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翌日辰时,碧涛苑寝殿中两人还未醒。

因着昨晚事两人睡晚了些,今日又无大事,王慕寒不让宫人进来打扰,两人竟直睡到了辰时二刻。

还是褚绍陵先醒过来,昨晚事褚绍陵自觉有愧,放□段好好哄了卫戟一个时辰,倒是将卫戟感激受不得,恨不得当下就为褚绍陵肝脑涂地了才好。

褚绍陵揉了揉眉心,揽着卫戟肩膀将人往怀里带,梦中卫戟也温和很,顺着褚绍陵意思靠过来,手臂温驯搭了褚绍陵腰上。

褚绍陵挑眉轻笑,卫戟如今已经对他不设防了呢,之前将人骗到床上来费了那样大力气,那时候卫戟是不得不听命,躺床上像是块木头似得,僵硬很,且不管是让他里面睡还是外面睡,都是贴着床边,生怕碰着褚绍陵,又怕抢了褚绍陵被子,如今两人情谊越发深厚,相处起来也自然了很多,卫戟偶然睡迷糊了还会往褚绍陵怀里钻。

晨光中卫戟面容平和,中衣因为刚才动作往上走,露出了腹间一段白皙皮肉,还随着呼吸微微起伏。卫戟就像只毫不设防小兽一般,袒着肚皮睡得沉沉。

褚绍陵轻轻抚摸卫戟红肿眼皮有些心疼,心里忍不住迁怒卫铭,好好日子不过,非要折腾,害卫戟跟着担惊受怕,却全然忘了是自己设圈套。

卫戟被褚绍陵摸有点痒,睁开眼,愣了下:“殿下……几时了?”

“奇了,都是刚醒,你倒问我。”已然是迟了,褚绍陵今日也懒得去前面了,万幸昨日将户部事交代差不多了,下面事自有人处理,褚绍陵翻身轻抚卫戟后背,“饿了么?不饿就再躺会儿,反正也无事。”

卫戟摇了摇头,坐起身来看了看外面,小声道:“还是起来吧,大约已经辰时了,再不起王公公也该来说了,殿下……”

褚绍陵拉着卫戟手将人拖进被子里,道:“小小年纪,比王慕寒还啰嗦,多躺一会儿怎么了……”

卫戟无法,只得蜷被子里陪着褚绍陵,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又说到卫战亲事上,卫戟将家里人打算跟褚绍陵细细说了:“我们府上东边那栋宅子也是不错,本是郑侍郎家产业,如今郑侍郎告老还乡,那宅子一直有意要卖给别人,我母亲意思是就跟他们家买下来,然后直接向东边打通了,那边房子正房不动,别该添添该动动,另原先东边还有一处活水引进来,现一起划到那边去……”

卫戟枕头上比划着:“连着原先小楼一块,这样显得宽敞一些,臣府中家私有限,这些……殿下看看可还行?”

褚绍陵点点头:“已经不错了,馥仪不是骄纵狂妄人,府邸不必过于大了,反倒招人眼,里面修饰精致就好,这也是现成……如今修秦王府那些人我看着就不错,回来我跟内务府说一声,你那边先用修秦王府人。”

卫戟笑了下:“我母亲也是正怕跟内务府人交代不好,如此正好了,多谢殿下。”

褚绍陵轻笑,道:“谢什么,等馥仪和卫战成亲后,咱们可就是亲家了。”

褚绍陵说无心,卫戟听了这句话却愣了,是呢,等大婚之后,两人就是亲家了。

褚绍陵轻轻握住卫戟手,低声道:“你放心,等到了那一日,我定然给你一个让万民信服身份。”

“殿下不可妄语。”卫戟连忙打断褚绍陵,“殿下心意,臣懂得,不必让外人知晓,臣……臣不意那些。”卫戟说是实话,能褚绍陵身边侍奉他已经满足了,再说他也比不得女子娇贵,需要千恩万宠,卫戟对权势金钱都不贪恋,天可怜见能得到褚绍陵真心,卫戟已经没有别奢求了,再者卫戟万事以褚绍陵为重,有损褚绍陵名声事,卫戟是万万不会做。

褚绍陵笑了下没答言,他对卫戟保证向来不怎么算数,答应了也不过是敷衍他哄他罢了,卫戟对身外物并不多看重,这和褚绍陵要大肆恩赐他并不冲突,对卫戟,不管他乎不乎喜欢不喜欢,褚绍陵都会捧到他面前来,卫戟可以不乎不喜欢,但他不能没有。

褚绍陵以前看史书时也曾疑惑过,能当上皇帝人就算不多聪明也不会是个傻子,怎么就会做出烽火戏诸侯,千里送荔枝事来呢?那时褚绍陵心是冷血是冷,连皮带骨都是冷,所以理解不了,为什么有人愿意葬送这锦绣江山来换得佳人一笑,现自己尝过其中滋味才明白,帝王,折了心后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太喜欢一个人了,为他倾一城都怕他还会受委屈,为他颠覆一国都怕他有还不够多。

