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当夜两人宿在了王府中,外面大雪下个不停,寝殿内暖阁中却温暖如春,两人一夜好眠。

翌日辰时两人才醒,因昨晚睡晚的缘故卫戟还是迷迷糊糊的,褚绍陵坐起身子来给卫戟掖了掖被角:“要是困就睡会儿。”

卫戟摇了摇头揉揉眉心,褚绍陵看他一副睡不饱的样子笑道:“左右早膳还没送来,你再躺一会儿。”

褚绍陵掀开被子下床走到外间去让丫鬟们伺候他洗漱穿衣,卫戟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床头的架子上摆着一盆水仙,屋里暖和,花开的极好,配着琉璃盆和里面各色玉碎土好看的很,卫戟拨弄了那水仙几下也下了榻,卫戟不习惯人伺候,自己洗漱后换好衣裳,都收拾好后早膳也送来了,两人一同用饭。

“殿下……臣听王公公说殿下登基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卫戟给褚绍陵夹了个虾饺,“是哪天?”

褚绍陵点头:“忘了跟你说了,正月十五那天。”

卫戟想了想道:“不是应该在大行皇帝出殡前么?怎么这么晚。”

褚绍陵一笑:“之前没有好日子,对了,你那儿子也快百日了吧?名字到底起好了没有?”

“下个月百日。”卫戟苦笑,“名字现在还没定下来,大哥那老大早就定下来了,卫璟,臣原本起了个卫瑜,倒闹了好大的笑话,家里人都问臣为何给孩子起了个喂鱼的名字,臣又思量了这么多日,一直没想好到底选那个好。”

褚绍陵撑不住笑了:“罢了,我替你想一个……他这一辈是玉子辈吧?王字旁的字……”

褚绍陵想了想道:“卫瑶吧,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的‘瑶’字,亦做美玉称,寓意好,叫着也顺口。”

卫戟念了两遍点点头:“果然好,只是……这字儿用来做男孩儿的名字是不是太和婉了些?”

“这有什么的,都要跟你们兄弟似得名字里带着杀气才好?”褚绍陵淡淡一笑,“这孩子天生富贵命,以后定然锦衣玉食前程似锦,这名字很配他。”

卫戟笑笑点头:“多谢殿下赐名,卫瑶……挺好的,今日进宫时臣就告诉大哥,家里人早就等着这名字了。”

两人用罢饭后回宫,承乾宫里王慕寒早就等着了,见褚绍陵回来了连忙给褚绍陵换上一身的重孝,卫戟自去跟朝臣们跪在一处,褚绍陵去正殿进香后跪下来烧纸钱,王慕寒走近躬身低声道:“殿下……庄子上的事已经料理干净了,殿下可安心了。”

褚绍陵漠然的点了点头,低声道:“将知道事的人都远远的打发了吧,多给些银子,几年后再将人派回来。”

王慕寒垂首答应下,褚绍陵又道:“下月是卫戟的儿子长平侯的百日,早早的预备下一份厚礼等着送过去。”

王慕寒点了点头,又忍不住问道:“殿下……老奴有一事不明,殿下能否为老奴解惑?”

“说。”

王慕寒压低声音道:“卫大人的事殿下明明已经有打算了,何必再麻烦给卫大人留后呢?臣以前以为殿下如此是怕世人非议卫大人,是怕卫大人绝后,但殿下既然要……那以后殿下的后人不就是卫大人的后人么?为何费力抬举那孩子呢?”

褚绍陵淡淡一笑:“我从小多受因皇权而来的苦,所以安排下一辈的事的时候总要小心些,万事只要牵扯上了权利银钱总要说不清,卫戟一日在我身边,一日就会有小人在背后中伤,像是卫家……他们若能一直像现在一样对他敬着供着还好,万一有个什么人突然就看不忿呢?”

王慕寒虽素来知道褚绍陵完事思虑的多,却也没想到他竟是想到这里,失笑道:“殿下实在多虑了,卫家如今都是卫战大人说的算,卫战大人对卫大人不可谓不亲厚了,怎么会有这种事呢?”

“我不是说现在,我是说以后。”褚绍陵拿过一张纸钱放进火盆中,淡淡道,“等到卫璟卫瑶他们大了呢?会不会有人后突然觉得……卫戟是辱没了门楣呢?呵呵……除了自己,万万不可指望他人,以后卫家会出什么样的人,我可不知道……像是大行皇帝,当初靠着韦家与凌家当上皇帝,等坐稳龙椅后又觉得凭借着外家上位不光彩,反过来要频频打压,这种事我看多了。”

“我不能让卫家靠着卫戟发家后最后再恩将仇报伤了他的心,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卫家有卫戟的后人。”褚绍陵慢慢道,“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力排众议给襁褓中的卫瑶赐爵位的原因,卫家下一辈中卫瑶身份最为尊贵,这样卫戟在卫家永远说的上话,就是等卫戟百年之后,卫家也会对他一直尊敬着,说起来……我还嫌只有卫瑶一个太少了呢。”

王慕寒明白过来,叹了口气点头道:“殿下真是把什么都替卫大人想到了,如此卫大人不管是在宫中还是在卫府,地位都固若金汤,再不会有人欺辱了他去了。”

褚绍陵轻笑:“我的人,谁能欺辱?”

