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太后了通火痛快了,褚绍陵跟着也挺痛快,早起去诲信院的时候遇见了褚绍阮,彼此问好后褚绍阮抬脚就走,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

王慕寒小声道:“殿下还不知道……丽妃娘娘受了罚,二皇子也跟着没脸呢,如今除了来诲信院和去给皇上太后请安,平日都不出自己宫门。”

褚绍陵轻笑,所以说一朝得幸别太放肆了,前面有多得意,后面就有多失意。

褚绍陵听太傅讲书的时候向来不喜欢有人在,是以阁子里只有他和傅经伦两个,讲完一篇的时候傅经伦放下书,低声道:“给殿下道喜,昨日前朝议政时皇上允了卫战任骁骑营统领一事,趁着皇上厌恶甄家想念皇后的当口来让梓君侯爷举荐卫战当真好主意,只是四皇子……臣当真是识人不清,没想到四皇子真的对殿下有异心。”

傅经伦是他的亲信谋士,这次的事他也是知道的,褚绍陵道:“大概是最近太后对我太好,让他着急了,竟然想借丽妃的手害我,蠢材。”

傅经伦摇头唏嘘,一开始他不相信褚绍阳真的能将褚绍陵卖了,好歹是一母同胞,平日里倒是小看这个貌似天真的小皇子了。傅经伦想了想忍不住叹息:“只是一点殿下不肯听臣的,那日若是说在为皇上祝祷不是更好,经此一事虽然是打压了丽妃和甄家,但殿下和皇上的关系并没有多大的改善,不得圣宠,到底是会吃亏些。”

褚绍陵摇摇头:“本就是做戏,过犹不及,我与父皇不亲厚人尽皆知,突然就要为他日夜祝祷,别说父皇,我自己都不信,父皇多疑,到时候画虎不成反类犬就不好了,至于圣宠,呵呵……我要圣宠做什么?”

傅经伦失笑,点头:“殿下心中自有经纬,臣懂得了,只是四皇子……殿下认为该如何处理?”

褚绍陵冷笑:“他已然和我离心了,自然留不得……这次的事丽妃并不知道是老四给的消息,我会设法让丽妃知道,到时候她和褚绍阮一定以为是我和褚绍阳联手下套给她钻,依着丽妃的性子必然不肯善罢甘休,届时我只要看狗咬狗就罢了。”

傅经伦没想到褚绍陵心狠至此,想了想还是劝道:“殿下如今只有这么个嫡亲的弟弟,四皇子还小,怕是让什么人诓骗了也未可知,殿下不如索性将事情挑明了,再好生安慰一番,从此降服了四殿下不更好?以德报怨,四皇子定然会感动的。”

褚绍陵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眼中皆是戾气,冷笑道:“老师莫不是在哄我?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别人不害我我尚且还要去害人,更别说是害过我的人了,有一个算一个,谁也别想逃……”

傅经伦心里暗暗诧异,褚绍陵一向宠溺四皇子,近来不知怎么的性情大变,行事愈毒辣,不论如何褚绍陵心智老成傅经伦还是乐见的,点点头:“殿下处事干脆果断,臣下佩服。”

下了学褚绍陵从诲信院出来正看见褚绍阳,褚绍阳连忙迎了上来,笑道:“大哥!我给大哥道喜啦。”

难为褚绍阳心态这么好,褚绍陵也是一脸笑意:“道什么喜?早就跟你说了,我自有办法。”

兄弟俩让奴才们远远的跟着,一行走一行说,褚绍阳低声道:“大哥,我还担心着呢,那日父皇和丽妃去查你,怎么的就化险为夷了?刚听说的时候惊的我了不得,怕巫……那事抖出来。”

褚绍陵轻笑:“都是过去的事了,罢了,我只是想不通……丽妃是怎么知道的?”

