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将老王爷们都送走后皇帝开始着手褚绍阳事,褚绍阳伤养差不多了,皇帝不欲让褚绍阳宫中久住,不放心不说他怕前事闹出来失了脸面,是以刚出了正月皇帝就跟内阁老臣略说了自己意思,内阁大臣们大多都听闻了些关于四皇子风言风语,这会儿心里也有数了。

皇帝意思很明确:不封王,单赐封地,不要赐十分贫瘠地方,但也不能赐北部那样要命军事要地,剩下事让大臣们拟定,梓君侯先将自己摘了出来:“老臣一辈子未曾出过几次皇城,实不知各处封地上情形如何,不敢妄言。”

皇帝很满意梓君侯识趣,点点头:“那凌爱卿就多听听别人罢。”

此事褚绍陵和梓君侯早就上下疏通过了,那日内阁商议了没一个时辰就将封地定下来了:西南平域一带。

这片地本是文帝时雍王封地,只是雍王无子嗣,雍王辞世后文帝就将封地收回了,这处封地距离皇城七百余里,不大不小,虽然不如南方鱼米之地富饶但也不贫瘠苦寒,气候比起皇城还好,正适合褚绍阳去“养病”。

一个年下褚绍阳都没露面,来皇城老王爷们问起来皇帝和太后都说“年前染了风寒,本以为是小病养养就好了,谁知竟愈发厉害了,如今正调养着呢。”

皇帝好歹念着这些年父子情分并没有赶杀绝,将褚绍阳事一手压了下去,对外只说褚绍阳大病之后身子虚弱,皇城气候不利于调养身子,所以千挑万选看中了平域这块宝地让褚绍阳去养病,皇帝舐犊情深,干脆将这片地赐给了褚绍阳,让他安心调养身子。

褚绍陵看着手中书折冷笑,他好父皇什么时候都能将这些龌龊事说这么漂漂亮亮,舐犊情深?褚绍陵随手将书折扔了书案下小竹篓里。

“殿下不高兴么?”褚绍陵自己大书案旁边设了一个小书案,平日里他理事卫戟就那边看兵书或是描红,卫戟看看褚绍陵扔到废篓里书折犹豫道,“殿下不是早就想让四皇子离开皇城么?”

褚绍陵冷笑:“单是离开皇城怎么够?罢了……是我心太急,慢慢来吧。”

褚绍陵随手将书案上一沓子书折推到一边,将张立峰早上给他一封信拿出来,对卫戟道:“别管别人家了,如今你也出宫了,总不好总是我身边,我跟你师父商议了下,还是先将你送到军中去,如今军中有你师父和你大哥脸面,你慢慢升迁起来不会太难。”

卫戟愣了下,张立峰从没跟他提过这事啊?!

褚绍陵心中犹豫是将卫戟送到卫战那边去还是送到张立峰手下去,哪边都很妥当,但真要他选起来还是……

“殿下,臣不去。”

卫戟一句话打断了褚绍陵思路,褚绍陵愣了下,卫戟说不?卫戟还会跟他说不?

卫戟站起身来,垂首道:“臣不想去军中。”

褚绍陵失笑:“你不去军中那想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想读书考科举不成?”科举这条路确实比去军中历练要好,但褚绍陵如今那边还不是很插下手,再说就卫戟这个性子也不适合去翰林院蹉跎。

卫戟摇了摇头:“臣也没想考科举,臣哪儿也不想去。”

褚绍陵轻斥道:“那哪行?!你如今还小,正是该历练历练长些资历时候,这样以后升迁时考评折子上也有写,以后我要抬举你给你加官进爵,总不好说,卫戟,秦王府守卫得当,闻名乡里,这算什么?!”

卫戟摇了摇头:“臣不想加官进爵,臣若是去了军中……臣不放心。”

褚绍陵失笑:“你不放心什么?”

“臣……”卫戟犹豫了下,道,“虽说没事……但万一有个什么意外,臣虽身手不佳,但给殿下挡刀挡枪还是行。”

褚绍陵心里一软,起身讲卫戟拉到里间来一同坐下来,褚绍陵慢慢道:“让你去军中也不是像你大哥似得整日住军中,你每日只需去半日,两三个时辰就好,左右我也是要去上朝,我去上朝,你去军中,等中午一起回来吃饭,下午歇了晌还是如同平日一样,不很好么?”

褚绍陵见卫戟还要说话抢先道:“我知道你不放心我,只是如今褚绍阳都要去封地了,皇城中敢跟我真刀实枪叫板人也没几个了,你怕什么?再说我每日出来进去侍卫随从一堆,如何就那么容易让贼人得手了?”

卫戟想了想还是摇头:“臣看不到殿下,不放心。”

褚绍陵低头卫戟耳畔惩罚似得咬了一口,低声道:“有什么不放心,别说我没事,就真有事你敢给我挡刀挡枪?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不是?上次因为什么打了你了?“

卫戟脸上一红,褚绍陵轻声哄道:“如今城中有谁敢动我?不要命了不成?你放心就好,你……你也动动这脑子,我让你去军中是为了什么?”

