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见客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会有这样想法的,不止在场的那些姜家派系的大员,就是昨天在家宴上接触过唐静芸的姜家人,心底俱是闪过类似的念头。

姜老爷子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站着的女子,低眉敛目,神色淡然平和间看不出丝毫的异色,他刚才还有些疑惑,那位已经很多年没有在大年初一的时候上过他们这些老家伙的门,大概是出于某些政治方面的考虑,那位就算登门问策,也都是挑着平常的日子。

他起先以为是自家孙子的原因,姜晔回归京都,在普通人看来大概也就是他的军衔很高,军功很多,但是在政治布局的人眼里,却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京都中的格局。姜晔之前能够凭借一个少将的身份入主京都军区,这里头未尝没有几方势力博弈的结果。不然就算他军功再猛,在论资历的军中也轮不到他这样的年轻人坐这个位置。

而作为一手推动了姜晔上位的那位,他或许对姜晔以及姜晔背后的姜家,有着某些兴起的念头,故而才会有了这一趟。

现在看来,恐怕那位为了姜晔过来不假,但是未尝没有为了这个孙媳妇啊!

他此前倒是小瞧了这个丫头的行事能力,那位那样真正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她居然也能够牵上线,看样子还很受赏识,这在当下后辈里恐怕也是屈指可数!

姜老爷子眯眼,那双苍老而不浑浊的眼睛里闪过深思,政治这种东西,远远没有旁人看来的那般肤浅。他这老家伙活了大半辈子,对姜系早就定好了路子,可是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孙子和孙媳妇的缘故,接二连三的打算变动路线。

“爷爷!”姜晔站在老爷子身边,突然出声打断了老爷子的思考。

姜老爷子抬头看向自己的孙子,只见姜晔眼中一片坚定之色,两人对视了几秒钟后,老爷子轻拍姜晔的手,低声含糊道了句“放心”。

两人都没有说,但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首长的到来像是一块砖头砸进了一个湖里,溅起了偌大的水花,涟漪一层层的往外面扩散开去,不知道等到今天这里的消息传出去,又将在京都里产生怎样的震动。

可是姜家到底不是那种浅浅的小水洼,而是一片很深很广的湖水,这些深处波澜中心的人,反而表现的格外沉静,又恢复了刚才交谈时候的宠辱不惊。

今天一上午唐静芸跟着姜晔见了很多人,不过大多是拜个年都走了,并没有几个留下来吃中饭。

吃完了午饭,唐静芸找了个地方歇息一会儿,让自己好好的舒一口气。

“……我看大嫂好厉害,你们见到她和那些拜年的人交谈了样子了吗?我以前只敢乖乖的问好!”

“我也觉得,她居然能够侃侃而谈,要知道我在那些人面前大气不敢喘!”

“谁让她是大嫂呢?我就说大哥的眼光特别高,找回来的大嫂肯定也很厉害!”

……

姜榆听着自己的一个同辈在那里议论着大嫂,心中忍不住升起了几分自豪感,这感觉以前只会出现在别人夸奖她大哥姜晔的时候。忍不住笑的弯了弯眉眼,像是一只偷腥的小猫咪,自己一个人偷着乐。

虽然只和唐静芸相处了没多久,姜榆却从心底喜欢自己这个大嫂,她昨天晚上轻抚自己脑袋的时候,让她有种被长辈关怀的感觉,而且大嫂真的好厉害,人漂亮不说,看上去还特别的有能力,和她家大哥站在一起超配的!

今天听人说大嫂被那位夸的时候,她心底升起了一种很雀跃很骄傲的感觉。

唐静芸抬眸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姜榆的笑容,内向文静的她,笑起来很可爱,带着几分学生的书卷气息,又带着年轻的朝气。

唐静芸半世挣扎,上流社会的人打交道的不胜枚举,可是像姜榆这样文静的性子的却见的不多,可贵的是心性还很好,她大概理解了姜晔在姜家里比较疼爱这个妹妹的原因了,她这样的性子确实招人疼爱!

这样想着,她对着走进的姜榆笑眯眯的招了招手,“阿榆,过来!”

和姜榆一起走过来的几个姜家小辈,还有几个是京都其他世家的孩子,家中长辈和姜家关系不错,这日子大人不方便留,可是不妨碍小孩子留下来打好感情。

在认出正主的时候都是下意识的噤声,不比昨天,今天的这几人都是见识过唐静芸周旋在一众姜家派系里游刃有余的模样,加上长辈们的赞扬,让他们在心底上开始意识到这位大嫂和他们的不同,她不是和他们一个层次的人,自然而然就比昨天多了几分敬畏。

不过唯独被唐静芸点名的姜榆例外,她笑眯眯的小跑到唐静芸的面前,脆生生地道,“嫂子!”

