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那日后褚绍陵没有再跟卫戟多言,只是将卫戟每日带在身边,卫戟也老实,他本就爱慕褚绍陵一心为褚绍陵着想,被褚绍陵这样对待心里再如何外面也不敢带出样子来,生怕被有心人知道了反害了褚绍陵。

“殿下,今早太后宫里的孙嬷嬷过来了。”王慕寒王公公将一个白釉描金汤盅放在书案上,“拿了几盒金丝燕盏,吩咐奴才们每日早晚炖了伺候殿下吃,这是刚炖好的,殿下趁着热乎吃了吧。”

褚绍陵刚从议政厅里回来,褚绍陵如今年岁渐长,每日也要去听政学着看折子,颇为辛苦,褚绍陵随手将汤盅打开看了眼,笑道:“难为皇祖母想着,都下去吧,卫戟留下。”

最近褚绍陵常会让卫戟独自留下侍奉,王慕寒垂答应着,躬身带着近侍们退下了。

卫戟听见褚绍陵的话有些不自在,但还是老实垂站在书案下,褚绍陵拿了那汤盅打开闻了下,看看卫戟道:“帮我尝一口。”

卫戟愣了下,褚绍陵的吃食在送进来前王公公都会让人试毒的,怎么还要自己尝?

卫戟站着不动,褚绍陵轻笑:“用不动你了?帮我尝尝烫不烫。”

卫戟还是有些犹豫,这都是宫女的活儿,自己尝一口算什么呢,再说自己吃过殿下怎么能再吃呢?卫戟心里犹豫,但也不敢违褚绍陵的令,拿过汤盅打开,燕窝炖的很稠,浓浓的香味飘出来勾激人食欲,卫戟拿过银勺小小的尝了一口,不烫不凉正好入口,卫戟拿过雕花托盘上留着给褚绍陵擦手的丝帛将他用过的银勺细细擦拭了,将汤盅送到褚绍陵面前,垂道:“回殿下,正适口。”

褚绍陵一直噙着笑看着卫戟的动作,闻言笑笑接过,尝了一口就放下了,道:“今日的燕窝做腥了,不好吃,你吃了吧。”

卫戟愣了下,燕窝虽然难得,但他在家里也是吃过的,刚才只是尝了一小口就觉得比自己家里做的好很多,而且并没有腥味啊。

褚绍陵吩咐完了就拿起一本书来看,也不理会卫戟,卫戟无法,犹豫道:“殿下……”

褚绍陵抬头看了卫戟一眼,道:“赏你的你吃了就是。”说罢也不再看卫戟,依旧慢慢的翻看手中的话本,卫戟无法,只得拿起小勺来一口口吃了,他当班吃饭轮不上正点,这会儿确实是饿了,一碗暖暖的燕窝下肚腹中舒适不少,卫戟抿了下嘴唇,轻轻的将空了的汤盅放到了书案上。

褚绍陵余光一直看着卫戟,不知怎么的,每每看见卫戟吃了他赏的东西褚绍陵心里都受用的很,几日相处下来褚绍陵也将卫戟的胃口摸了个大概,爱吃荤菜,爱吃甜食,像这样的热粥也喜欢,卫戟不是诈三狂四的人,赏了吃的东西,就算是褚绍陵动过剩下一半的也会慢慢的吃完,不浪费作践东西,褚绍陵抬眼看看卫戟笑道:“可饱了?刚进来就听见你肚子叫!”

卫戟闻言红了脸,心里又是羞愧自己在殿下面前失仪又是感动褚绍陵能想着他肚子饿,一时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呐呐道:“属下……”

褚绍陵笑了笑,想起今日在议政时事出神,半晌道:“你大哥……就是在骠骑营任职的那个,是叫……”

卫戟垂:“家兄卫战。”

“对,卫战。”褚绍陵点点头,“你大哥多大了?”

