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卫府中姜夫人守在儿子床前,心里又难受又担心,卫戟昨晚烧了一夜,他这次病的尤其重,身上竟出疹子来,姜夫人心疼的受不得,在卫戟床边守了一夜。

卫老太太得了信也过来了,愁道:“这是怎么了?我的心肝啊,喝了药也不管用,别是沾染上什么了?”

“不知道呢。”姜夫人站起来扶着卫老太太坐下,轻声道,“春天里,怕是扑上什么花儿粉儿的了,太医也说不清楚,我给他将身子擦了一遍,也不见好,烧倒是退了些,摸着不那么热了。”

卫老太太着急,走到塌前在卫戟头上摸了摸,又凑近了看看的疹子,也说不好是怎么回事,道:“再换个大夫吧,不然让战儿回来,他现在也说得上话了,让他去请个得用的太医回来……”

姜夫人垂眸道:“军里管的严,轻易不好传消息的,再看看吧。”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管家来了,说宫里有话说,姜夫人心里一沉,走出里间,问道:“怎么了?”

管家躬身道:“请安折子递上去了,宫里碧涛苑,就是咱们七少爷当值的那个宫苑,里面的管事公公说王爷知道了,体恤少爷,派了太医院的章太医来看,说话就到。”

姜夫人心里一慌,道:“你去说,不敢劳烦太医,还是请回吧。”

管家一愣,道:“太太,这恐怕不合适啊……太医这就到了,再请回去哪行?”

卫老太太在里面听见了一言半语,扶着丫鬟们出来道:“说什么呢?刚还愁没有个好太医,这不是来了么?这章太医我是知道的,太医院的院判,以前专管请皇后娘娘脉的,医术极好,轻易请不动,快准备下诊金,封的好看点。”

姜夫人只得点头:“是,只是我怕……劳动人家太医。”

管家笑笑:“这马上就要到了,已然劳动了。”

姜夫人心里乱的很,点头:“是,也是……”,说着紧紧攥着帕子进了里间。

不多时章太医到了,章太医伺候了两朝天子,如今已经七十有二了,鹤童颜,并不见老态,卫老太太先寒暄了几句,章太医笑笑:“老封君客气了,先让我看看卫大人吧。”

卫老太太让管家领着老太医进里面,老太医细细诊了脉,出来轻声问道:“卫大人近日可是吃了些什么平日不吃的东西?”

伺候卫戟的丫鬟想了想摇头道:“没有,少爷回来吃的用的都跟平时无异。”

章太医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卫大人从小到大可是对什么不受?像是这个月份里,什么花,什么草,或是皮毛一类,又或是牛羊肉之类?”

姜夫人脸色一白,还没来得及答话卫老太太先道:“这孩子别的还好,只是吃了杏仁不受,这家里都知道的,从来不让他碰到,再说这孩子小时候就是吃了杏仁也只是热,并不曾长疹子啊。”

章太医笑笑:“老封君有所不知,人若是与何物相克,沾染一些和沾染多了病症并不一样,卫大人这个病症,怕是不慎服用了杏仁。”

卫老太太听了大怒,急道:“给我把那些厨子都叫来,这几天谁管着他的吃食呢?!”

宅门里的事章太医不欲多言,只道:“老封君安心,这病看着吓人却没有大碍,我开出方子来,用上两天药也就好了,只是饮食上万万要小心些,这些天也需忌口,羊肉酒水这些东西是不能用了,每日喝些白粥就好。”

听说不碍事卫老太太才放心些,点头:“辛苦太医了。”

章太医出来写了药方,又嘱咐了些小心的话就走了,姜夫人命人好生送了出来,心里惴惴不安。

宫里褚绍陵从议政厅里出来后王慕寒迎上去将章太医写好的脉案送上来了,褚绍陵细细看了,剑眉微蹙,饮食不洁,沾染了东西……这是怎么了?

卫戟不能吃杏仁的事褚绍陵也是知道的,就因为这个平时的点心小心了又小心,怕出差错碧涛苑里的小厨房里根本就没有杏仁了,褚绍陵自己都会小心,没可能卫戟长大的卫府会出这种岔子。

褚绍陵万事先往最坏处想,是有人蓄意害卫戟?是丽妃还是褚绍阳?

不对,要是那些人出手就不可能是杏仁了,鹤顶红断肠散都是轻的,自己的人看的严,他们也没有下手的空子,况且不是身边的人也不会知道卫戟不受杏仁,不是自己得罪的人那就是卫府的人……

褚绍陵查过,卫铭现下并没有通房小妾,不会有东西风之争,卫戟性子和软,宅门里面应该也得罪不到谁,那还能是谁?!