卫戟仔细想了想,茫然摇了摇头。

褚绍陵失笑,握着卫戟手慢慢道:“你愿意我身边一直呆着……其实我也想这样,若是什么都不管,将你一辈子困身边没什么不好,只是这样不免太委屈你了,于我将来计划也无益。”

“虽然一直没说过,你大概也能知道我志向,将来有一日大事成,我不能还让你只当个侍卫,你是要……罢了,没到那一步我不愿空口白牙说些什么,但你要明白,你只是个侍卫话……我提拔你难以服众。”褚绍陵放软声音,轻声劝,“倒不是怕将来难办,我本不是性子好人,谁敢质疑杀了就是,到时候免不了一场血案,若是这样也罢了,只是史官笔硬,我杀了眼前人杀不后世之人,我……不能让百年之后人瞎说,说你以色事人,说你是佞幸娈宠。”

褚绍陵看着还是有些懵懂卫戟低声道:“听不懂也没事,你只要听话去军中就好,剩下我会安排,你就算看我苦心经营份上,也该听话了,是不是?”

褚绍陵话说隐晦,卫戟其实并没有听懂什么,只是褚绍陵当时眼中渴望触动了卫戟,卫戟仿佛褚绍陵墨色双眸中看见了他对未来展望,卫戟心有所触,点了点头:“臣听殿下,只是……殿下也要听臣一句,身边再添一倍侍卫,好叫臣安心。”

褚绍陵只得妥协:“罢了,听你。”

卫戟这才堪堪放下心。

褚绍陵本不意身前身后名,只是近日看了些前朝旧事话本心有所感,古来分桃断袖之事不少,当日情形不可考,但传下来都没有几句好话,不单单将那帝王批判昏庸j□j,对帝王宠信人是极污蔑,褚绍陵看着别人事不走心,但一想自己百年之后也会有人这样污蔑卫戟心里就怎么也容忍不了。

至少褚氏血脉还传承之时,褚绍陵不容许卫戟名誉受到丝毫玷污。

褚绍陵不想让后世之人说卫戟是自己娈童,但卫戟如今身份太过低微,自己恩宠又太过,无论谁执笔写史书怕都要将卫戟归到佞幸一流中去,唯一法子就是提拔卫戟身份,让他建功立业。

当一个人有了尊崇身份和不世之功时候,就算是史官也要斟酌,有些事该不该写,该如何写。

褚绍陵以前看南北朝记事时候曾看见过陈朝皇帝陈蒨对韩子高一句话——“人言吾有帝王相,审尔,当册汝为后。”

褚绍陵想陈蒨说这句话时应该是真心,对着一起死人堆里爬出来爱人,陈蒨不是不感动不是不想许他终身,所以才会说,若我当上皇帝,会册封你为皇后。

这是陈蒨对韩蛮子宠爱,亦是一代帝王对爱人承诺,只可惜造化弄人世事无常,陈蒨终于当上了皇帝,册封皇后却成了沈妙容。

是陈文帝不再喜爱韩子高了么?褚绍陵不这么认为,只是陈蒨妥协了,向礼仪向传统妥协了,或是向好不容易挣来皇位妥协了,亦或是向终于安定下来宁静日子妥协了,他也怕一意孤行为人所不为会伤了韩子高吧?天下初定,和爱人过平静日子也许重要一些。

陈文帝一生对韩子高不可谓不够宠爱,宠极爱极,韩子高应该也满足了,于是两人都忘了当初那个承诺。

褚绍陵看完这段野史杂记时候想,他应该会比陈蒨有魄力,有定力,有孤注一掷勇气。

陈文帝有顾忌他几乎都没有,到了那一日,除了卫戟褚绍陵不会有任何顾虑任何牵绊,到时候,褚绍陵想为卫戟做一件简单事:册汝为后。

褚绍陵于政事并没有雄心壮志,但对于这一点却有些执念,卫戟是他爱慕人,就该同他一起坐拥天下,一同接受四夷俯首,百官朝贺,万民拥戴。

现为时尚早,比起早早许下承诺褚绍陵愿意将功夫用实处,褚绍陵看着眼前一心担忧自己安危傻东西心里暖暖,先一步步来吧。

褚绍陵现只是想给卫戟找一个晋升衙门为将来大事做下铺垫,这时褚绍陵还没预料到,卫戟进了军中后如龙归沧海,未来数十年里立下不赏之功,获彪炳千秋之名,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思念姑娘手榴弹,感谢紫幽雪姑娘手榴弹和地雷,感谢自姑娘两个地雷,感谢雷霆夜深、衣落成火、木头人321、王耀阿鲁几位姑娘地雷,挨个抱抱~

上一章擎宇深深姑娘问还有多长时间完结,嗯不到两个月,我会量赶年前完结了,^^嘿嘿这次会努力控制字数不会像佞臣一样爆了哈哈~(捂脸近越写越high呢~~~

谢谢支持a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