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宫中流言纷飞,褚绍陵安然做壁上观。

“殿下……”王慕寒有些不放心,忍不住念叨几句,“奴才担心,万一……这些话皇上听进去了,真对甄嫔肚子里皇子起了立储心思,那怎么办呢?”

褚绍陵轻笑摇头:“他不敢废长立幼。”

不说还有皇帝喜欢褚绍阮,就算没有褚绍阮,已经有这么多成年皇子了,皇帝贸然立幼子为储,那是逼着年长皇子造反呢。

王慕寒稍稍放下心,点了点头,又道:“依着奴才看,且不用这么急着动甄嫔,月份还小,还不知是皇子还是公主呢,若是公主,倒不值得让殿下费这样心思。”

褚绍陵摇摇头:“我不是担心她诞下皇子,宫里已经有这么多皇子了,我还会担心多一个么,甄嫔生不生下这一胎我都不意,其实……我愿意甄嫔能顺利生下皇子来,我要是他们自己内乱。”

王慕寒点头:“老奴懂得,殿下是要丽妃和甄嫔鹬蚌相争,殿下渔翁得利。”

“不然。”褚绍陵轻抚腰间玉佩,轻笑,“公公觉得,如今甄嫔风头愈盛,甄府中人是怎么想?”

王慕寒恍然大悟:“老奴明白了!殿下是要甄嘉欣和甄斌文父子离心呢!”

甄府本来是实打实褚绍阮一派,但自打甄嫔入宫后,利益天平已经开始缓缓倾斜,甄嘉欣是丽妃父亲,他拥立褚绍阮自是没得说,甄斌文就不一样了,褚绍阮上位,他是皇帝舅舅,但若是甄思孩子一朝坐上龙椅,他就是皇帝外公了,谁远谁近很明白。

自从甄思入宫后甄家内斗已经褚绍陵预料之中了,只是他没想到甄思会这么怀上孩子,这无疑大大激化了甄府矛盾,以大局为重,甄府自然还是应该全力支持拥护褚绍阮,但从甄斌文一派私心上讲,妹妹儿子上位就比不得女儿儿子上位来好了。

甄嘉欣膝下只有一子一女,因为亲耕行刺之事甄嘉欣现还闲置家中,如今甄府官职高就是长子甄斌文,要说这个当口甄斌文没有起别心思,褚绍陵怎么也不会信。

皇帝避讳谋害子嗣事,且皇帝后宫中已经几年没有妃嫔怀孕了,这次甄嫔孩子皇帝很看重,所以褚绍陵没有自己插手,只是暗中运作,甄思是丽妃送进宫,如今,且看两位甄娘娘如何斗法吧。

永福宫里罗氏将一件件小衣裳拿出来给甄思看,笑笑:“也不知是皇子还是公主,我这心里实高兴,就都做了些,娘娘看可还好?”

如今甄思受宠,罗氏虽然只是四品恭人,但太后有恩典,特许罗氏可请恩进宫。

没有婆婆许氏罗氏自很多,亲亲热热跟甄思说话,教导初为人母女儿一些杂七杂八小事。

甄思勉强笑了下,强打起精神拿起一件小衣服来,点点头:“很好,都很好,难为母亲了,做这些活计伤眼,母亲不必太费事了。”

“怎么会怕费事呢?”罗氏笑吟吟,“这是娘娘头一位皇子,我这心里开心不行,别说是做这些了,只要是小皇子用得着,要我心我也肯给,娘娘刚得了小皇子还没觉得,等这孩子再大些,娘娘能觉出他您肚子里动了,那时候啊,娘娘也恨不得将命都给了他呢。”

甄思偏过头去,眼泪流了下来,她还等得到这孩子自己肚子里动么?

罗氏见甄思哭了也慌了,忙道:“娘娘怎么了?可是这宫里有什么不顺心么?”

甄思摇摇头,默默垂泪:“母亲,我怕……保不住这孩子。”

“怎么会呢?”罗氏脸色白了,低声劝慰道,“娘娘不可胡思乱想,从太后起,谁不是对娘娘身子万分小心着?如今皇上怜惜娘娘,太后因为小皇子缘故也对娘娘很是看重,这不是很好么?你父亲如今朝中也让人高看一眼呢,这不都是你争气缘故么?”

甄思闻言心里苦,母亲愚钝,根本不知道这里面事,太后如今每日早晚都派太医院院判来为自己请脉,又是赐补药又是赏珍宝,闹得人仰马翻,这哪里是看重她,这是生生捧杀她呢。

甄思本来还有所顾忌,她知道父亲如今家中并做不得主,现跟祖父翻脸没好处,但近日丽妃越发不像话,每日明面上给自己没脸外,还总说些似是而非话,甄思听胆战心惊,生怕丽妃下一刻就会想法子结果了她。

就罗氏来之前,去太后宫里请安时候丽妃还对甄思冷嘲热讽了一番,张口“甄嫔可要当心,如今月份小,正是不稳时候呢”,闭口“甄嫔好手段,怀着身子还能让皇上日日不忘,三日里有两日得去永福宫,侍寝时可得小心些,好不容易怀上了,若是因为承宠又没了可怎么办”。各种腔调不堪入耳,甄思都生生忍下来了。

丽妃宫中斗了半辈子,各种阴私手段不是甄思能想到,甄思每日喝一口茶吃一口饭心里都会忐忑,下一刻是否还有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