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褚绍陶一行人在皇城中守完丧后就回封地了,临行前褚绍陶还特意的在醉仙楼里包了一层楼见了见卫戟,两人一直颇说得上来话,一顿饭竟吃了快两个时辰。

将人接回来后褚绍陵闻着卫戟身上有些酒气,半笑不笑道:“平日里在我跟前都是滴酒不沾的,哄你一杯比登天还难,去外面在褚绍陶跟前倒是肯喝了?”

卫戟其实也只是在最后喝了几杯,权作送别之意,只没想到醉仙楼里的梅子酒后劲儿极大,这会儿有些头晕了,卫戟根本没听出褚绍陵话里话外的意思,老老实实道:“王爷明日就要回封地了,再三的劝了几次,臣推辞不过就喝了些……在皇上跟前时自然不能喝的……”

宫人上来奉茶,卫戟接过来捧在手里继续道:“喝酒误事,皇上身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有事故,臣是皇上的侍卫,自然不敢昏了头。”

褚绍陵心中一暖打发了宫人,亲自取了常服给卫戟换上,一笑道:“都是国公爷了,还总说自己做侍卫时的事,不怕人笑话么?”

卫戟整了整衣裳摇头:“不怕,皇上再抬举臣,臣也是殿下的侍卫,臣不敢忘本。”

褚绍陵刚才的那点脾气被这一句话抚平了,褚绍陵在卫戟头上揉了一把:“一会儿馥仪要带孩子进宫来,你也有日子没看见你儿子了吧?”

卫戟一笑,想了想道:“那臣先去沐浴,一会儿别熏着孩子。”

褚绍陵失笑:“哪里有那么大的酒气了,罢了,去吧,正好歇歇。”

卫戟去了净室,褚绍陵转头将今日跟着卫戟出去的人叫了来,来人一五一十的将中午卫戟和褚绍陶在醉仙楼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最后想了想又道:“卫大人一开始确实一直推辞不喝,王爷劝了不住卫大人才喝了几杯的。”

褚绍陵点头淡淡道:“朕知道了,你记性不错,下去领赏吧。”

那人磕了个头下去了,王慕寒端了茶盏来奉与褚绍陵,轻声笑道:“皇上也太操心了,别人不信卫大人,您该最信的,王爷也是您放心的人,何必如此小心呢?若是让卫大人知道了……让卫大人心里有疙瘩就不好了。”

“朕不是不信他……”褚绍陵端过茶盏喝了一口,别人也许没法理解,他其实只是想知道卫戟不在他眼前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而已,他只是单纯的想知道,关于卫戟的一点一滴他都不想落下,全部都想了解。

褚绍陵放下茶盏淡淡一笑:“再说朕也不怕他知道,不信你去跟卫戟说,就说朕派给他的人每日都会将他的行踪汇报一遍,你看卫戟会不会生气?”

王慕寒连忙赔笑道:“奴才不敢。”

褚绍陵轻笑:“朕不是在吓你,他是真的不在意,你去试试吧。”

王慕寒一脸苦色,就差跪下求饶了:“老奴万万不敢,底下人老奴也会交代清楚了,绝不许嘴碎瞎说让卫大人听见。”

褚绍陵失笑,摇摇头不再多言,他真的不是在恐吓王慕寒,他有自信卫戟就是知道了这事也会相信自己不是在监视他,卫戟又没有什么要瞒着自己的,他不会害怕,而自己也只是好奇卫戟在外面的举动罢了,多简单的一件事,怎么别人就想不明白呢?

褚绍陵颇为自得的叹口气,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不多时卫戟沐浴回来了,褚绍陵带他一起去歇晌,褚绍陵侧着身子轻轻点着卫戟的额头低声道:“头还晕么?让他们给你煮一碗解酒汤?”

“不用了。”卫戟闭着眼笑了下,“就几杯酒,王爷跟臣说了些封地上的事,说回去先将王府里那些莺莺燕燕打发了,独跟着太妃过日子。”

褚绍陵一笑:“还是在外面小门小户的好,老子死了直接将那些姬妾们轰走了,多干净,咱们宫里呢?我再不耐烦也得好吃好喝的供养着那些太妃太嫔,要不是当初她们还算老实……”

“皇上不可妄言。”卫戟心里好笑,睁开眼看着褚绍陵劝道,“太妃们都搬到后面的宫殿中了,皇上轻易也看不见,这还不行?再说……她们的吃穿用度才有多少呢?皇上对女子想来宽宥,这会儿倒要说这话了。”

褚绍陵嘲道:“说起这个来……王慕寒刚接管内务府,跟我说这些女人们每年胭脂水粉就要用数万两银子,我刚吩咐下去了,除了几位未嫁的公主还有太皇太后那边,别人的这一项银子还有每季的份例衣裳全减半,先帝都走了,整日擦胭脂抹粉的打扮起来给谁看?”

卫戟忍不住笑出来:“皇上向来不是小气的人的,这才多少银子,何必让人背后褒贬皇上苛待后宫呢?”

“我苛待后宫?”褚绍陵含笑看着卫戟,“卫国公,你有没有良心?朕何时苛待过你?那些莺莺燕燕可不是朕的后宫,朕没让她们殉葬,好生养着她们就算仁至义尽了,还要容她们的份例越过你去?”

