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转眼过了年到了十五,历年正月十五皇族的家宴都会大办,今年亦是如此,封地上的老王爷们也来了,宫里一时热闹非凡。

进了正月褚绍陵就不用再去诲信院了,每日除了早起给太后请安,再去内阁听一个时辰的政事再没了旁的事,闲下来不过是逗逗卫戟。

从那日将卫戟留在寝殿睡了一晚后,卫戟再也没能回过自己的小屋。

褚绍陵一开始是哄卫戟,说他那小屋子阴冷潮湿,又没有熏笼,只烧一个炭盆子,不暖和灰尘还大,不利于养伤,卫戟被说的无法只得留下,伤好的差不多后卫戟提起想回去住,褚绍陵应付着,拖着没答应,说多了褚绍陵总有办法让他闭嘴,用褚绍陵最喜欢的方式。

后来卫戟再提起要回去时褚绍陵就会笑着问他是不是又想要自己亲他了,每每如此卫戟都红了脸不敢再说。

卫戟刚住进来时总是不自在,寝殿里都是宫女,这些跟自己差不多岁数的女官姐姐如同伺候褚绍陵一般伺候自己,让他说不出的别扭,束手束脚的。

再后来卫戟巡逻时路过前面自己屋子,赫然现那间屋子已经给别的侍卫大哥住了。

如今褚绍陵寝殿里多了个小柜子,放的都是卫戟的东西,书房里褚绍陵书案下添了张小书案,是卫戟每日温习张立峰给他讲的兵法的地方,不知不觉,卫戟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请”进了碧涛苑正殿。

十五这日正是卫戟当值,他先是领着侍卫们各处巡逻了一圈,查了一遍腰牌后找王慕寒核对了当值的人,卫戟做这些事向来是一丝不苟的,挨个核实了一遍后将名册交还给王慕寒,依旧恭敬着:“麻烦公公了。”

“不敢不敢,卫大人辛苦。”王慕寒笑笑,他如今是真心挺喜欢卫戟,原本看着褚绍陵宠他的架势,王慕寒还以为这半大孩子没几日就要恃宠生娇作威作福起来,但没想到这么多天下来,卫戟依旧跟从前一样,该他做的事一样不落,卫戟话少,一般不主动跟谁说话,但交代起事情来,不管是对职位比他高的还是低的,言语都很客气。王慕寒暗暗服气,殿下看重的人,自然是不一样的。

卫戟今天的巡查完事了,转身回偏殿的书房,昨日看《风后八阵》有几处没弄明白,趁着这会儿正好可以研读一下。

卫戟坐在自己小书案前静静的看书,看了一会儿听见外面有人通报四皇子来了,卫戟连忙起身,还没走出来,正和褚绍阳撞了个对脸。

卫戟连忙行礼,道:“四皇子安好,殿下去前面听政,还没有回来。”今日外面格外冷,褚绍陵说卫戟伤没好利索所以没带他过去。

褚绍阳扫了卫戟一眼,也不让人起来,疑道:“大哥既然不在,你一个人在里面做什么?”

卫戟抿了嘴唇,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实话实说的话他怕给褚绍陵招祸患,编个理由他又想不到,犹豫间褚绍阳眉梢凌厉起来,道:“谁让你进去的?大哥的书房你也敢随便进去?!”

褚绍阳还要说什么,闻讯匆匆赶来的王慕寒躬身走近,笑道:“给四皇子请安,这是卫戟,如今给殿下收拾书房的贴身侍卫。”

“收拾书房用什么侍卫?!”褚绍阳疑惑的看着卫戟,语气不善,“大哥同意了?怎么可能?!”

王慕寒笑笑:“确是殿下的意思。”最近卫戟一直留宿寝殿,王慕寒只当两人已然欢好过,只得帮着自家殿下遮掩,“卫大人办事仔细话又少,很得殿下的喜欢。”

褚绍阳挑眉看了卫戟一眼,还是觉得莫名其妙,正要说什么时外面传褚绍陵回来了。

褚绍阳丢下卫戟迎上去,笑道:“大哥怎么才回来?我等了好一会儿了。”

褚绍陵越过褚绍阳看向后面还半跪着的卫戟,淡淡道:“刚说什么呢?”

