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程凤台既喜欢听闲话,也喜欢说闲话,这是他性格里最拿不上台面的地方。隔天中午,就把范涟从女人被窝里拖出来拽到咖啡厅,讲述他与商细蕊的香山之夜。

“真没想到。”程凤台摇头叹道:“我真是没想到,商细蕊竟有这么一副好性子。这么软,这么柔,你不知道我说的话有多难听,他居然不生气。”

范涟还未从春梦中清醒过来,耷拉着眼皮猛喝咖啡:“他好性子?哈哈!你是没看到当年平阳的那一出……”范涟搁下杯子又续上半杯热的,咬了一大口面包,说:“再者,他跟你程二爷生什么气?你财大势大的,兴致一来,管管闲事罢了。他再强也是个戏子,犯不着得罪你。”

这是实话,可是程凤台不爱听,重新点一根烟,说:“蒋梦萍和商细蕊的交涉你原先不知道吧?蒋梦萍对这个师弟,说话可是挺狠的。”

范涟咽下面包沉默半晌,长叹道:“但凡关系到常之新,蒋梦萍,就不是你看到的蒋梦萍了。”

程凤台本来有点责怪蒋梦萍冷语伤人,听到这一句,暗暗感叹爱情这个东西,也就释然了:

“商细蕊是个疯子不假。可是蒋梦萍和常之新两个大人,没有哄好他啊。”

范涟摇头嗤笑道:“他拗成这样,没法儿再哄了。当年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常之新蒋梦萍没有错,一点都没有。男婚女嫁你情我愿,委员长都管不着的,对不对?常之新为了跟他讲道理,把《民法》都拿出来了!这要换做你程二爷,商细蕊这么不罢休的闹,你还不把他给撕碎了?”

程凤台诚恳地点头:“常之新也不错,算是文人君子。”

两人讲得热闹,决定一同去拜访常家夫妇,与主角真人继续话题。上一回程凤台没有见到蒋梦萍,这次务必要面见她聊表歉意。他们两个笃悠悠地吃饱喝足到人家里,时间已经接近傍晚了。进楼正好看到蒋梦萍围着一条旧的针织披肩,在楼下的公用厨房和女佣一块儿做菜,范涟眉花眼笑地唤了她一声表嫂。蒋梦萍回头见到他们二位,连忙丢下手里的活儿洗了洗手,细声软语地与他们问好。

程凤台听见她清灵灵的嗓音便有一种销魂蚀骨的感觉,目含风流地朝蒋梦萍望了又望,暗道常之新艳福匪浅:“表嫂好呀!上回我来,没见着你。”

蒋梦萍道:“后来之新同我说了,真难为妹夫,特意跑一趟来看我。”一边把他们引上楼去。程凤台在楼梯上虚张着手臂兜护着蒋梦萍的背,要是她忽然脚下一滑往后一仰,程凤台就能稳稳地搂住她的腰,很周到很绅士。范涟却在后面看到了直摇头,觉得他这个动作太不检点了,简直是把表嫂当外面那些女人一样对待,不大尊重。

常之新刚刚下班回家,正在楼上房里喝茶看报纸。郎舅三人见了面,拍肩握手谈笑风生,俨然是多年好友的模样。他们坐下来没有别的话,左不过还是商细蕊。

程凤台说:“我已替二位训过他了,可惜完全讲不通,我也没辙。这个疯小子,一切人情世故都不顾不管,表嫂哄他一句骨肉相连他就当了真,恨得不回头了。”

蒋梦萍讲到这个不省事的师弟就眼圈红,说:“妹夫怎么可能说得通他?他这孩子,钉是钉铆是铆的一根筋……不过那时候,我也不是存心骗他啊……”她顿了顿,低声道:“我说他是我最要紧的人,我真是这样劝自己的,为了他不高兴,我还同之新分了手……可是感情这回事,怎么能把持。到后来,心不由己呀。”

这话是间接地向常之新示爱了。常之新脸上的神情柔软下来,一点点职业习惯上的肃然都不见了,眉毛眼睛里都是绕指的柔情。

蒋梦萍擦了擦眼角,道:“以后,这孩子要是再这样发疯,又没人肯忍气吞声的让着他了,怎么成呢?”

程凤台看着她一笑,心说不会了,这种雏鸟认母式的感情,一辈子也就一次。经过你以后,他恐怕是不会再疯了。

忽然就觉得商细蕊对蒋梦萍是枉费了一片痴心,所托非人,忍不住说:“昨夜之前,我对商细蕊意见很大,现在我倒很怜惜他,就为着他一句话:‘为了师姐,死都愿意’。这不像是假话。商细蕊的这份心,表嫂知道么?”

蒋梦萍沉默了很久,心里特别的酸楚,叹道:“我知道。这个傻孩子啊……”常之新仿佛也受到了触动,垂着眼帘不做声。

事关到情,往往就没有对错可辩了。商细蕊疯颠颠的不通人事常理,以师弟的身份,满心想要独占蒋梦萍。蒋梦萍要爱情要婚姻,要走自己的一条人生路,不能哄着他陪着他唱一辈子戏。两人用情深浅不一般,痴心的方向也不相同,两下里咬不上弦,可不就崩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