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从承乾宫出来后褚绍阮去了麟趾宫,许氏和罗氏已经走了,内殿中丽妃一个人倚在榻上默默出神,听见宫人的通传丽妃愣了下,抬头正看见褚绍阮进来,脸上像是有些火气似的。

褚绍阮也知道自己母亲沉不住气的性子,不欲将今日承乾宫的事跟丽妃说,随意道:“外祖母和舅母还好?”

褚绍阮不说还好,这么一说丽妃心里更是难受,这事不能不跟褚绍阮商议,丽妃缓缓的将许氏刚才的话跟褚绍阮说了,褚绍阮一听心里也动了怒,怎么能将甄思聘给褚绍陵!

褚绍阮跟甄思年岁相当,虽然一直没在明出说过但甄家和丽妃以前都动过心思,丽妃一是为了让自己娘家辅佐褚绍阮更尽心竭力,二是为了提携自己娘家,若是褚绍阮一朝成为太子,甄思不就是太子妃了么?如此相得益彰的事众人都是满意的,心里也早有默契,只是皇子的婚事都是皇上皇后看准了才好,丽妃自己说不上话,一直没提出来,如今为了搅黄了褚绍陵与凌家女儿的婚事,更不能提了。

这些褚绍阮心里也有数,原本他对甄思也没有多大的心思,但是自己不喜欢是一回事,让给褚绍陵又是另一回事了,褚绍阮心里不免起了夺妻之恨,连着早上的事汇在一处,恨道:“褚绍陵!别让他再栽到我手里!上次失手了,等我再看好了机会,定要他尸骨无存!”

提起上次的事来丽妃头更疼,道:“罢了,先不说这些,思丫头是好,只是如今你外祖家已然失势,娶了她也无用,你的婚事母亲心里有数,定不会委屈了你,先不说这些了,如今你外祖将这事托给了我,我正愁如何跟你父皇说呢!”

娶了甄思对自己无益褚绍阮也明白,只是心里这口气不好咽下去,道:“失势了又如何,大不了我娶她做侧妃!”

“阮儿!”丽妃本来就心烦,被褚绍阮闹得心里更乱,“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这些还不是全为了你?!若有一日大事成,你想要什么还没有?”

褚绍阮深深叹了口气,强自压下心头怒火,半晌道:“儿子知错了,外祖母是如何跟母妃说的,母亲细细跟我说一遍。”

丽妃见儿子脸色如常,心里稍稍欣慰,褚绍阮还是能担大事的,丽妃拉着褚绍阮坐下来,轻叹一声:“你外祖的意思,皇后没了,大皇子的婚事自然是要按着皇上的意思来,你父皇并不乐见大皇子跟梓君侯府越走越近,比起凌家来,娶你外祖家的女儿更能让你父皇放心。”

丽妃轻抚鬓间金凤含宝步摇,冷笑:“凌家不过是自作聪明罢了,别说这桩婚事成不了,就是成了,他们家那样教养出来的女儿有几个男人会喜欢?凌皇后就是个例子,不知道得个教训,还是将女儿当菩萨养呢!”每每提起凌皇后来丽妃都忍不住嘲讽几句,接着道,“皇上那里有我去说,只是最不好办的就是……”

褚绍阮闭了闭眼:“太后。”

丽妃点头:“正是,幸好太后母家并没有合适年纪的女儿,不是已经大了嫁人的就是还不足十岁的,不然老太后定然也会动心思,只是太后与梓君侯府亲厚,必然要跟咱们唱反调,如今最难办的就是这里。”

提起太后来丽妃心里还是怯的,自她入宫后被太后敲打过多次,一点好处都沾不上,想起要跟太后争这事丽妃心里愁的很。

褚绍阮想了想一笑:“母妃不用忧虑,这个我倒是有法子。”

晚间丽妃果然向皇上说起这事来,丽妃没有蠢到直接提起,只是装作不经意跟皇帝笑道:“今早我母亲和大嫂来了,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我母亲如今没有别的事愁,只是对儿女的事急的很,催我求皇上给阮儿早早的娶妃呢,说不然娶个侧妃也好,老人家急着让想要皇上抱孙儿呢。”

皇上不甚在意一笑:“老夫人倒是心急。”

丽妃皇上倒了杯茶,双手奉上,修护得当的双手如同水葱一般,指甲上细细用金粉凤仙描了芍药花,精致非凡,皇上接过茶握着丽妃的手轻轻撵弄,丽妃面上一红,柔声笑:“不怪我母亲心急,年纪大了的,都爱操心这个,阮儿还小些,大皇子居长,那必然更有人惦念呢,臣妾近日总听诰命夫人们提起梓君侯府家的女儿如何如何好,臣妾想来,老人家的心思都差不多,梓君侯必然也在操心着想要抱曾外孙呢!”

