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高手寂寞(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个光碟游戏室位于他们单位几个街区外的坡道上面,亦是一个十字路的交界口,算是颇为繁华的街区,因为街对面就是在当时修建营业夏海市三星级的国际酒店,这座酒店亦位于苏灿每天的上学路上,门外也能偶尔停上一两辆宝马这类在夏海这个小城市几乎是稀罕的轿车。

他们走过酒店对面街道的时候,刘睿突然扬手指过去,喊了起来,“就是他们!”

四男一女从国际酒店明亮的大堂走出,几个人看上去穿着和气质都十分不凡,唯独就是年龄方面小了一些,和他们的年纪差不离奇,然而他们竟然入住的是夏海市最高档的酒店之一,这不免让人为之诧异。

原本苏灿还以为是其他哪个街区的高手前来挑衅,看这般人的架势,令他亦不免皱了皱眉头。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们,看得出为首的一个男子眉清目秀,长相清秀有加,已经看得出未来的俊朗形象,对他们微笑挥了挥手,他旁边的三个男子一脸倨傲,对他们三人笑谑的指指点点。

而他们中唯一的一个女孩,到让苏灿心脏微微一震。

素色连身裙,淡雅而立,乌黑的眸子灿若繁星,瓜子脸,脸型近乎于完美,很漂亮。

薛易阳和刘睿吞了吞口水,“刚,刚才是没这个女孩的啊...她是谁呢?”

他们三个人的分布富有戏剧性,夏海市三所出名的中学,第一中学,第二中学和第三中学,而薛易阳在第一中学,刘睿则在第二中学,他苏灿很适时的在第三中学,就像是商量好的分布一样,对面的这个女孩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足以算得上是校花级,然而就连平时还算八卦的薛易阳和刘睿都没有在他们那个圈子里听说过,难道这个女孩是第三中学的?

苏灿印象中自己初中没有这等女孩的存在啊?要知道或许你记不起来初高中自己同桌的名字,但是你一定会记得当时长得最漂亮的女生,级花或校花的名字。

可惜脑海里搜索不出来。

众人到了光碟游戏室,游戏室中的氛围一下子就沉凝起来,先是看到这帮下午才挑衅了他们的人到来,人人面色不善,随即众人很明显看到了那个女孩,光碟室一般都是男人们的世界,那时候可不像未来的网吧,女孩都成群结队的玩反恐精英,特种部队一流很Man的游戏,光碟室若是出现女孩,都是十分罕见的事情。

几个坐在角落的年龄偏大一点的男子适时掐灭了烟头,刚才还侧偏的身子这个时候也正襟危坐,好好的打起游戏来,时不时侧目瞟向这个女孩,脸就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其实不怪,这个女孩的连身裙衬托出她完好的身线,已经可以看得到她未来成长的惊人潜力,头发乌黑瀑布般的垂肩,眸子深邃,衣着和气质都是少有,就连站在她身旁不远的苏灿都有心跳微微加速的感觉,而在这之前他就算是遇到唐妩,也没有这种心跳感。

薛易阳和刘睿这两个家伙直接就找了台机子坐了下去,转移视线,对这个女孩生出不敢直视的心虚。

就听得对方中一个最跳的男子哈哈一笑,“怎么,手下败将还约了人过来,他代表了你们最高的水平吗?”

这句话显然针对苏灿来说的,薛易阳和刘睿扬言战书,在晚饭后带来了苏灿,自然让对方误以为自己是他们这边的“秘密武器”。

“那是我的兄弟,他就是过来切磋的,你们的主要对手还是我们!”刘睿赶紧说道,事实上当时他们三人之中,玩实况足球水平最高的还是薛易阳,其次是他刘睿,最后才轮到他苏灿。薛易阳和刘睿毕竟还是咽不下下午的那口气,就不明白大家都玩的一个游戏,凭什么自己水平就不如别人,相当的气不过。

“哦。”为首的王威威略有些失望的看了苏灿一眼,他难得手痒,在下午遇上薛易阳,很明显薛易阳的技术只够他挣扎两下,踩灭他的快感一闪而逝,正愁没有对手,眼看苏灿到来,还认为是对方邀约的水平更高的人,谁知道从刘睿这句话中明显苏灿就是前来助威压场的,倒让他有些失望。

这边已经战开了,游戏室里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实在有些看不过这群人的嚣张,和他们中一个略胖的男子挑战,一局很快分出胜负。男青年明显不是对手,2比0落败,还坐在原地,愣愣的不敢相信。

略胖的穿着有些肥大运动服的男子一把扯下头顶的NIKE鸭舌帽,一把摔在地上,起身,“小地方就是小地方,得!哥几个也别指望在这里找到什么对手!这个小城市不仅地方小,人也不行,你看这一个二个都是菜鸟,踩他们有什么快感?让大爷我连发泄都做不到!”

其他两个人立时附和,游戏室中人人脸红一块,白一块,别提多羞愤。

“小五,你说什么呢!”王威威皱了皱眉,看向身边的女孩。

果不其然,女孩也因为自己这边叫小五的略胖男子粗俗话语蹙起了眉头,那小五立刻噤声,挠挠自己后脑勺,“哈,这个...我刚才不是激动嘛...珞然你别介意,哈,哈哈...”那模样神态是十分汗颜。

珞然!

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好听的名字。

林珞然和对自己这个表哥显然不太感冒,他们这次到这里就是为了家里长辈之间的一场聚会,属于小辈的他们自然必须陪同,而自己表哥这群人嫌大院招待所住着不安逸,还容易受到家里高辈管教,就私自到了最好的酒店里开了套房。家里长辈聚会,林珞然也不喜欢参与,就和表哥周五,以及王威威一行人呆在一处。

王威威不太喜欢周围人的焦点都聚集在林珞然身上,在刘睿的旁边坐了下来,颇不以为然的宣战,“呵呵,老规矩,赢我一局,所有人的费用全包,整个场的钱就算我身上!”

众人立时哗然。

这小子没准就是哪个款爷的主,那个时候的富二代!

苏灿倒是细心打量林珞然和王威威

一行人,他们身上的衣服一看做工和样式,放九八年的夏海绝对找不到同一款,且样式在苏灿这个未来人的眼光看来,都算不是落后于时代的,略显低调,不会从外观看得到品牌,除去他们脚下踩着的NIKE运动鞋除外,而NIKE,阿迪此类高端运动品牌,在当时的夏海还没有一家专卖店。寻常也没多少人穿得起的。

一个人的穿着可以更改,然而一个人的气质和性格却是先天的底力和后天环境教育的培养中形成的。这帮人穿着低调,然而气质上却不凡,若是说是富商公子,低调内敛的穿着就有些不太相符,那么极有可能便是官宦子弟了,他们虽然不颐指气使,不过有时候的盛气凌人,却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装不出来的。

苏灿结合自己后世的经验,留心分析,得出这个结论,旋而又无趣的笑笑,知道他们的身份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大家在一起开心的玩耍,谁还理会这么多呢,这大概也就是竞技游戏的魅力,在游戏的平台上面,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一阵惋惜之声传来,刘睿在王威威前锋带球突破之下,努力挣扎还是没能扳平败局,王威威以最后一粒进球,三比一胜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