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34章

这日并不是椒房贵眷进宫请安的日子,但丽妃实在等不了,只得装病,跟太后请恩说想见家里人,太后不用想也知道丽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还是恩准了。许氏和罗氏接着信连忙换上礼服进宫来了,丽妃看见母亲和大嫂心里稍微有些底气,细细的将这些日的事说了,咬牙道:“母亲看看,思丫头这是想做什么?她进宫来了,虽然跟咱们之前计划的有些出入,但事已如此,我们也只好认了,我只当是自己多了个臂膀,但母亲你看,思丫头可有将我放在眼里?以前还姑母长姑母短的,如今却根本不理会我,她到底要做什么?”许氏也没想到甄思进宫后竟然没有和丽妃抱成团,甄思入宫前她隐隐的就觉出这丫头的性子变了,一开始让她嫁给褚绍陵确实是委屈了她,只是到底没有真的嫁啊,如今入宫了,难不成她还在记恨着?“娘娘且放宽心,想来甄嫔娘娘刚入宫,还有不少不习惯的地方,一时顾全不到也是有的。”许氏慢慢开解丽妃,“甄嫔娘娘年纪小,人情世故上不大明白,说不得,要娘娘受些委屈担待了。”丽妃闻言火气更大了,冷笑道:“她顾全不到?晨昏定省去慈安殿,她每日去的最早走的最晚,平日里有妃嫔去永福宫看她,出来时她恨不得将人一直送到宫门外头去,礼数大着呢!这么有礼有节的,怎么单单对着我这样?”丽妃心里恼怒甄思,连着看罗氏也没有好脸色,道:“之前这孩子一直跟我亲,怎么如今一入宫就跟变了个人似得?难不成是谁背地里跟她说了什么?”丽妃冷笑,“当初让她嫁给褚绍陵,可不是我的主意,你们的好计谋,白白让我费了那么大力,之后竟将人送进宫里来了,这我都忍下了,现在她竟想要跟我对着干,这是想着自立为王了不成?”罗氏早就是一肚子的委屈,一开始要将甄思许给褚绍陵她就不愿意,只是她在夫家一直说不上话,不得不忍,如今到了这一步罗氏心里倒是更有了主心骨,与其指望着根本不将自己和女儿当人看的这个小姑子,不如指望自己女儿呢,如今甄思入宫为嫔,这么得皇帝的喜欢,将来有自己的孩子是早晚的事。谁也不是傻子,甄思的得宠让罗氏和丽妃的哥哥甄斌思心里都有了别的念想,确实,以前他们靠着丽妃得了不少好处,但是妹妹再亲也亲不过女儿,妹妹的儿子,更亲不过女儿的儿子。罗氏面上依旧是低眉顺眼的样子,喏喏道:“从来不敢瞎说什么,甄嫔娘娘……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说起得宠来,宫里宫外谁不知到娘娘是头一份呢,位分高,二皇子又最得皇上喜欢,甄嫔娘娘再如何也越不过娘娘去的。”这话丽妃听着顺耳,平了平气,轻抚鬓边珠翠,慢慢道:“她到底还年轻,真以为凭着她自己就能在这宫中立住脚么?现在不来见我,等到出了事要我救她的时候,最好也别来,该说的我都说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母亲和大嫂一会儿去永福宫一趟吧,把这些厉害关系都跟她说说。”许氏罗氏点头称是。两人出了麟趾宫随着太监又去了永福宫,甄思不见丽妃但还是要见自己祖母和母亲的,偏殿里许氏和罗氏看着身着华服头戴含宝凤钗的甄思规规矩矩行了礼,甄思淡淡的,让宫人将人扶起来,赐了座。许氏看着孙女的样子就知道今天这话不好说,于是先是细细问了甄思今日身子可好等等,又问起在宫里可还习惯,许氏笑笑:“娘娘若是有什么不习惯的,只管找丽妃娘娘,丽妃娘娘是娘娘的亲姑母,自然要照应的。”甄思一笑,道:“多谢祖母挂念,如今本宫很好,太后和善,众位姐姐也肯和本宫说话解闷,倒是没有什么要劳动丽妃娘娘的。”许氏讪讪的,点头:“无事就好,无事就好。”许氏又借着由头明里暗里跟甄思说了半日不要和丽妃交恶的话,奈何甄思就是不接话茬,四两拨千斤的全给挡回来了,许氏好没意思,只好笑道:“娘娘进宫来,定然是想念自己亲娘的,你娘也憋了一肚子的体己话要跟你说呢,我先去外面。”许氏给罗氏使了个眼色,转身去外间候着了。罗氏快半月没见着甄思了,许氏在轮不上她说话,如今内室里只有自己和甄思,看着女儿罗氏眼泪一下子落下来了,又怕哭出声来让外面宫人看见传甄思的闲话,只得死死捂着嘴,半晌低声哽咽道:“全怪娘,护不住你……”甄思禁不住也红了眼眶,转过脸去,半晌哑声道:“不怪娘,我知道,你做不得主。”罗氏死命压抑住悲戚,低声道:“娘娘千万不可逞一时意气,丽妃娘娘……如今正在气头上,如今娘娘在宫中根基未稳,还有不少要仰仗丽妃娘娘帮扶的地方啊。”甄思冷笑,道:“这我当然知道,只是我现在还压不住心里的恨,我……罢了,本宫知道了。”