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丢了印的事很快在宫中传开了,褚绍阳有口难辩,褚绍陵根本不见他,褚绍阳正想着如何才能让大哥相信自己原谅自己的时候,皇帝召见了他。

皇帝好面子,最忌讳宫人的传言,早起吃了药后刚舒坦了一点,丽妃在一旁侍奉,将宫里的闲言当笑话讲给了皇帝听,丽妃还记恨着巫蛊一事上褚绍阳给自己传假消息的事,不免添油加醋一番,皇帝当即气的变了脸色,褚绍阳他知道的,被褚绍陵宠的没了样子,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来!

褚绍陵对褚绍阳宠爱有加深入人心,皇帝倒是没怀疑是两人起了嫌隙,只以为是褚绍阳骄纵,连朝政的事都敢这么任意妄为!

让皇帝这么生气自然不只是因为褚绍阳闹了笑话,他更忌讳褚绍阳的性子,听听外面都是这么说的?就因为碧涛苑的宫人没将大印给他,他竟然就敢自己抢了来,褚绍阳今年不过十五岁就敢这样,要是等他再大些,岂不是连自己的玉玺也敢抢了?!

病中的皇帝对这种事有着过分的敏感,将褚绍阳叫来没了什么好话,不容褚绍阳辩解半句,狠狠训了一顿,最后淡淡道:“性子浮躁,不堪大任,跟你三哥一起,回诲信院接着听听太傅们的教导吧,朝政的事你且不用插手了。”

皇帝已经将话说死了,褚绍阳憋了一肚子的怨气也没法说出来,只得谢恩回了诲信院,自此参政的皇子只剩下了褚绍陵和褚绍阮,褚绍阮自己心里虚,虽然这几次的事好像都是他们自己犯的错,但褚绍阮还是隐隐觉得,这都是褚绍陵动的手。

甄家要缓过来还需要时间,褚绍阮不得不收敛锋芒,万事都要问褚绍陵的意思,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前朝的天平开始缓缓倾斜了。

褚绍陵迅将褚绍阳这些天提拔起来的人清理干净,心中痛快不少,晚间褚绍陵沐浴之后倚在榻上看话本等卫戟,王慕寒走近呈上来一个锦盒,笑道:“这是王爷要的东西,遵着王爷的意思,用的最好的料子,找的手艺最好的老工匠,奴才眼拙看不懂,王爷看看合心不合心。”

褚绍陵接过锦盒打开将东西取出来细看,轻笑:“不错,跟我想的一样,找的工匠能放心么?”

王慕寒连忙答应着:“这个王爷只管放心。”

褚绍陵点头:“不错,给那师傅一百两的赏银,公公自己也去领十两。”

王慕寒连忙谢恩不迭。

说话间卫戟也洗好了,换了衣裳走了进来,王慕寒连忙退下了,褚绍陵将手里的东西藏在怀里,迎上来道:“说了多少次了,头擦干了再出来……”

卫戟闻言拿着布帛擦的更用劲,褚绍陵看不下去将人拉过来亲自给他擦,擦的半干了再将头顺好,轻笑:“好好的头就知道糟践……”

卫戟不甚在意,一笑:“臣头好不好都一样,对了……”卫戟抿了下嘴唇,带了些讨好的神色,“明日……是臣休沐的日子,臣能回家一趟么?”

褚绍陵在卫戟额头上亲了下,道:“自然。”

褚绍陵从怀里将给卫戟的东西拿了出来,笑道:“让人给你做了件东西,你看看喜不喜欢。”

卫戟一看愣了,褚绍陵手里拿着的是个纯金打的镂空雕花的四个字——褚绍陵印。

字的大小与褚绍陵的私印一样,正面雕着龙纹嵌着宝石,精美非凡,背面却是干干净净平平整整的,褚绍陵一笑道:“这面我没让人雕东西,一是怕你戴着的时候硌着,二是……用这反面沾上印泥,可当做我的亲王大印一样用。”

卫戟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哑然道:“殿下,臣不敢带着这么重要的东西……”

褚绍陵拿过一条金链来穿好给卫戟戴在脖子上,印章不大不小,金色的印章印在卫戟白色的中衣上很好看,褚绍陵满意的笑笑:“挺好,怎么就不配了,以后没准就用得着,就算用不着……我的心意,你懂得就好。”

卫戟心里暖暖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住的摩挲胸前的印章,难得的,主动的靠近些抱住了褚绍陵,低声道:“臣懂得。”

褚绍陵享受着小爱人难得的主动,心里受用不已,想到卫戟刚才的请求,颇为大方道:“想家了就多住一天,明天休沐后天再回来就行。”

卫戟果然欣喜不已:“谢殿下恩典,臣……臣后天早些回来。”

褚绍陵轻笑:“早点回来就想哄我?你后天晚上回来也行,不过得让我占点儿别的便宜……”

褚绍陵声音低下来,一边宠溺的亲吻着卫戟一边呢喃哄道:“别害怕,我就是……让我亲会儿,后天才回来,想不想我?”

卫戟脸红了,最近两人在榻上褚绍陵越来越……卫戟其实并不讨厌褚绍陵的亲昵,心底有个隐秘的地方也暗暗的喜欢,想到要两天后才能再看见眼前的人卫戟心里不舍得,红着脸回道:“想……”

褚绍陵笑笑,又亲昵了好一会儿才揽着人闭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