……

“卫大人……”殿外的小太监忍不住轻声提醒,卫戟在殿外站了好一会儿了,也不进去也不命人通报,这是要做什么?小太监低声问,“卫大人可用奴才进去通报一声?”

卫戟回过神来摇摇头:“不,不必了……”

小太监们耳力不如卫戟听不见殿中褚绍陵和王慕寒的对话,却不想被卫戟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卫戟一时间五味陈杂,褚绍陵在暗处竟是替自己筹划至此么?

里面褚绍陵听见了动静,王慕寒扬声问道:“谁在外面?”

小太监连忙道:“卫国公求见……”

卫戟无法只得进去了,褚绍陵见卫戟眼眶微微发红疑道:“怎么了?”

卫戟摇头:“没,刚才……刚才外面在烧纸钱,灰烬进眼里揉红的。”

褚绍陵凤眸微挑,转头低声道:“孤身子不适,先回碧涛苑休憩片刻,有事就去碧涛苑通报。”

王慕寒和宫人们垂首,褚绍陵带着卫戟回了碧涛苑。

褚绍陵带卫戟进了内室,拉着卫戟坐到榻上来轻声道:“可是昨晚睡得太少了熬的?”

卫戟连忙摇头:“哪里就那么娇贵了?臣并不累。”

褚绍陵淡淡道:“你知道我不喜欢你有事瞒着我,你脸色不对,到底是怎么了?”

卫戟最怕褚绍陵这样放下脸来跟自己说话,生怕褚绍陵动气,只得垂眸将刚才的事说了,说完又哑声道:“殿下万事为臣考虑的周到,臣只恨自己脑子笨,什么都不懂,只会傻傻的让殿下为自己打算却不能替殿下分忧,臣没用……”

褚绍陵失笑:“我当是什么事呢,你倒真能唬我……”褚绍陵心中庆幸,得亏方才王慕寒并没有提起自己要立卫戟为后的事,不然还不得吓死了这傻东西。

褚绍陵揽着卫戟轻声笑:“我不给你打算给谁打算去?再说谁说你没用的?没了你辽凉是怎么打下来的?”

“臣略有蛮力罢了。”卫戟心里又是感激又是愧疚,低声道,“殿下做的那些大事臣都不懂,帮不上忙,还要殿下为臣分心。”

褚绍陵一笑:“替你打算我是乐在其中……罢了,多大的事,是借故跟我撒娇么?”

“臣没有!”卫戟脸上一红,只觉得自己这样说话更像是跟褚绍陵卖乖,垂首不再说话,褚绍陵笑笑:“行了,你想的什么我都明白,这有什么的。”

褚绍陵侧过头故意在卫戟耳畔亲了下:“看我以后对你更好……”

褚绍陵捻了下卫戟烧红了耳垂笑道:“得了,反正也回来了,就着再躺会儿。”

褚绍陵搂着卫戟又是亲又是疼,看着卫戟这张脸褚绍陵自己也疑惑,像自己这样冷心冷情的的人,就会这么这么的喜欢一个人呢?

若说刚开始的时候是为了报前世的恩,或是迷恋被人死心塌地爱慕的感觉,亦或是仅仅看上了这张脸,那这么长时间也该够了,怎么就会越来越停不住,越来越喜欢呢?

褚绍陵轻轻揉着卫戟的后背又想到了前世,卫戟可是毫无指望的喜欢过他十年,原来真的倾慕上一个人,是真的可以为他守住一切,任时光荏苒,只会愈陷愈深。

卫戟还沉浸在自己的小情绪里出不来,卫戟自己苦闷,褚绍陵却只觉得好笑,忍不住调笑道:“你若是真觉得我对你太好了……晚上我早点回来,你好好报答就是。”

卫戟脸一红,犹豫了片刻呐呐道:“是。”

褚绍陵笑出声来:“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答应了?”褚绍陵撑起上身来垂眸看着卫戟轻声道:“让你怎么着都行?都听话?

褚绍陵原本以为卫戟又要不答话了,没想到卫戟竟忍着羞赧点了点头,褚绍陵心里一暖,低头轻吻卫戟的唇,忍不住嗔怪道:“怎么还不天黑呢?”

褚绍陵午时还要去灵前烧纸钱,不然就将卫戟直接拆骨入腹了,褚绍陵在卫戟身上不轻不重的揉了一把,轻笑:“等晚上的……”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八月桂花香、letitia、角頭老大、11606367、雷霆夜深几位姑娘的地雷,么么哒

谢谢支持mua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