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褚绍陵自登基后没少挨言官御史的骂,但这一年来也没有这一日早朝时的厉害。

褚绍陵早习惯了应付御史台的人,一笑道,“柳爱卿多虑了,不过是一处小宫苑,让卫戟伴驾间隙时歇歇罢了,哪里就扯到社稷大事上来了。”

御史台的柳家博是今年刚提拔上来的,他出身贫寒家,无党无派,最是个无牵无挂的人,听了褚绍陵的话后柳家博道,“圣上此言差矣,皇上家事即是国事,自来后宫没有让男子自由出入的道理,若是在圣上身边护卫也罢了,如何能在后宫给卫国公立一宫苑,我大褚自太祖起并无此先例。”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拿出了祖宗家法来,驳斥的有理有据,张口“名不正言不顺”,闭口“祖制不可违”,最后连“三年无改于父之道”都搬出来了,斗志激昂的恨不得让褚绍陵去跪太庙请罪,褚绍陵将手中的汝窑茶盏不轻不重的放在了书案上,众人一时静了。

“到朕这里就有了。”褚绍陵不大耐烦与这些酸儒周旋了,特别是这个柳家博,自将他提上来后每日有的没的劝诫个没完,偏生这人讨厌归讨厌,但从无收赃纳贿之事,就是褚绍陵也对他无法,敷衍道,“朕已命人将碧涛苑的后院封死了,前门只通前朝,已经不算是后宫了。”

柳家博依旧不依不饶:“不说后宫,卫国公并非皇族,何以居内城一宫?”

褚绍陵淡淡一笑:“卫国公护驾多次,西夷一战上的功劳更是封无可封赏无可赏,赐住一宫又如何了?”

柳家博正色道:“西夷之战臣未能亲去,当日在皇城中也听闻了卫国公的事迹,臣拜服的很,只是臣还有一言……皇上,距西夷之战已期年,皇上对卫府一直多有恩赐,桩桩件件朝臣们都看在眼里,皇上封赏了快一年了,大约也够得上卫国公的大功劳了。”

褚绍陵登时放下脸来了,淡淡道:“柳爱卿是在指责朕封赏太过么?”

柳家博顿了下点头道:“万事过犹不及,望圣上三思。”

褚绍陵冷笑:“柳爱卿上过战场么?你知道西夷一战上卫戟到底立了多大的功么?你知道从西夷回来后他身上带了多少伤么?!朕不过是封赏有功将士罢了,这也有错了?你们安安稳稳的活在皇城中,受用着武将们拼死拼活挣下的安稳江山,却看不下去他们战后的封赏,什么东西!”

褚绍陵动怒,群臣连忙拜了下去,却没人出言附议将碧涛苑赐给卫戟一事,褚绍陵冷冷的看着柳家博,柳家博虽也跪了却没有丝毫惶恐,挺直着身板朗声道:“说起西夷一战,臣又想起一事来,臣听闻皇上的西征大军在热彤与封和两城间有过一次激战,当日卫国公被围,皇上曾答应西夷使者……”

“柳家博!”同为御史的李敬出言呵斥道,“不得妄言!”

柳家博心里其实已经怯了,但这个当口上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只得继续道:“割让自喀拉卡什到闲鸥坨的十五座城来换取卫国公性命,皇上当日可为了卫国公不惜……”

“放肆!”褚绍陵厉声呵断柳家博的话,当日的合约一直是褚绍陵不愿意提起的事,那不单是他的耻辱,每每提起来时褚绍陵总会想起当日卫戟被围困时自己的恐惧,还有前世卫戟浴血而死的梦魇。

如今柳家博触了褚绍陵的逆鳞,褚绍陵再没了人前的好涵养,怒道:“朕当日并没有下印!如今不单是喀拉卡什,就是封和城朕也打下来了,还不够么?还不够么?!”

柳家博身上出了一层冷汗,咬牙接着说:“但皇上当日是动了这念头的,皇上为了卫国公几番违祖制,臣以为卫国公当自行请罪。”

褚绍陵闭了闭眼,幸得他知道今日必有一场闹,所以早早的将卫戟打发到军中去了,让卫戟请罪?呵呵。

“太祖有令,御史不以进谏获罪,柳家博,若不是如此,凭着你刚才的话朕可以诛你九族。”褚绍陵冷冷的看着柳家博,“朕敬畏先祖,饶了你,好自为之吧,散朝!”

近日因为太皇太后的事褚绍陵肝火一直旺,柳家博却非要此时撞上来,偏生自己还不能真的将他斩了,褚绍陵努力压下心头火,召了吏部尚书来交代道:“寻个由头将柳家博外放了,别逼朕破了祖宗的规矩。”

吏部尚书想了想点头:“也好,柳家博此人虽刚正,但他不敬天威,朝堂之上失言失仪,确实不适合留在皇城中,臣想法子吧。”

其实散了朝后吏部尚书就跟梓君侯商议过这事了,他们倒不是真的觉得柳家博失仪有损朝臣脸面,只是怕哪天柳家博彻底惹怒了褚绍陵,褚绍陵斩了他容易,背上处死言官的名声却不好听,为了褚绍陵想,留着柳家博终究是个祸患,还是早早打发了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