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纵容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这京都世家圈子里,说小不小,很多人一辈子都碰不到面,但说大也确实不大,随时都能够碰上熟人。

厉振杰本来是来这里给世伯拜年的,也是他以前的老上司。

这家的当家人陪着他,两人算起来也是有同窗情谊的,只是后来他从军了,另一个却是从政,现在也是京都某部里的一员。

两人在聊着的时候,自然也有其他人上门来百年,厉振杰倒是一直都是神色淡淡,其他人畏于他国安的身份,鲜有往他身边凑的。国安的名声虽然不算坏,但是那也绝对算不得多好,这世家人谁心底没几个秘密?国安那里最擅长的就是刺探情报了。

突然,厉振杰一直淡淡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慎重,陪着他的这家人的当家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见到了一个颇为眼熟的人后,露出了了然的神色,“厉老弟也认识这位?要我说这位也确实是个有本事的,回京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就让整个姜家都开始为他造势了。”

厉振杰眯眼看着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即使刻意收敛着,他也能够看出对方世家子弟优雅举动中的军人气息,那容貌也俊朗的没话说,即使是他也不得不在心底赞一声盛名之下无虚士!

到他那位世伯笑的开怀的对着那个年轻男子说着什么,态度比起其他过来拜年的人那可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厉振杰知道这个男人,姜晔嘛,就算本来不知道,但是过了今年这个年,京都里恐怕也没有几个会不知道姜晔这个人。

少年将才,军功累累,姜家的长子嫡孙,整个京都第三代里都属顶尖的人物,每一个头衔说出去都能够感觉到其中溢于言表的赞美,偏生为人很低调,在此前,几乎很少有人见过姜家这位低调神秘的大少。

这个男人的档案他很早就在关注了,厉振杰也曾感慨过这个晚辈的厉害,让他们这些老东西望尘莫及,不过他今天关注的重点可不是姜晔本人,而是姜晔身边站着的那个姿态亲密的女人!

唐!静!芸!

厉振杰在心底慢慢的念着这个女人的名字,他这么多年和人交手罕有吃亏,可之前在医院里就被这个少女给下了绊子,爱成功被她用手里的底牌拿捏住了,怎么会印象不深刻呢?

“咦!那位姜晔身边的女孩子好眼生,莫非就是京都里盛传的那个从小地方带回来的?”厉振杰身旁陪着的好友突然低声说道。

厉振杰眯眼打量着唐静芸,淡淡点头,“确实是她。”

“我看她倒不如传闻中从小地方出来的,这礼仪姿态拿捏的很不错。”好友审视了一番,低声评论道。

厉振杰看了眼身旁的人,哪里会猜不到身边的人的心思?之前他也曾经听到过些许议论,有人都说姜晔是为了美人不要江山,放弃世家联姻而娶了小地方的女人。

可是厉振杰每每听了都是不屑一顾,小地方的女人又如何?反正他是没在世家里找到能够让他吃瘪的女子。至于姜晔宠她?说句为老不尊的话,见过她在病房外头那不顾一切的维护的姿态,换做他是姜晔恐怕也会如此爱重这个女子!

世家联姻难见真情,这样有能力又深情的女子,实在是太难得了。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个草包……”好友在身旁轻声道。

厉振杰放下了自己手上的杯子,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未必。”然后起身,在好友诧异的目光中,走到了那位世伯面前笑着打了声招呼,也转头和姜晔点点头,目光转到了唐静芸身上,沉声道,“姜少夫人,见你一面还真难啊!说起来,当初你和谈生意的时候,谈好的尾款还没有结算呢!”

在场一些人就差目瞪口呆了,他们浸淫官场军部多年,还没见过人这么光明正大的“讨债”的!

唐静芸倒是笑容不变,只是熟悉的人会发现她的笑意颇为寡淡,“那也得看厉部长的行事了,厉部长不上门,说起来我还想要上门讨一个说法呢!我家阿晔住的地方被人毁了的事情,现在还没有给我唐某一个合理的解释,想来你们国安行事也不过如此!”