卫戟回:“家兄今年十七,属龙的。”

褚绍陵笑了:“那倒是与我同岁……”褚绍陵见卫戟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解释道,“没事,我就是随意问问。”

褚绍陵心里有分数,虽然他现在还没想好自己和卫戟以后的关系,但要提报卫戟是肯定的,卫戟现在的身份不高,自己一力非要抬举他不是不行,但卫戟心重,这样怕是不能让他开心,无功升迁也是给他召祸患,那最好的法子就是慢慢的提拔卫戟的家世。

卫戟的家世早就被褚绍陵摸得透透的,卫戟的父亲卫铭为人庸碌,袭爵十几年没有作为,不过在吏部挂一个名儿罢了,抬举不起来,卫戟没有姐妹,只有一个大哥,这个卫战褚绍陵倒是有点兴趣,骠骑营不是什么好去的地方,卫家在禁卫中更没有什么说得上话的人,卫战才十七岁就能在骠骑营中当上副手,绝非庸碌之辈。

今天议政的时候兵部尚书报骁骑营统领递了丁忧折子,骁骑营统领今年已经五十有二了,本来也该告老了,按着旧例丁忧回来再给个闲职养老就罢了,皇帝准了丁忧折子,但骁骑营统领的位子并没有定下来。

若是平时一般就由副手任职了,只是现在骁骑营的副营长家世不好,军奴出身,提拔到这个份上已经到头了,一时也不知该调谁过来,褚绍陵当时就想到了卫战。

但是自己不方便举荐卫战,让外公来说?怕那样皇帝更会忌惮,别的人的话……

褚绍陵心里慢慢打算着,余光不经意扫过卫戟,卫戟正悄悄低头擦了擦嘴角,这么个小动作在褚绍陵看来无比可爱,卫戟见褚绍陵看自己连忙放下手来,端端正正的站好。

褚绍陵轻笑,正要说什么的时候王慕寒从外面进来同传:“殿下,四皇子来了。”

褚绍陵的笑凝在嘴角,片刻后笑道:“请。”又转头吩咐卫戟先下去。

褚绍阳来褚绍陵这向来是随意的,仗着哥哥的宠爱礼数上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进己先坐下了,笑道:“大哥今天睡的倒晚,我还怕来了见不着人呢。”

“哪能。”褚绍陵吩咐人上茶,淡淡道,“你这么晚的过来做什么?”

褚绍阳笑了下:“我听说皇祖母今天送了不少燕窝来大哥这,还以为能过来蹭点呢。”

褚绍陵轻笑:“你什么时候稀罕这个了?昭阳殿里没有燕窝么?”

“有是有,哪有大哥这个稀罕。”褚绍阳笑笑,“皇祖母唯一赏了大哥的,我听了好不痛快!麟趾宫那位估计又要犯心口疼的毛病了。”

褚绍阳凑近褚绍陵,声音低下来:“皇祖母确实该时时敲打敲打丽贵妃,不然等到她真的当上皇后了,咱们兄弟在这宫里哪里还活得下去,幸好有太后娘娘,大哥……我希望将来是你当皇帝。”

褚绍陵淡淡的:“不可妄言。”

“咱们兄弟关起门来说的话罢了。”褚绍阳眼中皆是对长兄的孺慕之情,“太后现在对大哥这么好,不出意外大哥一定能登上太子之位的,只要能让大哥当皇帝,让我做什么都行。”

褚绍陵愣了下,轻声道:“这个你放心,对付丽贵妃和褚绍阮,我早就想好了法子,不出三月,两人必死无疑。”

褚绍阳一下子来了兴致,看了看周围,确定门窗都关好了,悄声问:“大哥是有什么好法子?”

褚绍陵温和一笑:“这法子太过阴毒,你不用知道。”

“大哥跟我说说吧,我也能帮着参详参详!”褚绍阳眼中几乎放光了,“到底是什么法子?!”

褚绍陵犹豫了下,到底拧不过褚绍阳缠,轻声道:“巫蛊之术。”

“大……大哥。”褚绍阳一脸诧异,“你怎么会信这些的?巫蛊一说向来是虚妄之谈,怕是不能动人根本。”

褚绍陵轻笑:“这你就不知道了……前日傅经伦为我寻来一妙方,只要取人生辰八字,用朱砂写在符纸上,每日夜半焚烧这样的符纸百张,不出百日,被诅咒之人必死。”

傅经伦,正是太子太傅,褚绍陵如今的老师,身边的谋士。

褚绍阳略皱着眉:“那大哥每日如此……万一是被现了可如何是好?”

褚绍陵低声笑:“就算现了又如何,我不过是诅咒一个妃嫔而已,有太后在,父皇必然不会对我如何,当真杀了我不成?但若是成功了,不就少了我们兄弟眼中的一根钉子。”

褚绍阳犹自疑豫不定,呐呐道:“大哥……”

“放心吧。”褚绍陵起身拍拍褚绍阳的肩膀,“你只当是没听过就罢了。”

褚绍阳点了点头,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