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从黄宅一聚之后,程凤台又在各式各样的聚会上见过商细蕊几次。大多是招呼一声,讲两句玩笑话招着大家笑一笑。商细蕊现在也会打牌了,不过还没有上瘾,非得人三催四请才肯上桌玩上两局,一方面也是怕输——在这些夫人老爷跟前,输上一把,几天的戏就要白唱了。他本来是对金钱没有计算的人,收益全由他的丫头小来替管着,但是每次向小来拿出钱来支付这些赌资的时候,小来的脸色总是很不好看的,商细蕊难免要顾忌着她。这一层,程凤台一轧苗头就知道了,只要他和商细蕊坐在一桌打牌,他就想方设法地不让小戏子吃着亏,而商细蕊对此懵里懵懂一无所知。所以商细蕊是很喜欢和程凤台一起玩的。

众人对程商的交好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虽然两人有程美心这一个龃龉梗在那里,但是只要他们不把程美心放在心上,以两人豁朗风趣大而化之的性子,最好相处不过了。

程美心一点儿也不知道弟弟背着她与商细蕊攀上交情,她现在守着曹司令尽职尽责地扮一个贤妻,身边另有曹司令原配留下的三个孩子要带。原来那么招摇风光交际八面的人物,如今大有“洗尽铅华呈素姿”的意思,一般的打牌聚会就不出现了,出现了也不像过去那样打扮得山红水绿,晶光闪烁。别人都当她是从了良收了心,要做一个端庄夫人了。只有程凤台与她打小的亲姐弟,深知道她是因为在曹家根基尚不稳健,既要盘剥家私,又要调理佣人,收买亲兵,尤其三个孩子还没有收服,不得已才收敛着,日久了才可见真章呢。

这一次是钱次长家里做东道设牌局,程美心穿着一身银灰的旗袍,戴着几件钻石坠子,风姿摇曳地来迟了。她先在钱太太那儿应酬了一番,出来看见程凤台总与范涟坐一块儿打牌。范涟见了她,比程凤台还着紧,欠身叫了一声姐姐就要让座。程美心久没有见着弟弟了,必定要与他玩一阵的。

程凤台正得了一局好牌,对范涟大呼:“你坐下!别动!”

同桌一个旁人起身收拾了筹码,笑道:“得啦,你们亲里亲戚的,坐一桌玩儿吧,索性我腾出来好啦!”

程美心也不客气,冲那人一笑,然后坐下来也不问首尾就洗牌,把各人手里的局都打散了,程凤台恨得一扭头一闭眼。

“我说呀,该涟哥儿走开。成天见你粘着我们二爷,两个男人家,一点正经事都没有了。拆散一会儿会怎样?”

范涟笑道:“姐姐太冤枉人了。刚才您也看见了,明明是他成天粘着我。”

程凤台道:“别不识抬举啊!这是看得起你。”

范涟拉长声说:“那我还得三跪九叩,谢你的恩典啊!”

“不客气!平身吧!”

范涟一瞪他。

“你俩才是兄弟,亲的。”程美心叹一声,道:“上回我就和弟妹说了,找不见程家二爷,只找范家二爷就是,他俩总在一起!也不知道腻着干嘛!”

范涟笑道:“两位姐姐都误会了。我与姐夫,只在吃喝玩乐的时候才聚到一起。不过姐夫总在吃喝玩乐,我们看着就总在一起了。”

范涟这样奚落程凤台,程凤台自然要还回去的,眉眼堆笑,调戏道:“不瞒阿姐的,范涟要是个女的,就凭这姿色,这才学,这见识,这家底……”程凤台一撩他小舅子的下巴劾,“我就娶他做小老婆。”

范涟大笑几声,似有所指地说:“我要是个女的,姐夫只包,不娶。”

程凤台果断道:“我只嫖,不包!”

桌上一个作陪的外人撑不住笑了:“你们一对儿活宝!”

程美心也笑死了,推一把程凤台的肩:“这下流东西!你说说,我们姐弟,究竟哪儿像呢!”

他们说笑着,门口忽然来了一个人。这人迟到得更厉害,但是他一来,旁桌几个爷们都搁下手里的玩物,殷勤地围了上去替他卸下斗篷,拍掉头发上的雪末子,嘻嘻哈哈地与他闹。

那人笑道:“别忙啦!我自己来吧!别挤着我啦!”

程凤台听见这软沙沙的声音就知道是谁了,回头笑道:“商老板!今天陪我打八圈?”

商细蕊笑着刚要答应,抬眼就看见程美心坐在上首,沉着脸目光恶毒地瞧着他。商细蕊立刻收了笑容,与程凤台淡淡地一点头,转身去了隔壁间。但是程凤台也不知道是故意要气他姐姐还是怎样,还在那儿高声喊:“商老板?商老板!来啊!等你啊!”

范涟在桌子下面踹他一脚,心说你也太不把你姐姐放在眼里了,何必当她面还这样。程美心“啪”地把一张牌扣在桌子上,恨恨地瞪了一眼程凤台,心里恨得乱骂了一通,当面也没有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