“怕是底下奴才们有二心。”褚绍阳早将脱身之法想好了,担忧道,“大哥弄那些东西……一定得让奴才们准备了些什么,碧涛苑那么些宫人,谁知哪个不是忠心的,就是王慕寒大哥也不能彻底放心,她们看见那些东西不免想到那里去,大哥回去可好好好盘查,千万别让黑心的奴才害了。”

褚绍陵笑着点头:“那是,胆敢害我,我定然饶不了他。”

绕过了千鲤池,褚绍阳向西走去昭阳殿,褚绍陵往东走回碧涛苑,看着弟弟的背影褚绍陵心里冷笑,褚绍阳给自己开脱的真好,可惜他不知道,自己从来就没行过什么巫蛊之术,更没有让谁准备过符纸朱砂,从头到尾,这事只有褚绍阳一个人知道。

褚绍陵说不出心里的感觉,若说寒心,上一世早就寒透了,如今的褚绍阳,早就不是那个缠着自己要母后的弟弟了。

雪色正好,褚绍陵没乘轿撵,慢慢的走回了碧涛苑,进了正殿挽翠带着宫女们上来给褚绍陵将大氅脱了,挽翠接过宫人递上来的手炉试了试才递给褚绍陵,又有宫人奉了热茶上来,褚绍陵喝了口茶,看了看不见卫戟,转头问王慕寒:“卫戟呢?”

王慕寒垂道:“卫戟未时轮值,还有一个时辰才过来呢,殿下若是要见,奴才这就去叫他。”王慕寒知道褚绍陵喜欢卫戟在身边,褚绍陵上午一般在诲信院,是以王慕寒尽量让卫戟下午晚上当值,却没想到褚绍陵这一会儿不见也会问。

褚绍陵看着外面出神,不知想到了什么笑了下,道:“带我去他住的屋里看看,不必惊动他。”

王公公愣了下,但也没敢说什么,现在卫侍卫是三等侍卫了,休息时不用再去外城,就住在碧涛苑中,去看看倒是方便,王慕寒躬身陪着褚绍陵出了寝殿,沿着殿后的抄手游廊转到前面去,侍卫值班的房子是前面的倒座房,有王公公关照,卫戟现在一个人一间房子。

屋里没人,褚绍陵慢慢走了进来,卫戟的屋子收拾的很干净,东西也理的整整齐齐,褚绍陵走近摸了摸榻上的被子,还算暖和。

褚绍陵径自打开卫戟的衣橱、书匣子看了看,卫戟的衣橱里不过就是几件棉衣和替换的侍卫锦袍,下面压着几件中衣,也是洗的干干净净的,褚绍陵轻笑,不如趁着没人将他的中衣都拿走,按着那人的性子肯定又急又不好意思声张。

卫戟的书匣子里都是些兵书,这些褚绍陵早就是背熟了的,随意的翻了翻,正要放回去的时看见书匣子最里面放着一个半尺见方的盒子。

褚绍陵没有半点客气,直接取出来打开了,里面放着一张宣纸,褚绍陵打开一看愣住了,这竟是自己旧年画坏了的,扔了的废纸。

画中一轮明月挂在树梢上,下面两人坐在树下饮酒,神情怡然,褚绍陵想了想,这是自己去年给褚绍阳贺寿画的一幅画,当时为了给褚绍阳画那副画废了几张纸,随手就扔了,却不知道卫戟从哪里捡了去藏了起来。

褚绍陵心里有个地方蓦然疼起来,丝丝拉拉的牵着他心口,又心疼又熨帖。

王公公见褚绍陵出神,也抬头看了那画一眼,连忙告罪:“殿下的笔迹如何流出来了?都是奴才没有看管好……”

“没事,不过就是废了的画纸,想来当时都没在意。”没人在意的东西,却被卫戟拾去当做了宝贝。

卫戟去膳食房领了中午的饭,四个包子,两个素的两个肉的,包成小小的一包,卫戟捧着走进屋里,却没想到褚绍陵和王慕寒也在。

褚绍陵手里还拿着那张画纸,卫戟抬头一看脸瞬间白了,磕磕巴巴:“殿……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