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所谓亲耕,不过是褚绍陵扶着耒,将准备好的一小片地耕了一遍,周围鼓乐伴奏,礼官吟诵。

褚绍陵耕过后百官还要耕,褚绍陵站在高台上看着,等百官耕完众人一起举行祭祀,以祈今年风调雨顺,年丰岁稔。

祭祀后众人回行宫,天已经晚了,回城来不及,要在行宫里住一晚上,褚绍陵守着礼没有住进正殿,而是跟着卫戟一起宿在了偏殿的暖阁里。

白天闹了那么一场褚绍陵心里还记挂着,晚上歇下来在榻上抱着卫戟又哄了一番,褚绍陵自己倚着软枕,揽着卫戟让他躺在自己胸口,有一下没一下的抚弄着卫戟的顶,慢慢道:“伤口还疼不疼?”

卫戟摇头,打了个哈欠:“臣不疼了,明天咱们就走吗?”

“嗯。”褚绍陵估计现在大理寺已经炸了,送来的十几个刺客不明不白的就死了,是个人就会怀疑是甄家杀人灭口,敢在大理寺中动手,甄府这次是说不清了,不知道现在麟趾宫的那两位在做什么,褚绍陵闭上眼思量着明日的事,卫戟抬起头来看褚绍陵,小声道:“殿下……”

褚绍陵睁开眼:“嗯?”

卫戟犹豫了下,道:“臣饿了。”

褚绍陵撑不住笑了,将床帐拉下来,叫人送了些点心进来,因着卫戟的伤要忌口,褚绍陵晚上并没有传膳,只是命人送了些粥过来,褚绍陵自己还好,卫戟正是长个子的时候,单是吃粥哪里吃得饱,不过才一个时辰就饿了。

褚绍陵命人挑了几样卫戟爱吃的荤素点心上来,也没下榻,摆了个炕桌让卫戟吃,卫戟胃口大,就着茶水吃了两盘点心,褚绍陵看他吃的香甜也跟着用了些,不多时撤了点心两人净手,卫戟不再趴在褚绍陵身上,自己在一边的枕头上躺好,想了想道:“明天就回宫了……明早臣能不能起早一些,跟卫统领说一会儿话?不会耽误大哥的差事的。”

褚绍陵心里一动,他有意无意的隔开卫戟和卫战,看来卫戟是感觉出来了。

卫戟年纪还小,一直在宫中任职,会想念家里人是人之常情,但褚绍陵已经不是一次的阻碍卫戟跟卫府的人接触了。褚绍陵一直打着怕卫戟回家再被卫铭打的幌子将人留在宫里,但实际上,褚绍陵从心里就是不喜欢卫戟心里还记挂着别人。

这种担忧显然是多余的,褚绍陵自己也明白,在卫戟心里不会有人比自己更重要,卫戟再呆也一定分得清亲人和爱人的区别,但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褚绍陵下意识还是会去和不存在的敌人争抢,想要侵占卫戟全部的时间和心思。

如果褚绍陵现在已经可以为所欲为的话,他甚至怀疑自己会将宫中所有不相干的人轰出去,将内城改建成卫戟喜欢的样子,然后倾举国之力,将最好的东西全送到卫戟面前来,最后,将卫戟永远的困在自己为他建造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人能动的了他,也没有任何人会来和自己争抢他。

前世的噩梦变成了褚绍陵心中的一只猛兽,时不时的会叫嚣一番,褚绍陵要用很大很大的定力来控制住它,至少在自己还不能为所欲为的时候要控制住它。

卫戟自然是不会知道褚绍陵这些心思的,他在这方面愚钝的很,只是凭着近似于小动物的直觉觉察到了一点。

褚绍陵看向卫戟,故作轻松道:“起早能有多长时间,再说你还带着伤,不能缺觉,想要跟你大哥说话不容易么,明天我将马车让出来,你们兄弟有什么话好好聊。”既然不能真的将卫戟与他家中的人隔开,不如顺水推舟做个好人,还能让卫戟觉得自己体贴大度。

果然卫戟瞬间心里温暖不已,蹭近一些,慢慢的抱住褚绍陵一只胳膊,笑了下:“不敢,殿下不如准臣明天骑马,臣在外面跟大哥说话一样的。”

褚绍陵侧过身子来给卫戟盖好被子,道:“刚好一点就又招我教训你,一月之内别想骑马了,崩了伤口怎么办?明日我本来就想骑马,进城时多少人看着,总坐在马车上算是怎么回事,听话……”

褚绍陵将手轻轻的搭在卫戟额头上,卫戟闭上眼,老实睡了。

翌日回城,褚绍陵果然将马车留给了兄弟二人。

卫战心里多少个疑团,如今见了弟弟却不知道该怎么问。

卫戟看见卫战心里挺高兴,他和大哥都是从小就进了近卫营有了差事,兄弟俩休沐时间不容易撞在一起,见一面难得很,卫戟小时候学的招式都是卫战手把手教的,兄弟二人感情很好,卫战虽然话不多但对卫戟很温和,虽然偶尔也会严厉的训斥几句犯了错的小卫戟,但那疼爱不是假的,比起冷漠的父亲来,沉默温柔的卫战更给了卫戟父亲的感觉,现在卫戟也不小了,但对卫战还是有些依赖的。

卫戟从年后就没再见过卫战,昨天兵荒马乱的也没能说上话,现在好不容易能跟大哥这么亲热的聊天还是很开心的,念念叨叨的说了半日,卫战默默的听着,眉头越锁越紧,半晌道:“年前……你是怎么就升了三等侍卫?”

