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慈安殿中,皇帝亲自给太后倒了茶水,低声叹息道:“都是儿子教子无方,让母后跟着劳心了。”

太后刚才承乾宫里被褚绍阳气头发晕,皇帝当下也不审问褚绍阳了,直接关上门赏了二十廷杖,褚绍阳一开始还求饶喊冤,但到底身娇肉贵,赤铜包金廷杖几下下去就变了调子,打完了二十廷杖褚绍阳早疼晕了过去,皇帝也没让人送回昭阳殿,直接抬到了承乾宫偏殿中。

太后又愤怒又伤心,皇帝先扶着老太后回了慈安殿,喂了两盏茶下去太后脸色才好了些。

“哀家这些年,竟是白疼了这业障……”太后一句话没说完泪先掉了下来,饶是皇帝与太后情分淡薄也红了眼睛,连忙劝道:“皇子们不争气与母后何干?都是儿子平日里疏于管教,竟教养出这样东西出来!朕真是……”

皇帝也是生了一场大气,喝了两口茶喘匀气,接着道:“刚母后并没说清是何事,难不成这业障以前就向外传递过朝政上大事不成?”

太后疲惫倚榻上,叹息道:“哀家虽老了也没糊涂,若是知道他敢插手朝政大事怎么会瞒下来不跟皇帝说?其实是……”太后心里打了个转,改口道,“是他前些日子插手过陵儿房里人事。”

太后轻揉了揉眉心,慢慢道:“陵儿身边有个得宠人,哀家想着如今陵儿还未大婚,不可闹出笑话来,就敲打了陵儿几句,那孩子是懂事,跟哀家再三保证绝不会太过宠爱那人,还答应哀家了等大婚后就撩开手,不会多理会那人,本也不是大事,且陵儿房里这种事,哀家也不好跟皇帝说,当日哀家想着陵儿年纪小面皮薄,特意将人支开了,暖阁里只有哀家跟陵儿两个,说完了也就罢了。”

“谁知道隔日阳儿就写了一封信,将那日暖阁里哀家跟陵儿话一句不漏抄了下来,给陵儿身边那人送了过去,那信……那信纸那笔迹,与今日无异,确实是阳儿那里出来。”

太后不胜唏嘘:“哀家当时知道了就生了一场大气,他手段太过阴毒,挑拨兄长房中事一宗罪,哀家这里埋人手一宗罪,不顾惜兄弟之情又一宗罪!哀家当时就要将阳儿拿来问罪,是陵儿……皇帝知道,陵儿这孩子心慈,对阳儿从小百般疼爱,见哀家动了怒就将所有罪责全揽了过去,说要私下里训诫阳儿几句,让他得着教训就罢了,哀家本不肯,奈何陵儿跟我这又是跪又是求,哀家无法,他这苦主都不要追究了,哀家也不好一定闹阖宫知,就依了他。”

“谁知阳儿这东西不知悔改,现竟是将手伸到内阁去了!”太后想起自己平日那么疼褚绍阳是生气,怒道,“陵儿如今内阁都轻易不敢说一句话,他一个排老四皇子倒是抢到几个哥哥前面去了!是当别人都死了不成?!”

皇帝如今忌讳立储一事,太后说正是他心里为恼火地方,仅从他们抓到事来看,褚绍阳竟是前朝后宫都有人,小小年纪,心竟是这么大!

皇帝丝毫不怀疑太后说话,太后一直对凌皇后留下两个皇子百般维护,向来有十分不是也只说三分,现太后自己都这么说,可见是没冤枉褚绍阳了,皇帝想起今天搜出来那些机密要事心中怒意盛,之前他一直防备着褚绍陵倒是忽略了褚绍阳,同褚绍陵一样,褚绍阳也是凌皇后嫡子,除了褚绍陵,皇子中属他尊贵,若是有一日……有一日褚绍陵下台,说不得褚绍阳就会顶替上褚绍陵位子,接手梓君侯府和靖国公府两股势力,届时皇子中还真找不出一个能和他抗衡。

皇帝多疑,又想起之前褚绍阳与褚绍陵不合事来,当时他只看着褚绍陵错处,却没有想过,是不是褚绍阳人大心大,已经开始谋权了?褚绍陵对褚绍阳向来容忍,连他也会跟褚绍阳起了龃龉,褚绍阳私下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皇帝不能容忍就是皇子们肆意揽权,这次褚绍阳动作犯了他大忌。

“母后……”皇帝犹豫了下道,“老四恣意妄为,朕必须拿出些章法来,不然日后无法再教导那几个大了,阳儿这么小就敢如此,将来那几个大有学有样,这朝政上岂不乱了?”

太后这次少有站了皇帝这一边,态度异常强硬,点头沉声道:“皇帝能这样想是好,只是……好歹顾念着些皇室面子,马上就来到年,老王爷们郡王们也要入京了,这段日子……”

皇帝明白了太后意思,太后要脸面他也要,点头道:“儿子省,如今且将他软禁昭阳殿中养伤吧,等过了年,儿子自有发落。”

太后疲惫点点头:“皇帝思虑周全。”

若不是褚绍阳次次褚绍陵面前挡路太后也不会下狠心,褚绍阳再不好也是凌皇后嫡子,只是阋墙之祸就眼前,褚绍陵身上担着几家子亲贵荣耀,担着自己这些年指望和栽培,万万不可有闪失,太后不得不防范于未然,褚绍阳还没真伤着褚绍陵时候将人打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