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那一碗香菇炖鸡的风情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苏灿忘却了九八年的打字复印店那A4纸的印刷忒贵,一张可就是一块五毛钱,有些学生的书弄掉了,重新复印一本,那几乎可就是天价了,就算是学校内部都可能只有宝贵的一两台复印机,为了节约纸张成本,所以才会有一些试卷使用的是油墨印刷,譬如董青云所发的这些内部习题。

相比起十一年后打字复印店的普及,以及物价指数和人均所得购买力的发展,普遍两毛一张的复印价格,捆绑式复印还能打折,的确说明了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发展导致的翻天覆地变化,的确是成果颇丰的。

然而一块五毛的确就是一块五毛,对于这个时代被严格管束个人经济的自己,苏灿才发现自己兜里两手空空,一毛钱也没有。

最终唐妩为自己出了打印的这笔钱,苏灿自然相当的感激,看来自己的班长并不如自己印象中的那么冷漠而令人畏惧,至少自己从她故作冷漠的目光中,看得出她善良的心地和性格。

冷漠,也许只是为了伪装保护自己,这也或许是她未来的成功必要因素。

成功...嗯...对了!

苏灿突然明白了他之前想到有关于唐妩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突然记起这样的回忆,让苏灿平地里出了一身冷汗,再看向拿出十块钱帮自己付账,老板正找钱她接着的唐妩。

漂亮的女孩,完美的比例,修长的手指,乃至于眨巴着的动人眼眸,俨然已有未来美人的动人雏形,苏灿心里面铭记这一刻的画面,却突然有一种被揪结的心痛感。

苏灿回忆起了自己零六年在网上看到的一侧报道,“唐妩是晨星国际新项目事业部总监,这位在业内巾帼不让须眉,小有名气的美女投资经纪人是所有人眼中最时尚和独立的女性,亦是所有人眼睛里笼罩无数光环的焦点,相信所有看到唐妩第一眼的人都会觉得这个女孩不做明星实在是可惜了...这位在证券市场操纵经受过上亿资金杰出的美女经纪人最终没有经营好自己的爱情,从学生时代就确立展开的恋爱关系,最终抵不过时间的丈量,乃至于尘世的诱惑,唐妩最终还是因为对工作过程中产生情愫的钻石级客户,以及与男友在琐碎生活中不断升温的争吵,最终移情别恋,而这也诱发了后来男友难以接受事实的情杀...无论怎么样,往日伊人,最终香消陨落,再美,再坚强独立优秀的人,如果连自身的爱情都没法细心耕耘,最终也只会酿成悲剧,这是否给这个日趋变节快速的社会一种警示呢?”

自己眼前的班长唐妩,未来亦是优秀的女性,然而最终遭遇情杀,整个过程里唐妩男友不堪承担分手已成既定的事实和自己破碎的自尊,头脑冷静准备充足,携带刀具,告诉已经住入富商别墅里的唐妩见最后一面,唐妩心里一软,答应赴约,最终拒绝了对方再复合的要求,却没想到在最后被暴怒的男友一刀刺入心脏,当场死亡。

和眼前初现美丽端倪的唐妩相重合,苏灿没料到眼前阳光洒落平静柔和的一幕,能够给自己带来如此巨大的触动。

也许这就是人生,看似平淡,事实上却波澜滔天的人生,因为谁也不能从现在这一刻,预知和丈量到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

最终苏灿握着手中复印下来的习题,有些失神的目视着唐妩程云程兰双胞胎两对人的离去。

董青云当然追随着唐妩,陪她走一段路,也是好的。

只是今天唐妩竟然亲自掏钱为苏灿付账,更可恶的是这小子最后居然愣愣毫不避讳的盯着唐妩,那表情看上去就像是被她的美丽震动了一样,实在太肆无忌惮了!

本来想要好好教训一下苏灿的董青云转念一想,也就算了,反正马上莅临毕业,他和唐妩都瞄准了市第一中学这个省级重点,而苏灿这种小子只会一辈子留在第三中学这种二流学校里面,外加上他的成绩,注定了未来是沦为社会下层惨淡的主儿。

自己就准备搬好凳子,欣赏他惨遭到中考残酷洗牌的悲剧人生好了!

