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翌日皇帝果然处置了褚绍阮,只是碍于脸面皇帝并没有将褚绍阮诬陷褚绍陵事公诸于众,只说褚绍阮言行无状,不尊兄长,罚俸三年,即日起革了他兵部差事,软禁于汤河行宫思过,无诏不得回皇城。

丽妃教养不善,亦要受罚,即日起褫夺丽妃封号,降为嫔位。

皇帝处置早褚绍陵意料之中,只要褚绍阮未曾触犯皇帝自己利益,皇帝是不会真动他根本,上一世褚绍陵也是将褚绍阮卷进谋逆案中才真正将褚绍阮拉下马,如今还早着呢。

比起褚绍陵淡然来卫戟却少有动了肝火,皇帝身边公公来传话后卫戟一直紧紧抿着嘴唇,双手紧紧攥起,褚绍陵见卫戟脸色发白连忙将人拉到身边来,哄道:“怎么了?说话……”

卫戟只觉得心中有万千业火烧,哑声道:“褚绍阮胆敢谋害嫡皇子,竟然只是软禁,他……”

“你还指望皇帝将他斩了?”褚绍陵让卫戟坐下,揽着他轻轻抚摸着卫戟后背慢慢道,“还记得去年亲耕之事吧?那时虽未彻查,其实也是褚绍阮和甄家联起手来想要要我命,这事儿皇上心里清楚,但后来如何了呢?皇上没有动褚绍阮分毫,只是夺了甄嘉欣吏部尚书位子,比起来这次处置要狠多了,这也是因为当时临溪楼里不少人都看见了,又有太后亲审,皇帝不得不办他,你也想想,皇帝怎么可能会下狠手来惩治褚绍阮呢?”

卫戟看向褚绍陵,并不十分明白,褚绍陵把话说到这份上还不懂,若是别人褚绍陵懒得再理会,但这是卫戟,褚绍陵没有丝毫不耐烦心里倒添怜惜,可怜他卫戟心思单纯,不懂这些事呢。褚绍陵握着卫戟手细细解释:“你看,如今这些皇子中,谁有可能谋得太子之位?”

卫戟想也不想道:“自然是殿下。”

褚绍陵失笑,卫戟头上揉了一把,道:“还有褚绍阮,原本褚绍阳也有些希望,只是皇帝已经将他打发到封地去了,只要我跟褚绍阮没死他就没戏……”

“殿下不可妄言!”卫戟忍不住打断褚绍陵,“殿下自然会千福永寿。”

褚绍陵笑了下接着道:“嗯,如今有希望就是我跟褚绍阮,这时候皇帝若是将褚绍阮斩了或是夺了他天潢贵胄皇子之位,那皇子中,就是你家殿下一人独大了,皇帝不希望看到就是这样。”

“皇帝不只是因为不喜欢我才这样,我自小与他不亲厚,他对我忌惮很深,他怕褚绍阮倒了后我会将他当做对手,哪一j□j宫直接夺了他龙椅。如今我跟褚绍阮分庭抗礼才是他乐见。”褚绍陵冷笑,“不到要命关头他不会舍了褚绍阮,上回是让甄嘉欣顶缸,这次是重惩丽妃,弃卒保车,他且舍不得褚绍阮呢。”

卫戟愣了片刻,半晌道:“那就这么算了么……”

“自然不会。”褚绍陵冷笑,“我都记着呢,哪能就这么轻松放过他……这次虽然只是将褚绍阮软禁,但也够他受了,只要我不松口皇帝就不能轻易让褚绍阮回皇城,软禁没有什么,不能参政才让他着急呢。”

卫戟还是气不过,褚绍陵卫戟头上揉了一把哄道:“这没什么,以后这些事还多着呢,我都不气你不用上心了,这些账我都会记着。行了,平日也看不出你这么大脾气呢?”

卫戟垂首,半晌道:“为人臣者,君忧臣劳,君辱臣死。”

“这是什么话!”褚绍陵斥道,“你倒是忠心,那日事我含糊过去了没有罚你你还厉害了,念了几本《国语》就学了这些话,回去我就跟张立峰去说,你够忠心了,平日要少教你这些东西,小小年纪这么苦大仇深做什么?!”

卫戟抿了下嘴唇没说话,他心里还是很愤懑,他气皇帝偏心,他气褚绍阮胆敢伤褚绍陵,他气自己人微言轻,一点忙都帮不上。

褚绍陵也不愿意摆脸色给卫戟看,转而道:“你刚才说我可能登上太子之位,你愿意让我当皇帝?”

卫戟点了点头:“愿意。”

褚绍陵轻笑,故意逗他:“当了皇帝忙很,没什么功夫再陪你了,还要娶那么些妃子,三宫六院,这你也愿意?”

卫戟愣了下,他自然不希望这样,但卫戟还是点了点头:“愿意,殿下若是不能当上皇帝……不论其他哪位皇子继位,都容不得殿下。”

谁说卫戟什么都不知道呢,只要是关于自己事他都明白很,褚绍陵心里一暖,低声道:“逗你,就算是当上了换皇帝我也不会纳妃,你一个人就够我费心了,哪里还顾得上别人?”

