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慈安殿里一如往日般安静祥和,太后身边的孙嬷嬷听闻褚绍陵过来了早早迎了出来,边扶着褚绍陵下了轿边笑道:“这大冷的天,大皇子来的还是这么早……”

看己平日是常来的,褚绍陵稍稍安下心,孙嬷嬷又低声道:“昨晚太后就没睡好,必然又是想皇后了……大皇子一会儿可得劝着点儿,太后身上本来就不好,再这样……”

褚绍陵点头:“嬷嬷放心。”

孙嬷嬷直接将褚绍陵迎进了内殿,里面太后穿着家常的衣裳正歪在贵妃榻上,见褚绍陵来了连忙伸手让人过去,褚绍陵遵礼磕了头,太后轻笑:“快起来,来哀家身边坐。”

太后坐起身来,让褚绍陵坐在自己旁边,细细看了看褚绍陵的神色,点头:“还好,这几日越冷了,碧涛苑里可还暖和?没有地龙到底冷一些,不如……你和阳儿一起搬到哀家这来,等出了三九再搬回去……”

褚绍陵连忙颔推辞:“不敢来扰了皇祖母清净,碧涛苑里虽说没有慈安殿暖和,但也不冷,炭火还是很足的。”

太后自然不会是因为怕孙儿冻着就要接将人到慈安殿来,皇子寝殿虽说没有地龙但熏笼烧着,炭盆子烤着,也算上是温暖如春了,只是最近宫里人对凌皇后留下的两个嫡子越不够敬重,又赶着在凌皇后的祭日,太后是想在给他在宫中立威,这些褚绍陵自然都明白。

看着太后慈善的眉眼褚绍陵心里一暖,上一世太后就是很疼他的,只可惜太后走的早,如今一切重新翻盘再来,太后的疼爱无异会成为他的一大助力。

祖孙俩正说着话孙嬷嬷进来通传:“太后,丽贵妃、淑妃和各宫娘娘来请安了。”

褚绍陵闻言起身,还没来得及跪安太后先道:“陵儿不必走,她们不过是来说几句话,午膳有你爱吃的八珍鸭,你今天就在这陪着哀家。”

褚绍陵颔,心下疑惑不已,丽妃何时成了贵妃了?上一世她一直被自己压制着,最后为了给褚绍阳保命不得不帮丽妃登上了后位,中间丽妃不曾做过贵妃啊?!

太后望向孙嬷嬷,孙嬷嬷会意,转身迎妃嫔们进来,众人不知道褚绍陵也在里面,相互见了礼后坐下,褚绍陵依旧被太后揽在身边坐着。

“太后娘娘的宫里就是暖和,这水仙也比臣妾宫里的开的好。”丽贵妃坐在太后下左侧第一位,轻抚鬓边珊瑚攒花步摇,笑道,“到底还是慈安殿里风水最好。”

太后闻言轻笑:“哀家这就是还暖和些,刚还跟陵儿说,让他搬过来跟哀家住,腊月里冷,这孩子从小金贵,小灾小痛的不断,到底得在哀家自己眼皮底下才能放心些。”

下面众妃嫔闻言俱是一愣,太后这是什么意思?

褚绍陵同太后一起看着众人的神色,丽贵妃脸色差了些,褚绍陵心里冷笑,凌皇后在的时候丽妃就是最受宠的妃子,仗着圣恩抢过凌皇后不少风头,事事想压皇后一头,若不是皇后端庄持重早不知闹了多少笑话,太后是凌皇后的亲姨母,自然早就厌恶了她,只是看在丽妃生了二皇子褚绍阮,又很得皇帝喜欢的份上才容下了她,但如今凌皇后故去一年,这些妃嫔愈不安分了。

此时的丽贵妃根基未稳,自己又有了太后的支持,这次万万不可再让这个女人登上皇后的位子,褚绍陵心里冷笑,他母亲的位子,丽妃从来就不配坐。

如今位分高的妃嫔除了丽贵妃还有淑妃,淑妃儿女双全,大公主前年就出嫁了,五皇子才七岁,淑妃母家卑微,因此很安分守己,从不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褚绍陵对她并不是很在意。

再往后看,坐在末位的宁贵人抬眉暗暗对褚绍陵点了下头,宁贵人曾经只是承乾宫的一个洒扫宫女,一朝得幸得封贵人,但很快皇帝就对她失去了兴趣,没有强硬的母家支持又失了宠的一个小小贵人在宫中是很难生存下去的,当时的宁贵人受尽了宫中妃嫔的欺辱,幸得凌皇后照看才保住命,后来更是给皇帝添了个公主,这才在宫中立住脚。

宁贵人一直感念凌皇后的恩情,侍奉皇后很是尽心,凌皇后走后对褚绍陵和褚绍阳尊敬依旧,褚绍陵对她还是很放心的。

褚绍陵心里思绪纷飞,太后一眼扫过去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又慢慢道:“只是这孩子最是守礼不过,怕扰了我不肯来……”太后轻抚褚绍陵的后背,爱怜道:“到底是皇后嫡子,最懂分寸。”

