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隔日褚绍陵果然命王慕寒打点好了一应东西,给太后皇帝请安后带着卫戟出宫去了,千寿行宫离着皇城有五十多里地,马车再快也得走上三四个时辰。

已经进了七月,天气有些热了,褚绍陵命人备了两盆冰在车上,见卫戟额上还有些汗意褚绍陵轻笑:“罢了,总归不出去,你把这一身脱脱,等到了地方再穿上一样的。”

出门在外,卫戟穿着一等侍卫的武职正三品锦袍官服,虽是夏日的衣裳也是里外三层,捂的也热,卫戟摇摇头,他上马车上来就很没规矩了,再宽衣算什么样子,大哥在外面晒着还没说什么呢。

褚绍陵支起窗棂来看了看,道:“再忍忍,等到了行宫就凉快了,那边气候好,行宫依山傍水,不会这么燥热。”

卫戟点点头,他心里也早就盼着去呢,褚绍陵说了到了那边就将伺候的人都远远的打了,两人独自在一处,自自在在的玩。

过了一个时辰到了午时,随行的宫女将准备的点心和荤素小吃送了过来,褚绍陵跟卫戟也没下车,只让人将食盒送了进来,褚绍陵打开食盒看了一眼,端出一盘蟹黄酥和一碗糟鹌鹑来,命人给卫战送过去,轻笑:“这一趟你大哥也辛苦了,等到了行宫让他也歇歇。”

卫戟点点头笑笑,宫女没进来,卫戟自己布菜,在马车上坐了一晌午两人都不饿,略用了些就让人拿下去了,吃饱后两人在马车上倚着说话,说着说着都睡着了,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

行宫的官员侍从从早上就等着了,见车队来了连忙迎了出来,按品级站好请安,褚绍陵已经近十年没来,看着行宫庄严的宫门有些恍惚,雕龙匾上的千寿二字已经有些斑驳,褚绍陵还记得这是皇帝当时亲笔题的匾,凤仪祥瑞,千福永寿,是当年还年轻的皇帝给他母后的承诺,不过十年,物是人非。

褚绍陵看着那“千寿”二字出神,王慕寒走近悄声道:“殿下?”

褚绍陵命众人起身,淡淡道:“这匾额有些旧了,撤下来补补金漆吧……”行宫的总管连忙垂称是。

给褚绍陵准备好是“海晏”殿,褚绍陵和卫戟进了寝殿先沐浴换衣裳,卫戟先洗好了出来了,迎面正看卫战在外面,卫戟连忙走近,轻笑:“大哥怎么过来了?殿下还得等一会儿才出来呢。”

卫战将卫戟拉到僻静处,道:“我是来找你的,这个……”

卫战取了一沓银票出来递给卫戟,低声道:“这是父亲前些日子让人捎回来要我交给你的,父亲说他在任上很好,很感念王爷的恩德,让你找个合适的时候把这些银票给王爷。”

卫戟有些为难,但他父亲的话不好不听,只得接了过来,点点头:“我知道了。”

出城前卫战就听闻了皇帝要给褚绍陵选妃的传闻,现在心里全是这事,他本想提点弟弟几句,但看着卫戟这样又不忍心说了,只道:“在殿下跟前好好侍奉,若是……若是有什么委屈的地方,别憋着,跟哥说。”

卫戟一笑:“大哥说笑了,我哪里还有不顺心的地方,殿下……”可怜卫戟还以为这事只有自己和褚绍陵知道,不好意思跟大哥说,只笑了下,“殿下仁厚,不会委屈我。”

卫战心事重重,忌讳着褚绍陵也不敢再说别的,点了点头:“你……自己珍重。”

卫戟又跟卫战聊了一会儿,想了想将怀里的一沓钱取了一半出来,看看周围没人塞给了卫战,轻声道:“大哥自己拿着吧,我那里还有不少银票,我自己添上就好。”上回卫铭孝敬褚绍陵的银票还都在卫戟手里呢,卫戟平日吃穿都在碧涛苑,又没有什么人要孝敬,没有地方用,但卫战就不一样了,刚当上统领,上上下下多少要打点的地方,卫戟见卫战不肯收笑了下,轻声道:“没事,我真的有。”

卫战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心里暗暗感念褚绍陵果然待卫戟不薄,只是转念想起选妃一事,心中又沉重起来。

卫戟没心没肺的回到殿中翻自己的行李,将给了卫战的银票补全,包好了进了里面,褚绍陵刚沐浴好,褚绍陵已经将内侍都遣走了,只剩下了侍卫禁军,卫戟走近伺候着褚绍陵换好衣服,拿出银票来,有些不好意思,道:“殿下……这是,我父亲带回来的,让我给殿下……”

褚绍陵拿过点了点,又塞回卫戟怀里,轻笑:“知道了,自己放好了当零花。”

卫戟不好意思再拿,推拒了一番,直到被褚绍陵亲了才呐呐的没了话,褚绍陵在卫戟头上揉了一把,这傻东西。

褚绍陵转身将窗棂一一支起,卫戟看着外面的湖水笑:“殿下……这湖里有鱼么?臣给殿下钓鱼吃。”

褚绍陵笑笑:“有不少锦鲤,别的鱼不记得有,不过好像是有些虾,怎么钓?”