皇帝闻言果然面色淡了些,道:“是么,你们女人家闺阁里的话,朕倒是没听说过。”

“皇上每日要操心的朝政大事那么多,哪里能知道这些呢。”丽妃轻笑,“说起来臣妾也要赞一声,梓君侯教养女儿就是精心,特特的将伺候过皇后的嬷嬷们请去给他们家的女儿做教引嬷嬷,夫人们跟我说起来好一阵称赞,都笑说梓君侯莫不是还想养出一位皇后来不成?”

皇帝放开丽妃的手,脸色沉下来,淡淡道:“梓君侯倒是有心啊……”

丽妃看出皇帝心里已经不自在了,心里窃喜面上惊恐:“皇上……臣妾,臣妾刚瞎说了一番,不知道哪里说错了让皇上不高兴了……”

皇帝一笑:“无事,朕只是想到……确是该给陵儿相看个好女儿了。”

丽妃轻笑:“眼前不就是现成的?梓君侯府的事,怕是大皇子心里也有数呢,大皇子心里必然是喜欢的。”

皇帝淡淡一笑:“婚事上都是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使是天家也如是,这些倒是顾不上陵儿自己心里喜欢不喜欢了。”

丽妃听出皇帝的言下之意,知道目的已经达到,也不再刻意提醒,皇帝多疑,多说一句都会惹他多心,丽妃点到即止,又说起别的事来岔开了。

同一时刻的碧涛苑里褚绍陵正举着灯盏细细看卫戟嘴里,卫戟坐在榻上将嘴张的大大的,含糊道:“殿下……臣那里还肿么?”

褚绍陵放下灯给卫戟揉了揉微酸的脸颊,轻笑:“不肿了,比昨日又好了不少,估计明天就好了。”

卫戟今天牙不太疼了人也有精神了,笑了笑,想起褚绍陵说要带他去千寿行宫的事来,试探道:“殿下,那什么时候能去行宫呢?臣……今天跟王公公打听了下,王公公说千寿行宫是殿下最喜欢的一处行宫了。”卫戟倒不是想去行宫享受,只是本能的想要去接近褚绍陵喜欢的地方。

到底是少年心性,卫戟如今在褚绍陵跟前不再似以前拘谨,偶尔也会这样不经意的撒娇了,褚绍陵奖励的在卫戟额上亲了下,轻笑:“后天就去,等你好利索了。”

卫戟闻言连忙道:“臣已经好了!”

褚绍陵轻笑:“你好没好得是我说的算,知道么,再敢嘴硬看我……”

“殿下!”王慕寒走进寝殿内室来,在屏风后轻声道,“听雨有事要禀告殿下。”

褚绍陵在卫戟头上揉了一把:“困了就先睡,我去一下。”

褚绍陵披上袍子出来,王慕寒连忙走近,低声说了一番:“听雨听的真真的,让我紧着些告诉殿下,殿下早做打算才是。”

“算盘打的倒是好。”褚绍陵冷笑,“我知道了,不用做打算,由着他们闹,我看戏就是。”

王慕寒得到信后心里急的冒火,没想到主子却不是很上心,褚绍陵向来是个有主意的,王慕寒也不敢多言,只得退下了。

褚绍陵心里已经有了计较,犹自好笑,甄家这次真是了狠了,以前那样宝贵的女儿也敢送到他手里来,不怕被自己生吞活剥了么?

褚绍陵转身进里间,卫戟正呆呆的躺在榻上摸额上被自己亲过地方,褚绍陵每每看着他那幼犬一般的样子心里就会柔软下来,再多的算计又如何呢,自己殿中,总有这么个人在等着,只是这么看着卫戟,多少烦扰就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