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卫戟当时是真不懂,朝中权贵表面光鲜下的暗潮汹涌离他很近又很遥远,这场变动始于天启十四年,大皇子褚绍陵代皇帝亲耕的路上,卫戟因此还落了一道伤,伤口在卫戟年轻的身体上迅长好了,他转眼就忘了。

这场行刺让他记住的就是回宫后,吏部尚书甄嘉欣上表称人老体衰,告老了,而比甄嘉欣还大一岁的梓君侯却顶替了这个重要的位置,卫戟当时听说了还困惑了一会儿,不过褚绍陵要封王的消息迅让他忘了这些不相干的事,未及冠就封王,这在褚王朝是少有的荣耀。

皇帝的说法是陵儿大了,这次亲耕处乱不惊,遇到这么大的事还没耽误亲耕礼,着实不易,陵儿居嫡居长,封王早两年也没有什么,正好给弟弟们做个榜样。

皇帝说这些话的时候正是在三月十五的家宴上,皇帝身子还没大好,脸色苍白着,说话声音都比平时低了很多,太后听了这话笑的慈爱,点头道:“很是,陵儿如今愈长进,封王不过是早晚的事,不用拘着这一年两年的。”

褚绍陵起身推辞了半晌还是谢恩了,褚绍陵给皇帝敬酒,笑容淡淡的,行刺一案已经被揭过,甄家虽然是元气大伤,但没有动了丽妃和褚绍阮分毫,皇帝舍不得动这两人,那只得给自己一份无上的荣耀作为补偿。

席上几位皇子纷纷起身给褚绍陵敬酒恭喜,各个笑的真心,但心里作何感想就没人知道了,褚绍陵享受着弟弟们言不由衷的恭贺轻笑,一次不行就等到第二次,他能等,褚绍陵放下酒杯落座,看过这一桌子的人心里冷笑,当年伤害过他母后的,伤害过他的人,一个一个来,谁也跑不掉。

钦天监很快将封王的日子定了下来,三月二十八,大吉,皇帝亲拟了封号“秦”,礼部遵着太后的意思,大办特办,整个皇城都跟着热闹了一天,晚间的时候按着太后的意思还要大摆筵席,褚绍陵以皇帝身子不适,不宜受劳累为由辞谢了,早早的回了碧涛苑。

折腾了一天,褚绍陵和卫戟都有些累了,王慕寒喜盈盈的跑前跑后的给褚绍陵换了家常的衣裳,宫女伺候着将褚绍陵头上的五龙金冠摘了下来,褚绍陵拿过看了一眼轻笑,不甚在意的扔到了一旁的托盘上。

这天碧涛苑的晚膳比平日里丰盛许多,王慕寒领着一众宫女太监给褚绍陵磕头贺喜,褚绍陵笑笑打赏了碧涛苑里的宫人两个月的月钱,王慕寒知道卫戟在,褚绍陵不喜欢他们在一旁侍奉,颇为识趣的带着宫人下去了。

卫戟今天也跟着褚绍陵累了一天,见人下去了褚绍陵笑笑将人拉到身边来一起坐下,卫戟从听说了他封王的消息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比褚绍陵本人还开心,褚绍陵笑笑在卫戟头上揉了一把,轻笑道:“别傻乐了,吃饭。”

卫戟一笑拿过碗吃饭,褚绍陵给他夹了块鱼肉,道:“内务府已经开始着手选址修建秦王府了,图纸也拿来了,一会儿吃完饭你看看。”

卫戟将鱼肉吃了,愣了下道:“臣并不懂得修建事宜,怕是帮不了王爷。”

“傻东西!我是让你看看喜欢不喜欢。”褚绍陵轻笑,“王府一年半载的修不起来,哪里有不顺心的随时让他们改就好,以后咱们要住多少年的,总得合心意吧。”

卫戟咽下一口饭,抿了下嘴唇,慢慢道:“王爷喜欢的……臣就喜欢。”