“虾也能钓,臣小时候钓过。”卫戟跃跃欲试,“比钓鱼还方便。”

难得卫戟有这么好的兴致,褚绍陵命人将钓鱼的一应东西准备出来,两人一起去湖边一处亭子里,褚绍陵给鱼钩穿上饵放下钩子,坐下来看卫戟钓虾。

卫戟去湖边折了几根柳条,一边往下撸叶子一边往亭子里走,褚绍陵看着好笑:“拿这个钓?虾理你么?”

卫戟一笑:“理,理我。”

卫戟将柳枝的叶子去了大半,在给准备好的鱼饵里挑了挑,捡了几块鸡心肉出来,小心的串在柳枝上,拿了个网兜,沿着亭子里的台阶下去,走到邻水的地方蹲下来,将柳枝放进水里。

褚绍陵不放心他离水太近,也走了下来,卫戟转头对褚绍陵笑了下,回过头去专心看着水里。

不多时果然有几只虾一跳一跳的游了过来,凑到鸡肉旁边取食,卫戟左手拿着柳条右手拿着网兜,慢慢的将网兜靠了过去,看准机会往里一罩提起网兜来,几只虾一个没跑,全在网子中乱蹦。

褚绍陵笑了出来:“你倒是聪明,想出这法子来。”

卫戟嘿嘿笑了下:“臣小时候还没进军营那会儿淘气,常跟我奶哥哥,还有管家的孩子逃出来玩,那时候跟他们学的。”

行宫里的湖让宫人们照看的不错,鱼养的好,连带着将这些虾子喂的也不错,个头都不小,褚绍陵挽起袖子来,将抓着的虾倒进竹篓里,笑道:“不钓鱼了,我也跟你钓虾,晚上咱们就吃这个。”

卫戟连忙又去折了柳枝来,褚绍陵也不嫌腌臜,下手取了还沾着血的鸡心来串到柳条上,垂下枝条跟卫戟一起守着。

两人专心钓虾,不到一个时辰就钓了一竹篓,卫戟小时候钓虾的时候哪里钓上来过这么多,个头也没有这样大,兴奋的两眼亮晶晶的,褚绍陵看着他开心心里自然也舒畅,兴致很好,想了想道:“分一半让膳食房的人做蒸饺,剩下的咱们晚上烤着吃。”

卫戟果然也高兴,点头:“臣再去要些牛羊肉,一起烤。”

哪里用得着卫戟去,褚绍陵吩咐下去,膳食房的人连忙将烤东西的一应用具都准备了出来,连着各色调料,收拾了一大桌子,褚绍陵让人将东西摆在了湖心亭上,也不用宫人伺候,自己烤了来吃。

虾早就让人收拾了,去了腥筋洗干净,再拿酱料腌渍了,虾肉里浸透了酱料香,摊在铁网上烤的时候“兹兹”直响,香味浓郁勾人食欲。

亭子也没有别人,两人直接下手剥虾,都沾了一手的虾油,本就是刚逮的活虾,再配上宫中秘制的调料,味道格外鲜美,两人中午是在马车上随意吃的,这会儿都饿了,竟将半篓子的虾吃了个干净,最后又喝了膳食房准备的粳米粥才算吃饱。

晚上吃了这些不好早睡,褚绍陵和卫戟洗净了手沿着湖上修的回廊散步,慢慢消食,悠闲自在的很,卫戟在褚绍陵面前从来就没这么放开的玩过,褚绍陵满意的很,哄他:“喜欢这里?”

卫戟点头笑:“没有别人……挺好。”

趁着夜色,侍从又跟的远,褚绍陵揽过卫戟亲了下,轻声承诺:“早晚有一天,我让你再宫里也能这么自在。”

卫戟脸瞬间红了,不安的看了看周围,褚绍陵轻笑,大大方方的拉着卫戟的手接着溜达。

两人在行宫过的逍遥,却不知宫中慈安殿里此时已经闹翻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