昨夜卫戟哭嗓子都哑了,一声声恳求褚绍陵,不要对他太好,褚绍陵当时听着卫戟话自己都会疑惑,自己对卫戟很好么?褚绍陵自己没感觉,他只觉得还不够呢。

卫戟一直说自己对褚绍陵没有丝毫寸功,不敢接受褚绍陵这样大恩,听到这话褚绍陵想起了上一世断肠崖上场景。

那时卫戟浑身浴血挡褚绍陵面前,为他保全了一个皇子后尊严。

褚绍陵身边一直不缺为他赴死人,但那些死士都是褚绍陵一步步提拔上来,褚绍陵对他们有大恩,平日里恩赐无数,士为知己者死,这没有什么说,但卫戟不一样,卫戟守褚绍陵身边十年,是毫无指望,单方面付出,他不曾得到过褚绍陵哪怕是一个眼神回应。

漫长岁月中,卫戟是怎么熬过来呢?

这不是褚绍陵用知遇之恩钱财之物换来死士,而是老天对褚绍陵恩赐。

卫戟一直说老天对他好,褚绍陵心里却觉得是自己运气一点,得到了卫戟。

褚绍陵心中思虑纷飞,卫戟肚子突然咕噜响了下,卫戟脸红了,呐呐道:“臣失仪,臣有罪……”

褚绍陵失笑,卫戟头上揉了一把:“知道自己有罪一会儿就多吃些,起来吧。”

褚绍陵一时兴起能晚起,别人就没有这么好命了,丽妃这日早早起了,头一个去太后宫里请安。

这几日丽妃被身边心腹嬷嬷们劝也明白了些,不管心里如何,太后那边是不可弄太难看。

甄思出现让丽妃明白了自己以前有多天真,居然仗着皇帝宠爱对太后一直淡淡敷衍。

丽妃以前想也没错,现实讲,太后是活不过皇帝,将老太后伺候好了又如何呢,再说当年丽妃仗着自己姿色好频频夺凌皇后风头,早就将太后得罪了个实,如今说再好听也无济于事,太后不可能将前事忘重接纳自己,还不如留着那个功夫讨好皇帝,稳住自己恩宠。

但甄思入宫后丽妃渐渐看出来,深处不说,单是表面和睦也是有用。

太后厌恶自己,难道就会喜欢甄思么?这当然不可能,但是甄思勤谨恭顺让太后满意,太后没有刻意刁难过甄思,或者说太后抓不住机会敲打她。

丽妃反思自己,就因为浮躁,让太后抓住过多少把柄。

太后一日康健丽妃就要太后手下受一日制辖,丽妃明白过来,一直跟太后叫板只能是自己吃亏,纵是皇帝对太后母子情分不那么看重,但大面上还是要维护太后。

明白过来后丽妃去慈安殿也勤了,晨昏定省先做好了,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太后品了一口香片,轻笑:“今日你们来倒是早,甄嫔,哀家不是跟你说了么,以后早早睡晚晚起,这早晚来请安啊,有心意就行了,如今你有了身子,还总是这么拘着礼做什么?”

甄思连忙起身,含笑道:“如今月份还小,并不觉得什么。”

太后放下茶盏一笑:“那也得小心些,当初……钦天监人说你命中凤鸾高飞,哀家那时就想,来日你为皇上诞下皇子,才不枉费这么好命数呢。”

甄思脸色一白,勉强笑了下,点头:“臣妾……不敢当。”

太后轻笑:“有什么不敢,来日产下皇子,什么都当得。”

丽妃心里暗恼,太后老了,果然越来越看重皇子了,如今对甄思越发温和,自己当初怀上褚绍阮时候太后可没有这样好脸色呢。

丽妃心里烦躁,没有看见自己下首甄思坐下后手一直紧紧攥着,艳红指甲嵌进了柔嫩掌心。

甄思看着贵妃榻上慈和太后心中冰凉,太后这时候提起凤鸾高飞事,是真心喜欢自己肚子里孩子,还是已经容不得自己了呢……

凤鸾高飞,这是皇后命数,就算没有太后从中作梗,甄思也知道凭着自己家世地位是做不得皇后,自己做不得,又有了这个命数,这不是逼着别人将目光转移到自己肚子上么,若是甄思肚子里孩子得封储位,那甄思早晚也做得皇后。

这个命数是怎么批出来甄思心里明白,但别人不知道,甄思自入宫后一直回避这事,就怕给自己招来祸患,但天不从人愿,自这日慈安宫请安后,宫中关于甄思传言突然炸开了。

先是说起了钦天监当日批命数,后来又传出了皇帝要加封甄思为妃消息,后来竟是传出了皇帝和太后属意立甄思腹中皇子为储。

一时间,流言纷飞。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雷霆夜深妹子地雷,么么哒!~

咳出肺来了t-t,妹子们注意身体!~

谢谢支持a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