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二十九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凌家女儿不合适?”太后手里拿着一沓名帖,听着皇帝话不可置信,“梓君侯府女儿怎么不合适了?凌云今年十三,正是好年纪,和陵儿也相当,又是老亲,如何就不合适了?”

皇帝安抚笑笑,宽慰道:“这丫头年纪稍微小了些,且去相看嬷嬷回来说她身子有些单薄,看上去不像是好生养,陵儿正妃,自然还是选个有福相才好,娶了正妃后马上就要纳侧妃,母后难不成要陵儿长子由侧妃所出?长子非嫡子例子前朝也有,实非善事啊。”

太后闻言也没了话,又将手中名帖一一看了一遍,半晌叹道:“先是让哀家给挑,哀家看好你又不中意……”

“陵儿婚事,儿子也只能跟母后商议了。”皇帝也知道难过就是太后这一关,慢慢道,“还有不少好女儿,总要给陵儿选个好。”

太后心里早就相中了凌云,别家女儿哪里还能入眼,翻来翻去也拿不定主意,侍立一旁丽妃笑了下,道:“恕臣妾多嘴,既然太后喜欢凌姑娘,何不将这姑娘召进宫里来当面看看?单薄不单薄,到底是嬷嬷们说,咱们谁也没见过,太后亲自掌掌眼岂不好?”

太后虽然厌恶丽妃,但这句话还是说到她心坎里去了,点头道:“丽妃说是,还得是哀家自己看了才好,皇帝……”太后看向皇帝,皇帝心里一阵烦闷,丽妃何必多言,又惹麻烦!

丽妃看出皇帝脸色不佳,只装作不知,接着笑道:“但要是单召这姑娘一人来……恐怕不妥,太后真看中了还好,若是看不中,没得让别人说闲言碎语,对凌姑娘以后说亲也无益,后日就是乞巧节,往年太后也要赏赐各府上千金金剪刀、金丝、银线、锦缎等物,今年太后何不将这名帖上千金们全召进宫来?只说是赏乞巧节东西给她们,再留姑娘们宫中说说话,到时候太后有多少看不了?正好把姑娘们品行举止也全知道了。”

太后连连点头,笑道:“正是,正是,皇帝,就如此吧。”

皇帝无法,丽妃说合情合理,并没有可驳斥地方,只得笑着点头:“既然母后喜欢,那就按着母后意思办。”

皇帝前朝还有政务,不便久坐,说了一会儿话就起身了,丽妃连忙送出来,轻笑:“臣妾娘家昨日送了几支上好山参进来,臣妾想着一会儿炖了鸡汤,晚上送到承乾宫去,皇上批折子前喝可好?”

皇帝因为刚才事心里还烦闷着,看着瞎出主意丽妃自然没好脸色,淡淡道:“不必了,朕没胃口。”

丽妃脸上一僵,只得笑道:“是,臣妾知道了。”

看着圣驾走远丽妃松了口气,但愿褚绍阮计谋有用,不让她白白犯了圣怒。

七巧那日太后果然将女孩儿们都召进宫,慈安殿中热热闹闹聚了十几个年轻女孩,跟女孩子们沾亲后妃们不用人请也早早来了,如今褚绍陵风头正盛,后妃们多半是想搭上褚绍陵这条船。

太后先将凌云叫到了身边细看,凌云颜色极好,穿了一身淡绿撒花对襟宽袖衣,下面配着罗翠纱裙子,手腕上笼着一副水色莹润镯子,颈间带着赤金镶玉项圈,头上没有过多修饰,只鬓间坠了点点珍珠,这一身穿十分不打眼,没有刻意穿金戴银,却件件都是珍宝,衬得人为出挑。

看着小姑娘太后笑合不拢嘴,道:“跟你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看看,长多水灵……”太后心里暗暗叹息,凌云长相是没说,这是这身子确实单薄了些,孱弱有余中气不足,不像是有福。

凌云听着太后夸赞也没有多受宠若惊,含笑垂首:“太后娘娘抬爱了,臣女当不起。”,很是稳重大方,太后心里是惋惜,可惜了,模样性子都配得上褚绍陵。

太后给褚绍陵选妃并不求长相多绝色,只要出身好,相貌过得去,人品性子好,身子再好些就罢了,有着凌皇后例子前面,太后说什么也要给褚绍陵选个身子骨结实些。

太后赐座,将凌云留身边坐着,轻笑:“宫中寂寞,哀家想着到乞巧节了,叫你们来热闹热闹,往年只是哀家赏些东西,你们家里摆上香案祭神似得磕头领恩,终究没意思。”

太后命人将给小姐们准备东西拿出来一一分派了,众人谢赏,太后笑笑又命人赐茶赐果子,让大家不必拘束,太后看着众人心里暗暗品评,凌云不能想了,这个身子骨实不行,撑不住宫中蹉跎,琪珍长公主小女儿看上去倒是康健,只是相貌算不得上佳,辱没褚绍陵了,礼部尚书家长女长得倒是还行,只是举止不够端庄,如何堪当正妃……

