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三十一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接到圣旨后丽妃顾不上别就要去面圣,可巧皇帝见大臣,丽妃再蠢也不敢这个当口闯进去,只是心里急实坐不住,带着人又去了慈安殿。

慈安殿里太后正念经,听闻是丽妃来了本不欲理会,但想着好歹要接甄思入宫了,这个当口上不好太落丽妃面子,只得让人进来了。

丽妃过了这一会儿已经冷静了许多,规规矩矩给太后请了安,喏喏问起了甄思事,太后淡淡道:“哦,那是你侄女儿命好,哀家看着也满意,宫里也三年没有选妃了,皇帝身边正缺人,这不是正合适么?甄氏一入宫就封了嫔,这也是皇帝对你娘家恩典。”

丽妃强自压下心头怒火,勉强笑了下,道:“太后……臣妾已经是皇上妃子了,思儿比臣妾矮一辈,这……恐怕不妥吧,臣妾自己倒是无妨,但将来让阮儿如何叫人呢?”

太后扫了丽妃一眼,心里冷笑,还真将自己当做个人了,且不说前朝有旧例,就算是没有,不过又纳了一个妾而已,有什么合适不合适?

太后语气越发不耐:“她是后妃,阮儿是皇子,能见着时候本来就不多,愁不到那里去,再说等过两年阮儿出宫建府了,哪里还得见?”

丽妃说一句被太后顶回一句来,偏偏太后每句话都有理有据,反驳不得,丽妃知道这事已经没有转圜余地了,只得说了几句闲话就跪安了。

丽妃窝了一肚子火回了麟趾宫,刚坐下褚绍阮就来了,丽妃知道他肯定也是刚接着信,看着盛怒儿子丽妃疲惫不已,道:“坐吧,母妃刚去了太后那里,这事……没得转圜了,太后明明是要给褚绍陵选王妃,怎么就突然给了皇上!我好不容易将皇上身边那起儿妖精收拾利索了,现又来了个这么年轻貌美,我……”

“现说这些都没用,为何太后听了钦天监话没用动心?”这是褚绍阮精心设计好了圈套,他算计很好,而且每一步都是按着自己计划来,怎么就败了后?!褚绍阮越想越不对,之前都是好好,就是从钦天监那里开始不对,褚绍阮急道,“母妃你好好想想,钦天监人昨日都说了什么?”

丽妃冷静下来仔细回忆,慢慢说了,末了疑道:“钦天监说都是好话,没错啊……”

褚绍阮听完脸色已经白了,他根本就不是这样交代钦天监!

皇帝大病了一场刚刚好,现去跟皇帝说未来秦王妃是凤凰命,皇帝怎么会容忍?

褚绍阮怒极,也顾不得避嫌了,当即传钦天监正史过来,上来就是一巴掌,怒道:“昏了头东西!我之前是如何你交代你?!只让你说有宜男旺夫之相,什么时候让你瞎说什么凤鸾高飞?!胡言乱语,找死不成?!”

钦天监正史也傻眼了,哆哆嗦嗦将褚绍阮命人带给他信从怀里掏了出来,这本是他怕将来事败祸及自身留着证据,此时却正好用上,正史将信递给褚绍阮,颤声道:“二皇子,这些,不是您让下官说么?”

褚绍阮一愣,抄过信纸来一看,白纸黑字——甄氏命中九凤齐飞,有母仪天下之相。

褚绍阮整个人都懵了,这明明是自己字体,只是……自己确实不是这么写啊,褚绍阮只要没疯就不可能写下这些东西来。

正史抖声道:“二皇子说实太过打眼,这命中凤鸾高飞还是下官给改了,这……”

褚绍阮闭了闭眼,他明白了,从头到尾他都被人算计了。

自己精心设计连环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已经被看穿了,不然这换信一事也不会这么顺利,枉他还想趁着褚绍陵不将这事定下来,没想到,没想到……褚绍阮狠狠将信纸撕了个粉碎,褚!绍!陵!