褚绍陵笑笑吃饭,不多时两人用好,褚绍陵又逼着卫戟吃了一碗燕窝粥,卫戟正是长个子抽条的时候,瘦的不像话,褚绍陵怕他吃的跟不上,总要哄他多吃一些,用完后褚绍陵带着卫戟回了寝殿。

褚绍陵将内务府奉上来的图纸给卫戟看,慢慢说给卫戟听:“从这里引了一处活水进来,我让人将池子扩建了一倍,池子中间建了一处阁子,等到夏天的时候咱们在这歇晌就好,这边他们本来说要栽芭蕉,我全让换成了竹子……”

卫戟不太看得懂,他没有什么挑剔的,褚绍陵说什么都是点头,褚绍陵轻笑:“你倒是好答应,我这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让他们收拾出来让你住的也舒服。”

卫戟愣了下,想了想低声道:“王爷……等出宫后,臣还跟王爷住在一起么?”

“这是什么话?”褚绍陵失笑,“你不跟着我还能去哪?难不成我进了府邸你还留在碧涛苑里?到时候这里就不是我的了,过不了几年不知道又分给谁住了。”

卫戟犹豫了下,道:“臣听人说,但凡皇子封王之后,都会大婚……”

褚绍陵放下图纸,他算是明白了这几天卫戟在无人处默默出神是为了什么了。

褚绍陵看着卫戟心里忍不住心疼,这一个人,要自己如何对他他才能完全安心?

卫戟从来不争不抢,褚绍陵给的他谢恩,褚绍陵没有给的他从来不会张口要,褚绍陵明白,卫戟已经习惯了毫无指望的仰望和付出,他对自己再好他也没期盼过什么。

卫戟笑了下,低声道:“臣没有别的意思,王爷现在前途正好,臣……”卫戟嗓子莫名哑了,说不出话来了。

卫戟不是个聪明人,但他对褚绍陵的事有着特有的敏感,这些天褚绍陵风光无限,背地里不少人都暗暗的在猜测亲王妃的人选,宫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聊传不到褚绍陵耳朵里,但能卫戟都能听到。

他甚至已经给自己找好了退路,褚绍陵若是大婚他就做回他的三等侍卫,每日在外面侍卫守护就好,他不愿意看见褚绍陵跟王妃在一起。

但他又舍不得真的离开褚绍陵,能每日远远的看一眼他也知足。

褚绍陵没说什么,只是拉过卫戟来,重新摊开图纸,拿过一直笔来勾勾画画的继续给他讲:“这边我让人修了个小校场,回来给你练刀练棍时用……”

卫戟抬头惊异的看着褚绍陵,褚绍陵笑了下,接着道:“小校场的细图还没出来,等内务府呈上来你看看有没有不合心意的地方,小校场离着寝殿远了些,你练完功夫回去换衣服沐浴都不方便,我让人在这里……”

褚绍陵在一处空地上画了个圈,道:“给你建了座小楼,不单你用着方便,这里傍着池水,看风景也是不错。”

卫戟偏过头去,眼眶蓦然红了。

褚绍陵提笔在正殿的位置上写下“画戟殿”三个字,轻声道:“这是咱们正殿的名字,戟儿,你懂我的意思了么?”

褚绍陵揽着卫戟让他正对自己,在他额头上宠溺的亲了下,沉声道:“我说过不会娶亲,是真心的,我只要你,别每日想东想西的,你难受我看着也心疼。”

褚绍陵搂着卫戟在他顶上亲了下亲,道:“不管是秦王还是日后别的什么,只要有我褚绍陵的地方,正殿里必然有你的位置。”

卫戟紧紧咬着嘴唇,眼泪倾然而下,褚绍陵笑笑,温柔的亲吻安慰他没有安全感的小爱人,其实不是卫戟在依附他,而是他渴望着卫戟,在这个冰冷的宫中他可以放心汲取温暖的人,只有这么一个。

褚绍陵看着自己改过的图纸,不管是奢华的碧涛苑还是庄严的秦王殿,有卫戟的地方才是家。

——轮回决·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