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转眼过了年,街面上的买卖也营业了,戏班也开箱了。年底范家堡交来的帐,规矩是要当家人亲自核算归总誊写一遍,范涟贪玩撂在一边,一直拖到拖不得,现在天天枕着算盘过日子,也是忙得很了。唯独程凤台依然与过节一般游手好闲着,而且闲得心安理得,谁也休想麻烦着他一点。不过范涟既然忙事了,没有人陪程凤台胡作非为,他一个人甚不得趣,成天东游西荡,在朋友家里看了一出戏。戏虽不懂,却让他想起商细蕊来了。台上的小戏子,光听嗓子就没有商细蕊敞亮,扮相也没有商细蕊好看。想到上回扯坏了商细蕊的袖子以后,两人得有几个礼拜没见着面,难不成小戏子记恨了?便想着把他带出去玩玩,顺便赔个礼,小戏子憨厚浑愣,一逗就乐,实在是很可爱的。

商细蕊现在大多在清风大戏院驻演,因为他喜欢改戏,而戏院比较摩登,比较能够接受他改戏。哪怕改砸了,也没有茶壶开水之类的凶器出现,况且舞台遥远而高,要扔点什么别的大件儿上去很困难,对商细蕊来说比较安全。

清风大戏院是钟塔式样的西式建筑,有一条小黑巷直通后台的化妆间。过去程凤台和一个舞台剧女明星不清不楚的时候,对这里的构造已经摸得很透了,而且他和商细蕊至今也很熟了,不必走虚礼了,叫司机老葛把车子停在前门,自己绕到小黑巷里摸进去直接找他。还没有敲门,就听见里面有女声喊:“谁当了婊子谁知道!别跟没事儿人一样!座儿都睡遍了也没挣上个角儿!那浪样儿还演得了崔莺莺?我呸!”

另一个女声拍案而起:“崔莺莺不浪也勾搭不着张生!你那含鸡巴的嘴,你就配唱崔莺莺了?”

“放你娘的屁!你见我含了?”

“你倒想含啊!长得那磕碜样儿,谁赏你一根儿啊?!”

她们一声盖一声地吵,骂出来的话越来越不堪,简直像窑子里的姐儿在拌嘴。旁边夹杂了许多劝架的声音,还有撕衣裳的砸碟子的掀桌子的,又哭又喊,万声俱全,只没听见班主商细蕊在里头。

程凤台心想来得不巧啊,商细蕊没遇见,反听了满耳朵的棍儿啊棒儿啊,听得裤裆里都要硬了。正准备走了,有人压着哭腔喊道:“商老板,您给说句话啊!”

商细蕊那一把有气无力的嗓子说道:“我说了啊,我叫她们别吵了,可是她们不听我的啊!”

“您可是水云楼的班主!”

“班主管什么用?”商细蕊平心静气地说:“这件事情,姐姐们自己商量,我晚些回来听信儿。小来!小来!谁砸坏了什么你记着,回头在各人月钱里扣!”

此话一出,骂声虽还不绝,毁东西的声音倒立刻没有了。

“老是吵架,真不好!说的话也太难听了!哪个都不像崔莺莺。”吵架的人根本不理睬他这两句不痛不痒的话,商细蕊一边唧唧咕咕,一边推开了门,贸贸然撞见了程凤台,他神色一怔,想到家丑被人见着了,觉得很不好意思。

“二爷,您怎么来啦……”

程凤台忍笑道:“商老板,有空吃个饭?”

商细蕊正是腹空气噎,无处可去:“有!我们这就走吧!”

小来从里头追出来,瞅了一眼程凤台以后反手关紧了门,低声问商细蕊说:“她们要吵不出个结果呢?”

商细蕊道:“那就让她们找块空地打一架,谁打赢了就听谁的。我走啦!”

程凤台真忍不住了,笑出声来搂着商细蕊的肩膀带他走了,路上乐不可支地说:“商老板,你真好玩儿。”

商细蕊大概也觉得自己挺好玩儿的,点点头嘿嘿地笑:“您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

“上回不是扯坏了你的衣裳么?请你一顿便饭赔不是。”

商细蕊不以为意地一叹,笑道“那个事情我早忘了!”

进了车里,程凤台问:“商老板,想吃什么?带你去六国饭店吃西餐好不好?”

商细蕊一听说是吃西餐就蔫了,但还是点了点头。他是这样的,与相熟的人可以玩笑戏谑,与顶熟顶熟的人,才会表达自己的主意。现在与程凤台只到了玩笑戏谑的那一层,还没有到表达主意的那一层,所以程凤台怎样安排都使得,到了饭店,也随程凤台点些什么菜。

程凤台看他很熟练地操作着面前的餐具,问道:“商老板,常来吃啊?”

商细蕊道:“过去住在曹司令那里,吃过一次。”他可聪明了,什么家伙派什么用场,使过一遍就都记得。当年程美心还企图以此令他出洋相,谁知他眼睛瞟一眼旁人就看会了。这几件小器皿,总不至于比台上身段还难学,台上身段他都不过三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