褚绍陵慢慢的往碧涛苑走,在脑中将能想到的人一层层的筛过,王慕寒在后面跟着,小心的看着主子的脸色,轻声道:“王爷不用过于忧虑,章太医不也说了么,这病不打紧的。”

褚绍陵轻轻摇了摇头,且不说卫戟伤着一点他都不能忍,只是这次杏仁,下次呢?褚绍陵不能放任卫戟身边有这么个隐藏的危险。

所以说褚绍陵最烦卫戟休沐,所有会脱离控制的事都让褚绍陵无法容忍,要不是怕伤了卫戟他真想把卫戟永远困在身边!

褚绍陵性子凉薄,重生后更是对很多事都有可无不可,心中轻易不起波澜,几次动怒都是因为卫戟,卫戟就是有这种能力,即使不在身边也能轻易左右自己的情绪。

若不是怕给卫戟招眼褚绍陵甚至想现在就出宫一趟去卫府一趟,亲眼看看卫戟到底是怎么了,褚绍陵心里有些后悔,那日心软做什么,让他回去就罢了,何必准他在家里过夜呢。

王慕寒看出来褚绍陵心里有火,端了一杯茶过来,试探道:“王爷……卫大人身子底子好,又正是这个年纪,想要好起来还不快么,等卫大人好了自然就回宫了。”

褚绍陵轻轻摇头:“我是担心有人……罢了,他在卫府未必是好事。”

王慕寒愣了下,道:“卫大人得王爷器重,想来卫府的人也是感念的,怎么会不好呢。”王慕寒看着褚绍陵的脸色,轻声劝道,“王爷,不是老奴多嘴,卫大人既然得了王爷的恩宠,日后定然……定然会遭些难处的,王爷不可能时时事事都在卫大人身边,自当放宽心才好,卫大人虽然年纪小,但奴才冷眼看着,卫大人也是个有血性、性子硬的人,只是脾气好不大显,这样的人,受不了大委屈的。”

褚绍陵合上茶盏,这些他自然知道,所以他才给了卫戟自己的私印,倒不全是为了哄卫戟高兴,褚绍陵就是怕有什么急事自己又不在他身边的时候,那印能护的卫戟一二……

褚绍陵心下一动,那条链子……

褚绍陵心中冷笑,道:“公公出宫一趟,替本王看看卫戟,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王慕寒愣了,失笑:“老奴还能比章太医厉害?哪里看的出来呢?”

褚绍陵轻笑:“未必,你按着本王吩咐的去说几句话,恐怕比章太医的方子还快呢。”

当日王慕寒带着几个小太监出宫去了卫府,府中一听说是宫里大皇子的总领太监来了慌了神,卫铭和卫战都不在,卫戟还躺在床上,卫老太太连忙叫了家里的几个爷们儿出来迎着,王慕寒客气的很,笑道:“不敢不敢,咱家就是来看看卫大人的,卫大人病了,王爷担心的很,不敢劳动府上人,咱家看一眼,也好回去交差。”

众人见王慕寒并不坐也不敢强着,连忙领到了里面,王慕寒看着卫戟脸上的斑斑红疹唏嘘道:“这是怎么说的……哎呦,卫大人受罪了。”

卫老太太刚亲自给卫戟喂了药,起身跟王慕寒寒暄了几句,王慕寒凑近看了看,轻声道:“卫大人还睡着?”

卫老太太摇摇头:“刚醒了一会儿,吃了药又睡下了,辛苦公公跑这一趟,等他醒了就让他回去给王爷磕头谢恩。”

“不敢,咱家也是替王爷来看看。”王慕寒人老成精,扫了内室一眼,看着脸色苍白的姜夫人心里有了大概,慢慢道,“老夫人不知道,王爷最是个惜才爱才的,府里两位卫大人都是王爷以后要倚重的人,哪里能不担心呢。”

王慕寒看着姜夫人的脸色,轻声道:“王爷还说,若是卫大人还不好,那王爷只能自己来看看了……”

姜夫人闻言身子微微的晃了一下。

卫老太太连忙道:“不敢不敢,折死他了。”

王慕寒轻笑:“老夫人客气了,王爷的恩德,咱们也只有谢恩的理,天色不早了,咱家不多留,再晚就回不了宫了。”

众人送出来,王慕寒辞谢了半日走了。

一日里大皇子派了两拨人来看,恩威并施,姜夫人只得让卫戟的病好了,第二日卫戟就不再热,第四日身上的疹子消了下去,七日后卫戟的病彻底好了,康健依旧,当日就回了碧涛苑。

这场褚绍陵与姜夫人之间的暗暗博弈卫戟无从知晓,只以为自己是误吃了什么才耽误了这些时日,褚绍陵自然什么都不会跟他说,姜夫人的心思褚绍陵全都明白,他也知道姜夫人在担心什么,只是有些话他现在说了也没用,他会让姜夫人放下心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