罗氏见甄思有了松动的意思放下心,声音更低,慢慢道:“先要处好丽妃娘娘那边,还有就是……娘娘也要为自己打算,皇上的恩宠不一定永远有,如今皇上正值盛年,娘娘也要抓紧机会才好。”甄思点点头:“本宫知道。”许氏还在外面等着,罗氏不敢久留,说清楚了就跪安了,留下甄思倚在榻上若有所思。议政厅里褚绍陵正在跟户部官员商议今年秋收的事,褚绍阳也在一旁听着,众人商议了半日决定还是先着手今年的秋收税赋,旧账冗杂,这时候查旧账,恐怕等到秋收的时候都没有足够的人手来办事,户部尚书昌东茂慢慢道:“今年是个丰年,南方那边却因着有几处涝灾推脱税赋,但这涝灾有几处,淹田几何,其实都没好好的报上来,这又是打饥荒啊。”这个昌东茂以前是梓君侯的门生,对他褚绍陵还是很放心的,点点头:“说不得,得要派人亲自去看看才好。”昌东茂微微皱眉,派人去看自然是好的,只是派谁去呢?昌东茂轻轻摇头:“身份轻的压不住,性子贪的怕是会让那起儿蛀虫拉拢了过去呢……”褚绍陵轻笑,还没说话褚绍阳先道:“大哥,派我去吧,我定然为大哥将这些杂务查的清清楚楚。”褚绍阳心里有主意,他以为褚绍陵正为这一块烦恼着,自己请命大哥一定会高看自己一眼,随带着缓和两人的关系,再说……这对于褚绍阳来说是个好差事,褚绍阳同褚绍陵不一样,褚绍陵身后有梓君侯和太后母家支持着,要人手有人手,要银子有银子,褚绍阳因为年纪还小的缘故支持者并不多,做很多事都会掣肘,南方,赋税,这两个词都带着油水呢,褚绍阳不想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褚绍陵微微皱眉,褚绍阳怕褚绍陵不答应,又道:“大哥放心就是,如今朝中事那么多,大哥总不好亲去的,有我代大哥跑一趟岂不好?大哥要做什么,查什么,只交代我,我定然一丝不差的代大哥做了,一点岔子都不会出的。”昌东茂心里暗自点头,褚绍阳倒是个不错的人选,只是他前日也听闻了两位嫡皇子不睦的传闻,此时闭嘴不敢插话。褚绍陵还像是犹豫不决似得,半晌才道:“罢了,我确实脱不开身,就让你去吧。”褚绍阳心里得意,看吧,大哥还是得向自己妥协的,这就是嫡亲的好处,褚绍阳面上一副郑重的样子,点头道:“大哥放心,我定然不让大哥失望。”褚绍陵将手中的札子放在书案上,道:“只是,此去少说也要半个月,让卫战跟着去吧,他刚升了轻骥都尉,回来护送银粮也正合适。”褚绍阳心里不愿意让褚绍陵一手提拔起来的人跟自己去,而且卫战还是那个卫戟的亲哥哥,只是这个当口不好拒绝褚绍陵,褚绍阳点头笑:“如此甚好。”褚绍陵和昌东茂又将随行的官员定了下来,写好了折子递上去,只等着皇帝朱批下来就行了,褚绍陵看着褚绍阳眼中掩藏不住的得意心中冷笑,先高兴几天吧。中午的时候褚绍陵将卫战召来,细细交代了这次的事,所幸卫战是个省心的,没用褚绍陵多废话就明白了,点头:“王爷放心,臣定然不辱使命。”对卫战褚绍陵还是很放心的,轻笑:“难为你了,这次回来后……这官位就能再升一升了,一个昭勇将军少不了的。”卫战连忙跪下,沉声道:“为王爷效力,死而后已,不求宏达。”褚绍陵轻笑:“起来吧,你的心意本王知道,还有半个月,你先好好的准备着。”卫战点头,下意识的看了看殿中,褚绍陵一笑:“卫戟今天跟着张立峰去军中了,要晚上才回来,你今天怕是见不着了,不用担心他,卫戟在本王这好得很。”卫战躬身道:“不敢,舍弟能得王爷庇荫,是他的福气。”褚绍陵轻笑,嘱咐了他几句就让卫战跪安了。晚膳前卫戟回来了,先沐浴了才过来给褚绍陵请安,褚绍陵让御膳房多添了一道酱牛肉和一道卤蹄花,酱牛肉瘦肉连着筋,炖的烂烂的,酱香浸在牛肉中,味道很好,卫戟爱吃的不行,正好也饿了,就着酱肉吃了三碗粳米饭,褚绍陵看他吃的香自己也进了不少,轻笑:“吃慢些,难不成中午在军中没吃上饭?”卫戟一笑:“吃了,只是下午一直没停下,张大将军带着我练兵了,排兵布阵果然比纸上说的清楚……”褚绍陵耐心的听着卫戟絮絮的说着军中的事,时不时的问他几句,考校他一番,等两人吃晚饭时已经戌时了,两人都忙了一天,早早的就躺下了。皇城中还有些热,碧涛苑的寝殿里摆了好几盆子冰,内室里凉快又舒适,卫戟累了一天,这会儿缩在蓬松的薄被中舒服的忍不住蹭,褚绍陵看着卫戟的样子轻笑,道:“你去军中,可让我自己在宫里呆了一天。”卫戟抿了下嘴唇,虽然不愿意说,一天没见着褚绍陵他心里也是想的,这会儿看着褚绍陵心里暖暖的,往褚绍陵身边靠了靠,褚绍陵将卫戟揽在怀里亲了下,轻轻的抚摸揉搓卫戟的后背,不带情欲,却让卫戟舒服的骨头都发软,卫戟也试探的轻抚褚绍陵的身体,两人亲昵了好一会儿才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