淑妃在宫中侍奉多年,自然明白太后想说什么,闻言附和笑道:“是呢,不是我当着面说,皇子中大皇子居嫡居长,做派风度更有天家风范,我常和隋儿说,平日里要以你大哥为典范,也能长点见识出息。”

褚绍隋,正是淑妃所出的五皇子,小孩子平日里也很能得太后的喜欢,太后笑笑:“隋儿还小,他哪里懂得这些。”

丽贵妃略有些不自在,指尖珠色蔻丹掐进帕子里,她的二皇子褚绍阮,就是输在这嫡长二字上,但她的母家甄氏在皇帝登基后也慢慢的在朝中站住脚了,凌皇后故去后她更被升为贵妃代掌凤印,后宫之中唯她独大。

丽贵妃面上淡淡的心里冷笑,只要她登上后位,那她的褚绍阮也会是嫡子,纵然没有元后的嫡子地位尊贵,但却比没有了生母的褚绍陵更有把握当上太子。

丽贵妃轻笑:“说起这个臣妾想起来一事,昨日内务府的人问臣妾,今年进贡的沉水香该如何分派。”

“因太后不喜熏香,这香往年只送到皇后娘娘的凤华宫里,但如今,唉……”丽贵妃垂,眼眶红了,摇了摇头,“去年的沉水香内务府就没有敢分派,今年臣妾掌管这些,不敢擅动,特意来问问太后您的意思,是还是留在内务府中以待将来的皇后用,还是……先分派给别人?”

淑妃合上茶盏,轻笑:“妹妹这是什么意思?分派给别人?沉水香向来是中宫才能用的,能分派给谁呢?妹妹自己吗?”

“姐姐说笑了,妹妹只听太后的意思。”丽贵妃被淑妃说中了心事也不动怒,她如今在宫中特权无数,只差在一个位分上,提前用沉水香又怎么样了?她就是要让全宫都知道,如今谁才是执掌凤印的人。丽妃轻笑,“妹妹只是觉得现在中宫无人,真将这年年进献上来的珍贵香料白白放着也是罪过。”

太后冷眼看着丽贵妃和淑妃一来一往,慢慢道:“沉水香,不单是气味庄重高雅,这也是很珍稀的药材,常用对身子极好的……”

太后闭眼深吸一口气,转头对褚绍陵笑道:“你今日身上熏的就是这香料,你倒是从哪里弄来的?”

褚绍陵垂:“孙儿哪里能弄的来,这是母后以前留给我的,剩的不多,每每思念母亲的时候燃一些,昨晚……点了一些,现在身上还带着那味道。”

太后叹了口气,缓缓道:“昨日你是母亲的祭日,你必然是想念的,你是个有孝心的,这也是你母后当年待你的慈母心,既然如此……丽贵妃,告诉内务府,今后进贡的沉水香尽数送到碧涛苑去,一是全了他想念皇后的心,二是常燃这香对陵儿的身子有异,等皇帝立新后后哀家再另行分派。”

丽贵妃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愣了下勉强笑道:“这……这香料向来都是中宫独享,如今给大皇子恐怕不合规矩吧……”

“不是你说的么……”太后慢慢地拨弄着手中的纯银雕花手炉,“将这东西白白放着是罪过,既然中宫无人,大皇子又是用惯了的,给他又有什么不妥?”

丽贵妃自然不敢和太后争执,连忙垂笑道:“如此甚好,还是太后思虑周全,臣妾回去就交代给他们。”

褚绍陵跪下谢恩,太后笑笑将人拉起来,面容慈和依旧。

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在慈安殿中被太后轻松化解,老太后年纪大了,但心里还是明镜一般,皇帝的宠爱让一些人有了不该有的心思,太后看着丽贵妃恭顺的笑容心中冷笑,痴心妄想。

褚绍陵有了太后明里暗里的支持心中更有底气,中午陪着太后用了饭,又陪着老人家聊了半晌才出了慈安殿,近侍问褚绍陵要不要去承乾宫给皇帝请安,褚绍陵没说话吩咐回宫,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人没见。

回到碧涛苑后不过未时,天雾蒙蒙的下起雪来,挽翠劝褚绍陵去歇晌,褚绍陵摇了摇头,自己拿过伞来慢慢走到了碧涛苑宫门正口,沉默的看着甬道外面。

褚绍陵只说是赏雪,一站就是两个时辰,直到酉时,一人踏雪而来,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只是年少很多,身量还未长成,不过是十三四岁的样子,面容清秀纯净,看见褚绍陵在正门口连忙走近跪下,那一瞬褚绍陵握着伞柄的手有些抖,哑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侍卫万万没想到大皇子会和他说话,心跳的如同擂鼓,定了定神颔道:“卫戟,守卫的卫,刀戟的戟。”

褚绍陵闭了闭眼:“卫戟,好名字。”

小卫戟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来看褚绍陵,褚绍陵面容沉静,慢慢道:“擢升卫戟为三等侍卫,贴身服侍。”

卫戟再也没想到会这样,到底是年纪小心思单纯,跪在地上却不知道谢恩,傻傻的抬起头看着褚绍陵,褚绍陵看向卫戟墨色的眸子,躁动一日的心瞬间平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