···

苏灿有些失魂的沿着熟悉的路线回到自己家所在的小区单位,一路上的所见皆是当年老城区的景致,当时的夏海还没有申请到国家级旅游城市待遇,没有好几十个亿投入的迅捷改变,就连一个城市中心的广场都要修上三四年,城区完全是以龟速在发展,城市经济亦并不优良,工业更不发达,苏灿的家还位于市区以南,然而周遭全是八十年代那种楼房构建和环境。

自己家在九七年度搬入了新房,那是印象中自己十几年来第一次的搬家,也是唯一一次的搬家,就算是在零九年的那会,父母亦住在当初的房子内。

而自己回到了九八年,自己家也就才搬入新房不到一年,这是父母单位集资修建的房子,也是当初划时代意义的可谓商品房,当然是内部职工优先,对外禁止出售的。

而这套商品房掏空了本就作为职工在普通机构大半生的收入,印象中九八年的中考苏灿失利,以十几分的差距落榜了第三中学的高中部,上第一中学这种省级重点以苏灿当时的成绩,至少差距了八十分有余,在当初是抱着几万块钱去都没法砸出来的门道落差。

而家里因为集资已经拿不出建房款的苏灿,在这种情况下,又落选了中考,无疑是雪上加霜,五千块钱的高价入学对于现在来说的确不算什么,以此刻的苏灿也就是两个月勒紧裤子也就可以拿出,然而在当时来说,无疑是对早已没有积蓄的家庭一个沉重的打击。

苏灿记忆深刻的是当初恰好家里亲戚那边也急着钱用,母亲愁这笔钱暗暗抹泪的场面,那面容坚毅的父亲眉头也皱成了“川”字,导致于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苏灿都刻意的忽略了这一段悲伤的记忆。

现在想起,他的确知道钱这个东西无论任何时候都是一个人,乃至于一个幸福家庭生活的来源。特别是在未来经济发达的社会,金钱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地位和成功价值观。

面前的楼房让苏灿略略兴奋,甚至于若非看到那些崭新的刷漆和向小区院内一路熟悉的故旧年轻了十来岁的长辈打着招呼,苏灿还一度认为自己没有来到十一年之后,还一度认为自己仍处于零九年。

“妈...我回来了。”厨房里还有专程用来炖煮东西烧蜂窝煤的炉子,这样的炉子放在有地板砖的厨房,的确不太搭调,不过当初就图这个用着省电,虽然后来这炉子已经撤去。苏灿看着在厨房里切着蔬菜,空气中弥漫着香菇炖鸡香味忙碌的父母,眼眶再度湿润起来。

两老转过身来,老妈已经笑逐颜开,“今天怎么回来的比平常晚了点,马上饭菜就弄好了,给你炖了鸡,我儿子马上中考了,补补脑子,妈还期盼你考个好成绩回来!”

老妈年轻了十一岁,虽然已经看出有些显胖的体型,然而眉宇间却风韵尤存。亦有着一丝精明,后来老妈适逢下岗,自己开了一个小店,生意还糊弄得过去,这已经是后话。

父亲却叹了一口气,“哎,你从幼儿园起,父母就给你一路交的高价,这次中考,就看儿子你的了,哎,只是你现在这成绩,我看恼火哦...”

老妈暗中掐了老爸腰肋一下,面色已经变了,“我说你这个人就是这样的!这个关头,也不给儿子鼓励,那你要他怎么,不努力,考个烂学校?有啥子读头!?”

老爸知道自己失言,连连点头,“是,是,对嘛,我们这趟就看你的!”

望着此刻国字脸,俊朗的面容隐约有当初军人英气的父亲,苏灿很用力的点点头,亦很用力的让自己的眼泪没有落下来,十一年后父亲,脸上爬满了皱纹,行走之间原本笔挺的腰板也佝偻了一些,还落有颈椎病的毛病,很多时候晚上睡不着觉,就忍着,直到天明。

工作在在建筑公司,后来公司破产,遭到重组,他太过于忠直,没有单位上人的那些花花肠子,到最后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保卫科员,还面临着时常发不起工资的窘境。

吃着那熏香满屋温馨的香菇炖鸡。

苏灿想忍,最终没忍住,眼泪大滴的滑落在略带咸味的鸡汤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