卫戟茫然的看着卫战,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卫战审视的看着卫戟,卫戟墨色眸子澄澈,抬头看着卫戟,他没撒谎,他是真的不知道。

那日他休沐回碧涛苑,还没进宫门就看见褚绍陵撑着伞在雪中站着,好像是在赏雪,自己当时避不开只得过去请安,没想到褚绍陵问了问他的名字,就升他做贴身侍卫了。

这事卫戟后来也觉得奇怪,思量了很久后觉得一定是那日殿下赏雪开心,顺便提拔了自己一下,卫戟暗暗窃喜自己的好运气。

卫戟虽然不太聪明但也知道自己和殿下的事是不好让别人知道的,卫战若是真的逼问他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所幸卫战也避讳着,又带着些少年的矜持,没有真的问出来。

卫战的模样跟卫戟很像,但眉眼要更深邃一些,看上去比卫戟稳重很。

自己弟弟自己知道,卫戟的资质勉强算是上等,褚绍陵就是再求贤若渴也不会礼贤下士到这个份上,从年前自己受梓君侯提拔为骁骑营统领卫战就一直不明白,大皇子的恩宠不是那么好受的,卫战心里一直疑惑着,但一直没能抽出空来跟卫戟好好聊一聊,昨日看见他和褚绍陵的种种,卫战心里冒出了个不敢想的念头。

大皇子这样恩惠他们卫家,难道是因为对卫戟……

卫战强迫自己忘掉这些,但心里还是担忧,且不说这事传出来好听不好听,褚绍陵不是个好性子的人,当主公还好,若是当……那个,就自己弟弟懵懂的性子,万一什么时候惹恼了褚绍陵该怎么办?伴君如伴虎,卫战担心自己弟弟会不明不白的获罪。

卫战从来没想过要借弟弟平步青云,若是能换大皇子放过卫戟,让卫战现在就罢官回家也行,但显然褚绍陵不可能会这么做,天家的恩泽,向来只能谢恩,躲不过的。

卫戟没心没肺的跟卫战打听骁骑营的事,神情间居然有些向往,卫战敷衍着他,沉默了半晌道:“老七……平时有点眼色,不要和殿下太……亲密了,多尽侍卫的本分,懂吗?平时更不要讨赏赐,等到……就好了。”只要不犯大错,等到褚绍陵厌烦的那一天,想来会给弟弟一个好退路的。

卫戟闻言愣了,卫战吩咐的显然跟褚绍陵教训他的话背道而驰,卫戟下意识觉得大哥是在说昨日的事,褚绍陵给的教训太深刻,卫戟摇了摇头:“我……我听殿下的。”

昨日的事卫戟回去自己也想了很多,褚绍陵的那句“今天伤着的要是我”触动了卫戟,将心比心,卫戟深觉褚绍陵的话有理,褚绍陵话对卫戟来说就是真理,他颇为好心的用褚绍陵哄骗他的话来安慰卫战:“大哥放心,只要听殿下的就好,别的不用多想。”

卫战震惊的看着卫戟,他的弟弟的心怎么就这么宽?

卫戟完全不知道大哥的担忧,盘腿坐在马车上,左臂绑的好好的,怀里抱着个点心匣子,慢慢的,按着点心的花色挨个吃了一个,吃到一个蝴蝶卷觉得味道不错,就将所有的蝴蝶卷放在了一起,他递给卫战一个,剩下的不舍得再吃,想着褚绍陵一会儿要是饿了可以吃一些。

卫战接过点心吃了,眉头还是紧锁着,卫战一直不能理解,以后漫长的岁月里,他一直默默的担心着弟弟的前途,一开始是担心褚绍陵喜欢卫戟,后来又开始担心褚绍陵不再喜爱卫戟,他一直担忧着,直到很多年后,他卫家成为皇城中举足轻重的大族,卫戟位极人臣,褚绍陵连卫戟两个襁褓中的儿子都封了侯,更是用了无数人的鲜血将两人间的阻碍全部除去。

那时卫战才明白过来,一路走来的每一步褚绍陵都在默默的为卫戟铺路,褚绍陵就像耐心教导孩童学步的长辈一样,扶着卫戟的手,让他的傻弟弟懵懵懂懂,又稳稳当当的追随着褚绍陵的脚步走到了世间的最高处,直到那时候卫战才卸下所有的不安,彻底的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