……

千寿行宫里褚绍陵看着听雨送来密报轻笑,可惜了,要不是为了让褚绍阮不设防,他还真想留宫里好好看这一场好戏,褚绍陵将手里信就着香炉里火燃了,看着跳动火苗轻笑,甄思他是听说过,端好颜色,他是没福气享受了,只希望他父皇会喜欢吧。

褚绍陵正跟卫戟下棋,卫戟愣愣看着褚绍陵噙着笑烧东西,问:“宫里有什么好事么?”

“嗯。”褚绍陵轻笑,将信纸全扔进了香炉里,“皇上得了位年轻貌美美人,正开心着呢。”

卫戟没觉得这是什么好事,继续醉心棋盘上,近他喜欢上了下棋,可惜张立峰每日只和他下十盘,到行宫这边来是一盘都没了,好还有褚绍陵陪着。

褚绍陵心不焉想着宫里事,一心两用,手下落子却一点也不慢,他执白卫戟执黑,棋枰上黑子稳扎稳打,防备很紧,白子却散漫很,这一下那一下,毫无章法。

卫戟刚跟褚绍陵下棋时还以为褚绍陵不太通,真下了一盘才知道厉害,褚绍陵善于埋伏,初下子时看上去如弃子一般,等到棋枰上黑白子连成一片时才发现刚才弃子一下子成了卡自己喉咙上刀,一盘散沙渐渐形成合围之势,一子也不浪费,将黑子堵严严实实。

卫戟心里有什么面上都藏不住,惊喜道:“殿下好厉害!把臣吃死死。”卫戟原本以为张立峰下棋就算很厉害了,现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起张立峰步步紧逼来褚绍陵伏笔千里让人拍案叫绝。

褚绍陵凤眼微挑,轻笑:“我什么时候不都是把你吃死死?”

卫戟刚才说话没过脑子,现让褚绍陵这么一说一下子红了脸,褚绍陵撑不住笑出来,也不下了,这盘棋胜负早就定了,继续下去也是一样,褚绍陵起身走到卫戟那边来,指着棋盘一点一点给他讲,卫戟还是有些悟性,排兵布阵虽然没有多少奇巧招数,但却非常稳妥,防备很紧,卫戟是刚学,若是练上几年自己跟他对弈必然也要费一番功夫,褚绍陵细细跟卫戟讲这上面关窍,笑笑:“不错了已经,你才多大呢,已经下很好了。”

卫戟还因为刚才一时口羞赧着,闻言点点头:“谢殿下夸奖。”卫戟盯着棋盘慢慢琢磨褚绍陵刚教给他,褚绍陵怕卫戟太费神,一手将棋盘搅乱,笑道:“下了一个时辰了,歇会儿,行宫东边你还没去过吧?那边有一片桃树林,现估计结了果子了,跟我看看去。”

“真?”卫戟倒是听说河清殿东边有片桃林,他只以为是赏桃花用,没想到真结了桃子,卫戟一听这个心里也高兴,急急跟着褚绍陵从后面抄手游廊上绕了过去,两人也不走大道,画廊中七拐八绕,不多时终于走到桃林那边,正是桃子成熟时候,行宫里果子没人敢摘,碗口大蜜桃结了一树,卫戟眼睛发光,跃跃欲试请示:“殿下,这桃子能摘么?”

褚绍陵轻笑:“谁拦着你了?喜欢吃桃?”

“嗯。”卫戟笑笑点头,“没自己摘过……”卫戟行宫里跟着褚绍陵玩了这些天也早就不那么拘谨了,脱了外裳当做兜子,捡着大红摘,褚绍陵转身叫远处侍卫取水来,回头跟卫戟笑道:“等一会儿洗了咱们就这吃,你……”

褚绍陵哭笑不得,自己去跟侍卫说话功夫,卫戟已经拿了个桃外裳上蹭了蹭咬了一口了,见自己这么说马上愣住了,一口桃肉含嘴里,脸颊上撑起了一个小小包,卫戟就这么愣愣看着褚绍陵,不敢嚼也不敢咽,褚绍陵撑不住笑了,道:“罢了,甜么?”

卫戟嚼了嚼咽了,点头:“甜。”

褚绍陵轻笑,走近拉着卫戟手就着也咬了一口,点点头:“嗯,是挺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