弧,专注而迷离,仿佛车内没有任何的事物,能够比窗外的景物更吸引得到他。

不知道为什么,唐妩竟微微有点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