卫戟明白过来了,脸一红,忍着羞赧安抚道:“皇上知道臣向来不在意这些的,何必为了争这个高低来苛待后宫呢?臣每日在皇上身边同皇上起卧同处,一应份例都是用的皇上的,这天下……怕没有比臣更受用的了。”

褚绍陵淡淡一笑,如今只差一个虚名了……

卫戟不知道褚绍陵心里想的事,想了想又道:“尤其那两位有育有皇子的太妃,皇上更该厚待了。”

褚绍陵随口敷衍:“嗯,我回来跟王慕寒交代一声……”

“皇上别又忘了。”卫戟提醒了一句,还要说什么时外面宫人同传馥仪长公主来了。

褚绍陵答应下吩咐道:“将长公主迎到偏殿暖阁里去,朕马上就到。”

两人坐起来收拾好衣裳一同去了偏殿,馥仪正小心的将卫瑶抱到软榻上,见褚绍陵来了连忙拜下去,褚绍陵一把将人扶起了,笑道:“大冷的天,没冻着孩子吧?”

“刚出门就坐上轿子了,下了轿子就到皇兄这了,哪里会冻着呢?”馥仪命奶娘将孩子抱过来,笑道,“皇兄还是头一回看这俩孩子吧……”

两个奶娘抱着孩子给褚绍陵福了福身权作是两个孩子给褚绍陵请安了,褚绍陵笑笑:“哪个是平昌侯?朕先抱抱……”

抱着卫瑶的奶娘连忙上前将孩子递给褚绍陵,小卫瑶刚醒,睁着眼睛盯着褚绍陵看,褚绍陵掂了掂笑道:“是个壮实孩子。”

馥仪闻言笑道:“比他哥哥还重呢,能吃能睡,要两个奶娘养着呢。”

褚绍陵满意一笑:“就是这样才好,也不怕生……”

褚绍陵话刚落地卫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众人都笑了,卫戟将孩子接了过去笑道:“臣来抱抱……”

卫瑶小小的一团缩在襁褓中,小脸哭的都有些红了,卫戟轻声哄着,低头在卫瑶的小额头上亲了下,不多时卫瑶果然不哭了,扎扎着手去摸卫戟的脸,卫戟低头含住卫瑶的手指轻轻咬了下,卫瑶笑了起来,馥仪笑道:“父子天性,果然不错的,小叔回来时候少,但哪回瑶儿看见了都不认生。”

褚绍陵笑笑也接过卫璟来抱了抱,笑道:“果然比瑶儿轻一些,可是奶娘不得用?”

“宫里派出来的奶娘,哪里会不得用呢,这孩子也不算轻了,就是比不得瑶儿。”馥仪笑笑,“我总跟驸马说,以后长大了怕璟儿更像弟弟些。”

褚绍陵一笑:“都好,传朕旨意,两个孩子各赐玉如意两对,白玉瓶四队,金银裸子各一百两。”

馥仪与卫戟谢赏,外面有人通报内阁有要事来报,褚绍陵对馥仪一笑道:“今日就宿在宫里吧,跟太皇太后和宁太妃多说会儿话。”

馥仪笑笑答应下:“我先带俩孩子去给皇祖母磕头,等一会儿再让奶娘将瑶儿送回乾清宫来,也让小叔多亲近亲近孩子。”

褚绍陵点头:“那更好了,朕先去前面了,卫戟去换衣裳跟朕一起去。”

卫戟点头去了,馥仪看着两人的神情心中暗自惊叹,对褚绍陵福了福身带着众人去了慈安殿。

褚绍陵一向是上午处理政务,下午非有要事褚绍陵不会去内阁,这个时候前面求见想来是要紧的事了,褚绍陵乘步辇去了前面,刚进了阁子就见几位老臣都在,褚绍陵一笑:“众爱卿辛苦了,这是怎么了?”

褚绍陵坐了下来,梓君侯拿过一封折子来递给褚绍陵,沉声道:“这是近日皇城里突然流传出来的流言,皇上看看吧。”

褚绍陵翻开折子细看,卫戟立在褚绍陵身后,垂眸扫了一眼,心中咯噔一声,卫戟只看见了两行字……

“如今市井中多有流言,传暴君当道,皇室凋零,国之将亡……”

卫戟看不到下面的话,想来也是大逆不道的言辞,梓君侯低声道:“更有有心人将这些话编成了小j□j给孩童们,顽童无知,多有传唱,幸得皇上委任的京兆尹在皇城中布置的人手警醒,如今只在万善镇有这些谣言,皇上准备如何?”

卫戟心中担忧,近几个月皇室中人死去的过多了,皇城中连番出丧事,被有心人抓住了机会借来生事。

众人等着褚绍陵的决断,梓君侯提醒道:“要不要先封锁消息,然后……”

“不用,宜疏不宜堵,一味的封锁消息岂不是让人觉得朕心虚了?”褚绍陵将折子丢在书案上一笑:“着刑部从速查出幕后主事之人,为首者诛九族,其余者诛三族。

作者有话要说:姑娘们圣诞节快乐!~祝姑娘们开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