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卫戟迷迷糊糊的回了一趟家得了一场病,心里不免有些心虚,果然回来后就被褚绍陵教训了一顿,卫戟正是长个子的时候,病一场就要少长一些,卫戟自己不在乎褚绍陵却在意的紧,每日给他用的补品更多了。

祸不单行,卫戟回宫没几天又开始长牙,卫戟到了年纪,嘴里最后面的两颗牙开始长了,不知是位置不对还是如何,挤的旁边的牙跟着疼,饶是卫戟不娇气也被折腾了个够呛,每日吃饭都成了事。

褚绍陵托着卫戟的下巴对着光仔细看,长牙那里的肉都是红肿的,那一对牙才长出不到一半来,这什么时候是个头?

卫戟看着一桌子的饭菜愁,褚绍陵看着他的样子也没了食欲,道:“都撤了吧,换些汤粥上来,嘱咐下去,这几日不必准备这些了,米粥熬浓一些,里多放些肉糜,菜蔬。”

宫女答应着将桌上的杯碟一一撤下,卫戟看着一桌子的菜连忙道:“不用撤,殿下吃吧,臣喝粥就好,臣……臣就是喜欢喝粥。”

侍立在一旁王慕寒忍不住笑出声来,卫戟有些不好意思,呐呐道:“粥……就是挺好喝的。”

褚绍陵也撑不住笑了:“罢了,全当护养肠胃了。”

两人喝了几碗粥就罢了,从卫戟病了回来就一直喝粥,早就腻了,沐浴后两人上了塌,褚绍陵叫人取了一盒冰片薄荷来,自己用手沾了些,道:“张嘴。”

卫戟老老实实张开嘴,让褚绍陵给他在红肿的地方涂了些药粉,肿胀的位置马上清凉的好多,褚绍陵微微眯起眼看了看,道:“这也不能治根,总得长出来才能好。”

涂了药后卫戟闭上嘴,揉了揉微酸的脸颊笑了下,含糊不清道:“没事,臣不疼。”

“不疼才有鬼。”褚绍陵心疼的在卫戟头上揉了一把,他的小侍卫怎么总是受罪呢,“别说话,一会儿药化了,这药也不能多用,吃了伤胃。”

卫戟闭着嘴点点头,盘着腿看着褚绍陵,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来,不能说话,拉过褚绍陵的手来写道:殿下的印呢?取出来了吗?

褚绍陵摊着手看他写字,轻笑:“你回家的头一天就找出来了,御花园里的太监清理残荷的时候在清波湖里捞出来的。”

卫戟愣愣的,他眼睁睁的看着褚绍陵把那大印放到书房的暗格里的啊?怎么又跑到湖里去了?

褚绍陵一笑:“前面闹了那么一出,我总不能自己再拿出来吧,御花园的太监捞出来,查不出来是谁扔的,这样最好。”

皇帝已然怀疑了褚绍阳,自然会以为这是褚绍阳为了脱罪扔的,褚绍阳不知道褚绍陵私下这些事,现在更是极力想跟褚绍陵解释清楚,褚绍陵自己倒是清清白白的没人怀疑。

卫戟想不明白,褚绍陵更不愿意他懂这些,笑笑岔开话题:“都过去的事了,我正要嘱咐你,给你的这个链子平日里藏好了,懂不懂?”

卫戟点点头,在褚绍陵手上郑重写下保证:殿下放心,臣一直藏的非常好。

藏的好个屁!褚绍陵看着卫戟忠诚坚定的眼神心里哭笑不得,真藏好了就没有前面那一场病了,褚绍陵不欲多言,姜夫人那里他让王慕寒点到为止的告诫了几句,再往深里说就不好了,虽然褚绍陵很想给那个女人一个永远的教训,但怎么说也是卫戟的亲娘,褚绍陵没法下手,他投鼠忌器。