太后心里都不大满意,转头看见了坐丽妃下首甄家女儿甄思,太后微微皱眉,甄思长不像丽妃,但也是个美人,肤若凝脂,一头青丝如缎,眉眼间却没有丽妃那种算计,垂首安安静静坐着,身段看上去不错,脸色红润,想来身子也很好,接过奉上来茶时露出纤纤素手,品茶时举止也算端庄,这么看倒是甄思四角俱全,只是……太后心里叹息,可惜了,生甄家,再好也没用。

丽妃看着这一屋子女孩儿们心里也暗暗欣喜,不论别,单就人物而言,谁品评起来也得说是甄思好,丽妃细看甄思一身穿戴,每一样都是丽妃亲自打点,绝对能合太后眼。

该看都看了,太后心里不甚满意,还是笑盈盈挨个赏赐一番,好好送回去了。独有丽妃跟太后请恩想要留甄思宫里住几日,太后心里正烦闷着,没功夫理会她,点点头答应了,丽妃忙拉着甄思谢恩。

丽妃将甄思带到麟趾宫里,拉着她说了会儿体己话,又将太后平日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细细吩咐她了,后轻声笑道:“好孩子,这些女孩儿你属你出挑,放心吧,只要按着姑母说做,太后必然会喜欢你。”

甄思垂首,依旧是默默,丽妃说什么她听着什么,不发一言,丽妃只当是她害臊了,轻笑:“大皇子出城去行宫住着了,先回不来。”正好方便自己动手,丽妃心里暗暗有计较,定要赶褚绍陵回来之前将他亲事定下来。

慈安殿中太后静静看女孩儿们名帖,心里拿不定主意,各个都不错,但也各个都有不合人心意地方,午膳过后皇帝来了,知道太后也不满意凌云身子孱弱后松了一口气,笑道:“儿子也是不放心这一点,好还有那么多女孩儿,母后再选就是。”

太后叹气:“哪个都不好……”

皇帝翻了翻名帖,道:“琪珍长公主女儿不好么?公主和永定侯嫡女,这身世也配得上陵儿了。”

太后摇摇头:“皇帝没看见,长相不好。”琪珍长公主并不是太后所出,太后对这个女儿也没多喜欢,再说永定侯没有实权,帮不上褚绍陵什么,当然这些就不好跟皇帝直说了。

只要太后没相中凌云就好,别皇帝倒是不很意,皇帝忽而想起昨日丽妃私下跟自己说笑,若是裁决不出来不若将女孩儿生辰八字交给钦天监,谁八字好和褚绍陵合就定下谁,这倒是好法子,皇帝笑着跟太后说了,太后正裁决不下,想了想点头:“让钦天监人看看吧,也是,总得给陵儿找一个八字旺。”

麟趾宫那边不过半个时辰就接到了信,丽妃知道了总算放下心,褚绍阮也麟趾宫,闻言松了一口气,笑道:“母妃放心,钦天监那边儿子已经打点妥当,绝出不了事。”

丽妃点点头,似乎已经看到了褚绍陵知道消息后气急败坏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嘲道:“将思丫头给他是便宜他了,我倒是要看看,等到大皇子娶了我们家女儿,梓君侯府还会不会像现这样帮他,呵呵……”

比起宫里热闹来千寿行宫里安静祥和很,七夕这晚褚绍陵命人将行宫摘星楼收拾了出来,七重高台上布置好了一套梨花黄家具,屏风,软榻,八仙桌物,无一不精致,桌上还遵着褚绍陵吩咐摆上了卫戟喜欢各色点心瓜果。

褚绍陵和卫戟用过晚膳过来时候宫人已经收拾好退下了,卫戟看着这里布置这么讲究也知道肯定是褚绍陵早就吩咐下,心里一暖,走到桌前给褚绍陵剥松子,褚绍陵走过来陪着他吃了一会儿,笑笑:“不是让你来吃东西,来……”

褚绍陵拉着卫戟躺到贵妃榻上,轻笑:“看天上。”

此时正是戌时三刻,夜色津透了天空,这天天色很好,星光繁盛,银河自南至北横贯墨蓝色夜空,织成一道璀璨银色亮光,卫戟久没有这样看过夜空了,墨色瞳仁衬着星光熠熠生辉,笑了:“好看,那个是牛郎星,旁边两个是扁担里面孩子。”

褚绍陵点头轻笑:“那边……就是那个,是织女星。”

卫戟点点头,两人这样躺高台上,仿佛自己都被星光包围了似得,不知道是被这壮阔华丽景色蛊惑了还是被眼前人迷住了,难得,卫戟偏过头去主动褚绍陵侧脸上亲了下,小声道:“谢谢殿下。”没有人将小小卫戟当回事,只有褚绍陵,把他当做宝贝一样疼。

褚绍陵轻笑,侧过身子来揽着卫戟亲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