这唐静芸哪里还复刚才低调浅笑的和善模样?凤眸扬起的她,此刻笑意冷漠,让周围的人下意识的不愿和她对视。

“姜少夫人说话做事好不讲道理,”厉振杰眯眼,阴沉沉的和唐静芸。

唐静芸笑了笑,“这世道,一般讲道理的都死绝了!”然后也不再理会厉振杰,对着姜晔温柔的笑笑。

两人的对话虽然不多,但是旁人也都是老油条,心中顿时就不敢小看了这位去啊!原还道是个好欺负的,现在看来,就这脾气在京都也不是好相与的。

姜晔倒是见怪不怪,本着自己的芸芸都是对的原则,眼皮子撩了一眼厉振杰,心里琢磨着这个人怎么挑惹到了自家芸芸,然后又分析起厉振杰的情况,学院派里比较有名的铁腕人物,不过和姜家的关系一直都是不近不远,如果真的芸芸和他对上的,他现在也是不惧的。

可怜厉振杰不过是下意识的看唐静芸气不顺说了几句,就被我们的姜少将给记上了,甚至连他所在的派系之间的事情都考虑上了,暗搓搓的谋划着要是真的闹掰怎么收拾了厉振杰。

不得不说,现在的姜晔对待唐静芸的方式正在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曾经的那个就算游走在灰色地带但一直有着自己的价值观坚持的姜少将,如今却因为唐静芸而底线一变再变。

厉振杰下意识的觉得背后一阵阴冷。

唐静芸起身,对着在座的人点点头,手轻轻的安抚了一下姜晔,对着厉振杰伸手一引,然后找了其他的地方去谈话了。

在场那些老狐狸都是眯起了眼睛,心中泛起的深思就不得而知了。

姜晔眯了眯眼,终于还是将目光从唐静芸身上移了回来,神色不明,让人猜不透他此刻心里的念头。

——

唐静芸和姜晔两个人回去的路上,唐静芸粗略的和姜晔讲了一下他与厉振杰之间的交易,当初姜晔初时醒过来的时候,唐静芸只是笼统的讲述了一下局势,更多的还是姜晔手底下的人报告的。

姜晔听完唐静芸的讲诉后,摸了摸唐静芸的脑袋,轻声道,“辛苦你了。”

他大约能够明白唐静芸当初的处境,在他那般躺在床上的时候,她在外头苦心维持着场面,替他博弈替他争取利益,心中还要时刻惶恐他的生命,也难怪他醒过来见到的那个她,是那么的憔悴,瘦的他差点都要认不出来。

姜晔其实自从醒过来后,就一直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了昏迷在床的那段发生的事情,不是因为别的,只是每一次想起他的芸芸在那期间承受的痛苦,他的心就宛如刀割。

唐静芸好似明白他的心思,所以也很少提及。

她靠在他的怀里,笑道,“没事了,只要你陪在我身边,我就很满足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姜晔低低的“嗯”了一声。

从那以后,在往后漫长的岁月里,这个高大挺拔身躯巍巍仿佛只手能够撑起一片天的男人,都再也不敢轻易的受伤,对于自己身体爱惜到虔诚的地步,只因他知道,这世间有个女人爱他疼他,珍惜他的每一寸。

——

唐静芸和姜晔在京都过了一个热闹的年,在元宵那一天又去了一趟姜老爷子那里,唐静芸亲手下厨做了几份汤圆,和姜晔一起在厨房里忙活了好久,才送到桌子上。

姜老爷子当时就乐的不行,那张苍老褶皱的脸上布满了笑容,难得的多吃了几个汤圆,看护担心老人家脆弱的肠胃不让多吃,姜老爷子也忍不住絮絮叨叨的念道,“这是我孙子和孙媳妇给我做的,我老头子多吃几个怎么了!”

最后弄的唐静芸哭笑不得,连忙去厨房里提前做好了一些汤圆冰在冰箱里,这样老爷子想吃的时候就能够吃到了。

两人临走前,邱妈拉着唐静芸的手,看上去格外的欣慰,让两人好好过日子。自从这个家里多了个女主人,邱妈觉得在姜家的生活都多了几分滋味,连老爷子那样严肃的性子,都渐渐的多出了几分祥和的样子。

——

过了十五,姜晔也就开始收拾行装,打算和唐静芸一起回沪市了。

姜晔现在到底还是沪市军区的一军之长,之前在国外执行任务那也是走了正规流程的,现在事情办完了,伤也养的差不多了,自然是要重新回到任上的。

至于唐静芸,她现在可是沪大的交流生,还有半个学期呢,自然也是需要回沪市去的。

临走的时候姜晔喊了自己的两个发小戚润清和陆鸿宇,而唐静芸也叫了自己在京都的几个好友,包括已经提前到达京都的荣娇,在世嘉淮苑里自己动手弄了一个大大的火锅吃,交流了一番感情,同时也算是将姜晔介绍给自己的朋友。两人的关系也算是在各自的小范围内过了明路。

荣娇见到唐静芸时候高兴的样子姑且不提,一行人虽然年龄有点差距,但是都是世家出来的精英子弟,倒是颇为聊的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