不过小惩大诫还是需要的,至少近期他不会再让卫戟回卫府了,他也要姜夫人尝到忧心卫戟又见不着的滋味,让她试一下是不是挖心掏肺。

说到项链卫戟忍不住将链子从里衣里扯了出来,灯火下坠子上的宝石熠熠光,卫戟爱惜的摸了摸,这是殿下的印呢,卫戟平日带着身上,时时刻刻能感受得到,仿佛心口被盖上了褚绍陵的印一般,卫戟心里暖暖的,一笔一划在褚绍陵手心里写:这是殿下给臣盖上的印。

卫戟说的忠心,这话在褚绍陵看来却多了层别的意思,卫戟现在只穿着里衣,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眼中尽是赤诚,温润的指尖还在自己手心里轻轻滑动,褚绍陵闭了闭眼,若不是卫戟,他一定确定这是在勾引自己,而且已经成功了。

褚绍陵轻轻的俯身将卫戟压在身下,在卫戟耳畔轻声道:“这不算是我给你盖的印,想要盖上我的印,得用另一个法子……”

卫戟虽然听不懂褚绍陵在说什么还是有些害臊了,褚绍陵的手不住的在卫戟身上揉搓,褚绍陵刚说了不让他说话,他一直闭着嘴不敢出声,心里却翻了天。

卫戟已经十五岁了,年轻的身体健全,被褚绍陵揽在怀里的时候渐渐的也会热,亲昵的时候也会战栗,卫戟十二岁就随卫战去了军中,十四岁进宫,中间一直没在卫府住过几日,姜夫人也没给他安排房里人,这些他还都不懂,最近年岁渐长,跟褚绍陵睡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有些动情了。

这会儿被褚绍陵又宠又疼的爱抚了半日,耳边还一直响着褚绍陵温柔又羞人的话,卫戟身体渐渐起了反应。

褚绍陵犹自不知,轻吻着卫戟的胸口,压抑的轻笑:“再饶你一年,等到你十六的时候,我就真的给你盖上个印,让你知道……”褚绍陵手下一顿,现了卫戟的变化。

褚绍陵微微抬起身来看向下面,卫戟的脸一下子红了,扯过被子就要遮住,褚绍陵一手挡下了,凤眼微挑:“害什么臊,我看看……”

褚绍陵的话卫戟不敢不听,直直的躺在床上不敢动弹,脸臊的通红,两人同床共枕已经几个月了,卫戟这还是头一次这样,褚绍陵越心软,卫戟的第一次,他想给卫戟留个舒服的回忆。

褚绍陵动作越温柔,轻轻亲吻着卫戟的额头和脸颊,手下不停,滑到卫戟的衣服里面,一路向下……

卫戟身子猛地一震,眼睛睁大,下意识就要挣扎,殿下怎么能碰自己哪里?!褚绍陵轻笑,宠溺的在卫戟眉心亲了下,哄道:“别动,听话……”

阵阵快|感自褚绍陵修长的手指传到卫戟的四肢百骸,卫戟身上出了一层汗,像是一只脱了水的鱼一般,死死咬着唇,明明很舒服却又很害怕,还是忍不住抱着在施虐的人,想要祈求褚绍陵放了他。

褚绍陵看着卫戟被咬红的唇皱起眉,轻斥:“送开,一会儿咬破了……”褚绍陵以为卫戟是太害臊了,放柔声音:“舒服就叫出来,就咱们两个人,不怕……”

卫戟费力的咽了下口水,喘息愈急促,犹豫了半晌哑声道:“臣,能说话了么……殿下,臣,臣难受……”卫戟的声音中已经带了一丝哭腔,褚绍陵这才想起来涂药的时候是自己不让他说话的,顿时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心疼,这傻东西……褚绍陵手下越温柔,轻声道:“能,我喜欢听你出声,舒服么?”

卫戟闻言脸色又红了一层,说不出难堪的话来,褚绍陵也不急,一遍遍的问他,最后终于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

卫戟脱力一般瘫在榻上,褚绍陵知道他难为情,要了水来就将宫人打了出去,亲自拧了帕子给卫戟擦身上,又搂着卫戟好好安慰了一番,温柔的陪着他的小爱人度过了成年后的头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