“那小侍卫。”褚绍阳撇撇嘴,“木头似的,一句话也不会说,大哥你书房我都不能随便进,怎么就让一个侍卫整天进进出出的?万一……万一是那边的人,偷看大哥的东西呢?大哥别太放心他。”

褚绍陵轻笑,绕过褚绍阳扶起卫戟,笑道:“我当然放心他,我走前说了天冷别出来,就是不听,又招我罚你?”后面的话是对卫戟说的,神色是少有的温和,甚至带了些宠溺的味道。

褚绍阳当即脸色就变了。

卫戟正着急怎么解释比较好,没想到褚绍陵竟会这么说,下意识将话往回圆:“臣只是……收拾一下架子上的书籍,并不敢动殿下的东西……”

褚绍陵不在意的笑笑:“动了又怎么了?看你的书去,回来我是要考校你的。”

褚绍陵将人轰回屋里,回头对褚绍阳道:“找我做什么?”

褚绍阳干笑了下:“一会儿家宴,我找大哥一起去呢。”

“嗯,你去暖阁里坐一会儿,我换件衣服跟你一起走。”褚绍陵命人备茶,自己去了寝殿,褚绍阳跟着宫人去西边阁子,走了几步又转头看了书房一眼,眼中闪过一抹郁色。

“殿下,您刚才……”王慕寒帮着给褚绍陵换衣裳,忍不住劝,“有些给四殿下没脸了,怕四殿下心里不舒服呢。”

褚绍陵刚说的是什么?“自然是放心的”,连褚绍阳都不能随意进出的书房现在都让卫戟在里面安家了,这不明白着说褚绍陵更放心卫戟么?

王慕寒小心的给褚绍陵整理礼袍,低声劝道:“殿下若是真心的喜欢卫戟,原不该这么宠着的,既是宠了,也不好让别人知道,卫戟得了殿下这么大的恩惠,不定是好事。”

褚绍陵轻笑,微微扬起头来让宫女给他整理领口,王慕寒看着褚绍陵的脸色,缓缓道:“恩宠太过招祸患,老奴每每看到贵妃醉酒这出戏的时候就想,唐玄宗若不是那样宠杨贵妃,怕也就没了马嵬驿一事了,受一时的委屈换得一生的长久,终是值得的。”

“公公现在知道的越多了。”褚绍陵笑了,“可惜我不是李隆基,他也不是杨玉环。”

似乎明君都不会对自己真心喜爱的女子表现出过分的宠爱,有的甚至还要找一个替罪羊来给真爱挡枪,祖宗家法也都是这么教导的:不偏颇,不独宠。

可惜褚绍陵从来就不是个会遵从道理伦常的人。

他喜欢卫戟,就要光明正大的喜欢他,宠他,疼他,褚绍陵从来就不怕别人知道。

那种故意冷落心中所爱来避祸的法子在褚绍陵看来不过是懦弱,自己不够强势保护不了爱人,就说什么节制有度才能长久,全是废话!没那个能耐就别说什么爱人,既然喜欢了,将人哄到身边了,那就要全心全意的疼他,至于那些阻挠的人,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罢了。

他混沌两世好不容易和卫戟在一起了,凭什么还要让卫戟“受一时的委屈”?早在将卫戟骗上床的时候褚绍陵就预备好了后面的事,褚绍陵即不要让卫戟受一点委屈,又要享一生的长久,这鱼和熊掌,他全都要。

想到卫戟刚才的神色褚绍陵心里有些心疼,卫戟大概也以为自己不会护着他,那傻东西……

褚绍陵换好衣裳,轻声吩咐:“我去承乾宫用家宴,碧涛苑的晚膳照常做,看着卫戟点,不许他少吃。”

王慕寒一愣,心里叹息,知道自己是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