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昂然饭局(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天后的竹轩居。

也是中考前放假的第一天。

竹轩居是当初那个年代里面,苏灿一大家庭聚会最频繁的场所,当然组织聚会的并非自己的父母,那个时候苏灿的老爸老妈还是普通职工,母亲单位里也牵扯到下岗的事宜,闹得人心惶惶,像是竹轩居这类的中高档酒楼,无论如何也是做不起一大家人的东的。

请客的是自己的大舅曾全明,亦是大家庭里面最有实力和地位的一家之长,在市建设局工作,担任的是规划办主任一职,整个大家庭里亦只有他一个人是公务员,更别提还是主任,在家里面的核心地位不可动摇。

小舅曾兆丁是当时夏海市卡拉ok夜总会“世纪会”的小股东,没大舅的政治觉悟。

当年高中毕业后就去社会上独自闯荡,而当初和他一起混迹的小混混头目,竟然混出了名堂,成为了正儿八经的大老板,小舅作为其昔日一起打架的小弟,也被其相应的照顾,这些当年的大混混把握新商机的嗅觉可谓敏锐,当时已经开起了对于夏海市来说相当新颖的礼品玩具店,小舅曾兆丁之前就是这家玩具店经理,后来发展得不错,接下来便由他的“老大”,给了股份,去了夜总会做了一名股东,三十来岁而立之年中,事业可是风生水起。

印象中小舅的那帮党系虽然是混混出身,可后来也成为了正经的商人,只是少不了一些痞子风范,当初的小舅可谓是春guang得意,特别是成为“世纪会”股东的当儿,在家里面可是话语权颇重,甚至于就连大舅曾全明的这个规划办主任,都极为轻视,动辄就说“你一个公务员一年赚的钱还没我三个月得多”,还时不时把和市高层领导一起喝过酒,打过圈子的事情拿出来炫耀。

惹得在公务员系统中脾气古怪,性子乖张的大舅更是一肚子闷气。

对大舅尚且如此,小舅更是看不起当初拿着死工资,苏灿的父亲。当然小舅精通人情世故,比大舅精明多了,大舅多次当面直斥自己的父亲,却引得当初苏灿出言和其对顶,几次家庭宴席闹得不欢而散。

而小舅虽然对自己父亲苏理成不屑归不屑,也是在和自己母亲单独交流的时候提及,在自己父亲面前,他倒是保持着笑脸。

而自己的父亲也知道自己在这种家族圈子里是最受气的对象,向来也都默不做声,将各类压力一揽而收,有时候和母亲外出受了气,也是苦笑度之,并不时的提醒自己,“老爸没本事被人瞧不起,你就是老爸的希望,我还可以自豪地说,我儿了不起嘛。”

只可惜小时候的自己从来就没有让老爸觉得了不起过。

还处处跌倒,需要父母全力的扶持,从小到大...现在想来,苏灿揪紧了心的内疚。

“你苏理成,曾珂不行,你们就该把你们儿给供出来,向你们这样,单位要垮杆要垮杆的,能倚仗什么?只有你儿苏灿有出息了,你们才能转变命运!”大舅那带着几分官气,直冲冲的声音刺入耳朵。

大舅曾全明就是性子直了些,担任规划办能力还不错,一只眼睛晶体混浊,不太好使,当初更是只凭一只眼睛读出了土木工程师,当然担任这个规划办主任也没有更大的晋升,不会钻营上级,到最后年长式微,外加上脑溢血的问题,被调到了后来的政务中心,权利被慢慢架空,后来几乎就等着退休了。

而大舅也是苏灿成长过程中最感激的人,虽说自己和他因为自己父亲的问题起过不少冲突,然而毕竟他是真心实意的期盼着他们这些小一辈能够有更大的发展和出息,现在看到十一年前,脑袋思路清晰的大舅,苏灿有些感激,小时候虽然和他经常顶着,说实在的还真没怨恨过他,且随着自己慢慢地成长,那股感恩的心情就越来越厚重,直到很多年后,苏灿明白大舅需要的不是自己的报答,而是拿出成绩,哪怕自己恃才放旷,倨傲的面对他。

现在大舅一如平常直冲冲的开口训话,只不过开口针对苏灿父亲的当儿,还连带了自己母亲曾珂,整个捆绑在一起,就不显得有任何针对性,更在说话之余,意识到什么的大舅曾全明一只眼睛扫向自己,似乎还对一旦提到自己父亲苏理成这个禁区,自己就会顶起和他卯着干的一丝后顾之忧。

苏灿心里好笑,又有一丝感动,大舅在此刻好歹也是规划办的主任,平时阿谀奉承给他拍马屁拉关系看他脸色的人不在少数,而现在他竟然顾虑自己的性子,看自己的脸色,这里面有多不容易?

“是,是,对...”自己的父母忙点头应诺,母亲则是侧过头来,略带怜爱的说道,“这次就是看他的了,反正父母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儿子!”

旁边自己的姐姐曾娜立刻白了自己一眼说道,“他成绩好撇噢!你们还像抱好大希望一样,你看他模拟考试才好多分?470多分,连500分都没有,不要说三中的高中困难,在我们学校当初初中,就连班上成绩最差的都在500多分,你成绩还是你们班中等!可以晓得第三中学有好差!”

优越感,这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代表着夏海市一种独有的烙印。

自己的老姐此刻正在就读高二,而以她从小就品学兼优的成绩,自然所读的是第一中学,亦有此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不足为奇。

恍惚中苏灿也记起来大舅之女姐姐小时候和自己的关系不好,一来是家里有小舅所生一个比自己五岁的掌上明珠小弟曾圆,老姐曾娜喜欢这个小弟多过于自己,二来两人同处于初高中时段,然而却分了代沟,经常有一些思想碰撞,偏偏都很好强,于是经常争论得面红耳赤,再次自己的成绩很差,和上第一中的老姐无法相提并论,自然更多了不屑,所以老姐处处看自己不顺眼,这和多少年后,在另一个大城市里对自己嘘寒问暖,每周都会有电话打来的老姐截然相反,成长始终是会改变许多的。

一大家人围在一起,虽然互相有所指责,埋怨,或许面红耳赤,或许以理论道,然而总是最温馨的,未来他们三姐弟都各处天涯,过年了也经常有人缺席,回忆起那些在一起的日子,总是最热闹暖心的。

现在感觉到这一切都时光逆转的苏灿内心生出一种亲切,也不气老姐对自己的轻视,淡然笑道,“成绩差点无所谓,只要能弥补和好好复习,我争取这次发挥最大水平,好吗?”

担心姐弟两又争起来的苏母曾珂立时圆场,“哎呀,现在人家苏灿努力了,昨天都复习到好晚噢,他晓得努力了!”

没想到在自己冷嘲热讽之下苏灿还能淡定接招,自己这个最不服气的弟弟今趟的这种镇定还是曾娜首次得见,不由得让她愣了愣,也不好继续发招,只是努了努嘴,“那么差的成绩,你复习也是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