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程凤台进了牌室,身后紧紧跟着商细蕊,屋里的人都抬头看着他们,不懂他们两个话题人物怎么会走到一块儿去的。范涟尤为注目,眼神在他们身上兜了两圈,未露声色。黄家大侄子给程凤台让座,笑说赢了两副输了一副,程凤台抓了一把筹子塞进他兜儿里答谢他,再叫人搬把椅子搁在旁边,让商细蕊挨着坐。众人见这情形,更是盯着他俩看个不休。

程凤台点一支烟衔在口里,道:“商老板,打牌吗?”

商细蕊说:“不太会。”

程凤台说:“不会不要紧。待会儿帮我随便摸一张就可以。”

等到摸牌的时候,商细蕊还有点不敢,他们这些人一掷千金,一副牌的赌资够他唱好几个月的,摸差了他可拿什么来赔。

程凤台说:“没事。你就随便拿一张。我输到现在,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

范涟也笑说:“是啊,蕊哥儿随便拿一张,让我姐夫早死早托生。”

商细蕊踌躇了一会儿,拣了一张牌拿在手里。程凤台掰着他手掌一看,顿时面露喜色,把牌抠出来掷在桌上,大笑道:“四万。胡了!”然后抓着商细蕊的用力手摇了一摇:“我觉得,我的运气来了!”他已经有太久没有尝到胜利的滋味,乐得跟个孩子似的。

商细蕊心说我坐你身边是没人敢使唤我了,就光被你使唤了。然而后来他给程凤台摸的牌竟然局局开胡,比察察儿在的时候还要灵。胡到后来别桌的人都不打了,都跑来看时来运转的程二爷,和新纳的这颗LuckStar。同桌的牌友怨声四起,声讨程凤台请外援的作弊行为。

程凤台笑道:“别废话,跟我打牌就是这规矩。不然你们也可以请人摸牌。”

旁人笑道:“我们哪有这贵人相助的命呀!要么商老板坐过来?”

商细蕊还未答话,程凤台便把他的手牢牢按在桌面上:“谁都不准动!这是我的人!”

这一句玩笑话引得众人打趣起来,只有范涟听出了别样的兆头。他抬眼望了望程凤台,又尽瞧着商细蕊。商细蕊触到他的眼神,两人便点头笑了一笑。范涟是很深资的票友,他们是老相识了,当年在平阳的时候,商细蕊和常之新蒋梦萍闹得这么声嘶力竭楚河汉界,可是商细蕊和仇人常之新的表弟却还是很客气很友好的,可见范涟是多么的会做人了。

范涟冲商细蕊招招手,说:“蕊哥儿蕊哥儿,怎么光帮我姐夫不帮我?咱俩可是老朋友了。你到我这儿来。我给你提成。”

程凤台看了看范涟,二话不说,脱下蓝宝石戒指就套在商细蕊手上甩派头。意思是你有钱给他,我就没有么?他和商细蕊两个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儿,手指一般的纤长秀气,那戒指本来就是女式改制的,戴在无名指正好。程凤台把商细蕊的手翻过来亮给大家看,笑道:“哎?你们说,这像不像婚戒啊?”

要换别人说这话,商细蕊肯定要觉得轻薄羞辱了,可是从程凤台嘴里说出来,就那么的可乐。大家又哄然而笑。有人便说:“要这么讲,程二爷的媳妇可就多了。这儿的太太小姐谁没得过二爷的戒指呢?”

不少女宾听了这话,都悄悄摸了摸手上的戒指。

商细蕊在程凤台身边坐了半夜,话也不多,他们说什么他便笑着听,但是常常有人借故跑来与商细蕊搭个话。别看这一帮人在背地里嚼尽舌根,见了面还不是照样把商细蕊当电影明星那样捧着,人人都恨不得过来摩挲他两把——这个红极一时的稀罕玩意儿。他们就是这样一群无聊的人,把讲闲话当成一种娱乐,实际上没有坏心恶心损人之心。程凤台知道背地里也一样有人议论他,而且不比议论商细蕊来得少,从上海到北平,少年发迹情债累累,关于他的话题也是很精彩的。

程凤台这刚胡了两局牌,警察厅周厅长衔着一支烟走过来:“商老板原来跟这儿坐着,我找你呢。”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占着戏子的程凤台,程凤台只当没察觉。商细蕊起身要给周厅长让座,被周厅长按下来,于是那手也就顺理成章搁在他肩上不挪开了。程凤台斜眼看了看眼下暗藏的风月,神情很是不屑,周厅长也只当没察觉。周厅长当了十几年地头蛇,如今屡屡被曹司令这条强龙所欺,双方有失调停,逐渐水火难和,他对曹司令的小舅子自然是不假辞色。

“前几天搅你场的那个混球,我让人给他吃了点苦头,现在还关在里面。打算关到商老板消气为止,怎么样?”周厅长手指暗暗用力,捏揉着商细蕊的肩头。商细蕊毫无知觉似的,表情眼神一点儿没动,听见这话,哎呀一声,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上台做戏的,什么场面没经过——您快把人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