卫戟闻言笑了下,褚绍陵低声道:“半天都沉着脸,一说这个就笑了,我不要别人你就得多操劳一些了,那三宫六院活计你一个人就都做了吧。”说着揽着卫戟将人压榻上就要亲昵,卫戟连忙躲避,小声急道,“天还大亮着,殿下怎么能……”

“天亮着怎么了?”褚绍陵俯下|身来卫戟额上亲了下,手滑下去轻轻抚摸卫戟大腿里侧,手往上走用力揉了一把,卫戟耳畔低声调笑道,“天亮着看才清楚呢……”

卫戟耳朵瞬间烧了起来,又不敢十分推拒,小声求道:“殿下别……王公公他们还外面呢!她们能听见……”

“听见了又怎么了?”褚绍陵轻笑,“晚上时候值夜宫人多,哪次没让人听见?怎么今天又害臊了?你忍着小点声就行了……”

褚绍陵不再听卫戟敷衍,几下扯开了卫戟衣裳……

这次出来皇帝原本计划要汤泉行宫里住上半月,只是祭祀当日就出了这样事,皇帝也没心思再游玩了,只说朝政繁忙,翌日就带着众人回皇城了。

回城当日褚绍陵带着自己人直接回了秦王府,皇帝和太后回宫,当日甄府就向宫里递了折子求见皇帝,皇帝犹豫了半晌后准了。

这次事甄嘉欣是真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如今听闻褚绍阮被留了行宫里,甄嘉欣和甄斌文都慌了手脚,知道皇帝回朝后忙忙来求见,知道原委后甄嘉欣御前痛哭流涕,指天画地痛斥自家女儿糊涂,恨不得以头抢地磕死殿前,甄斌文虽没他父亲那样说唱俱佳也是一脸愧悔,搀扶着老父一个劲儿认错。

皇帝心生不忍,略安慰了几句,甄嘉欣捶胸顿足,只说都是自己教养女儿不善,这才怂恿褚绍阮做出这样事来,说到后甄嘉欣才提到今日来目:哭求皇帝严惩自家,只求让二皇子褚绍阮早日回皇城,不要让皇嗣外受苦。

甄嘉欣心里明白很,不能让褚绍阮外面呆时间长了,时间越长,拥立褚绍阮人就会越少,而这段时间里褚绍陵有足够时间培养自己势力,长此以往褚绍阮就只剩下了个皇子名号,什么都没有了。

甄嘉欣为褚绍阮争了这么多年斗了这么多年不能这时候掉链子,哭求道:“若是有罪,那全是臣罪过,臣奏请皇上罢免臣举家上下所有从仕男子,只求让二皇子早日回朝,二皇子还不及弱冠,只是被下面奴才们怂恿了才犯下大错啊,皇上……”

一旁甄斌文闻言心里一凛,他可不想为了褚绍阮丢了差事。

皇帝也愿意能早点让褚绍阮回来,但想到太后和梓君侯那些人也没法子,只得敷衍道:“爱卿不必如此自责,且回去吧……”

甄嘉欣皇帝那里碰了个软钉子,丽嫔碰就是硬钉子了,她知道自己被降为嫔位后几乎疯了,只是行宫中一直被软禁着不得见皇帝,如今回宫后一直殿外求见,皇帝心里正烦着,对着甄嘉欣他还能勉强说几句客气话,对着丽嫔他实懒得再理会,任凭丽嫔哭闹也不肯见她一面。

丽嫔闹了半日没能跟皇帝求上请,倒是被太后以“无召擅闯承乾宫,干扰国事”为名罚了十板子,如今丽嫔不再是那个执掌凤印丽贵妃了,儿子也不身边,打得骂得,太后都不用再问皇帝,直接教训。

皇帝听了信后也没说什么,行宫那晚事他知道太后心里气还没消,如今只是借题发挥,皇帝不欲惹得太后不,只得当做不知道,事后也没有多问一句,没有去看过丽嫔,太后见皇帝那里没动静索性又以望月宫玉容宫中妃嫔过多为由调了四个贵人去麟趾宫中,昔日宠冠后宫一人独占一宫丽嫔终于也有了伴儿,四个年轻娇艳宫妃整日麟趾宫中闲聊嬉笑,热闹很。

丽嫔宫中顺当了二十年,如今一下子被人从云端打到了泥中,种种不堪可想而知,儿子和皇帝都指望不上后丽嫔自己寝殿中大哭了一场,到底是宫中斗了这么多年,丽嫔很收拾好了情绪,让宫人伺候自己梳妆好,打点私库收拾了不少好东西来去了甄嫔永福宫。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菩提树叶姑娘两颗地雷,感谢雷霆夜深姑娘两颗地雷,感谢212614、黑可茶、小迷糊、vata、茗水沉沉、八眼看人生、雪衣、gangan_、月月猫姑娘地雷,挨个抱抱~~

捂住大脸,今天好像不肥呢,捂脸奔走……

谢谢支持a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