唐静芸见此也是好笑,看来这个小姑娘在文静的外面下,也有一颗略显活泼的心嘛,不过这样也很好。

她显然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这样的念头的怪异,毕竟她的年龄并不比姜榆大,可是谁让她是个青涩的皮囊下住着三十几岁成熟人的灵魂呢?不过恰巧,姜榆也颇为喜欢这样的感觉。

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对着姜榆笑道,“坐!”

然后对着其他几个站在不远处的姜家小辈也是招招手,“一起过来坐。”

那几位犹豫了一会儿,也都纷纷走过来,不同于昨天的态度,今天姜家的小辈们都对唐静芸尊敬的问好,“大嫂!”

唐静芸笑着摆摆手,“都坐吧,我也是来这里躲清闲的,没想到碰到了。”

“我们是来这里看梅花的,爷爷这儿栽的梅花每年都开的特别好。”姜榆指了指不远处栽的几株梅树,搂着唐静芸的胳膊笑道。

“难怪我刚才觉得好像有幽香飘过来,原来是梅花开了。”唐静芸笑道,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招呼其他人吃零食,然后顺便询问着这些人的情况。

也不知道是不是姜榆的错觉,她觉得唐静芸询问这些的时候,像极了家里的大家长的感觉,那端着的架势,让姜家的小辈回答问题的时候都特别的小心翼翼,好像跟大伯或者爷爷说话似的。

可能是出于心理上的转变,这些人对待唐静芸的态度的确谨慎了不少,但是本来也不该慎重到这个程度。但是唐静芸前世那也是爬到唐家家主位置上的人,每次凡是被她约谈,那必定是令人同情的一件事,所以和这些人交谈的时候,她不时流露的姿态,让姜家敏感的小崽子们都感觉到压力山大!

唐静芸也看出来了这些人不自在的模样,思考了一下就明白了,笑着挥挥手,让他们离开玩去吧,唯独留下了姜榆。

其他人明显都是大松了一口气,像是得到赦令一般,赶快溜之大吉了。

等离的唐静芸远一点了,这些人回头看去的时候,就见唐静芸沉默喝茶的样子,那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的那几个位高权重的叔伯姑子呢!

其中有个男生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对着自己旁边的一个俊秀的男生低声道,“钟少,这就是你们家姜司令找的老婆?她看上去好像很不好惹的样子!”说着,还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然后挤了挤眉,“你怎么也这么怕她啊!”

被称作钟少的男生,其实就是姜家小姑的小儿子,也是姜家这一辈里最小的那个孩子,此刻也是长舒一口气,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自己的玩伴,“我怎么就不能怕我家大嫂了?难道你看见我家大哥的时候不怕?”

“哎,你家大嫂怎么能够和你家那个阎王一样的大哥相提并论?”另一个女孩子调整好了心态,笑嘻嘻得道。

钟少笑而不语,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自家大嫂,心中却莫名的升起一个想法,其实他家大嫂并不比他大哥好惹啊!

这群人很快就忘记了刚才的紧张,笑嘻嘻的玩闹起来,时不时的爆出大笑声,听上去格外的青春肆意。

唐静芸听着风中传来的笑声,忍不住笑着摇摇头,看着默默吃着零食的姜榆,笑道,“这样陪我会不会无聊?要不要和你的朋友一起过去玩?”

姜榆赶紧咽下嘴里的东西,摇摇头,“不要,我本来就喜静,其实不太想一起玩的,只是碍于大家的情面。”对着唐静芸调皮一笑,“我就喜欢待在大嫂你身边,感觉很放心!”

唐静芸顿时被姜榆逗笑了,然后笑眯眯的点了点她的那张小脸,“好吧,那就陪我晒晒太阳,等你以后忙起来就会知道,这样的日子快活似神仙。”

姜榆也是笑了,她侧头看了眼自己的嫂子,见她今日清艳逼人的脸上露出平和的笑意,心想,我要是大哥,我也肯定特别稀罕嫂子,瞧嫂子这个样子,大概愿意拼尽一切只为了对她好。

唐静芸偷闲自然是不能偷太久,看了眼自己腕上的表,又很快起身了,只不过这一次身后跟了一条小尾巴姜榆。

人和人的缘分就是这么的奇怪,大概谁都没有想到唐静芸会和姜榆两人相处的这么愉快。

她这一下午又见了不少人,还被姜老爷子叫过去了两趟,也是特意给她介绍人的。

看的在场的不少人都是眼露出羡慕,姜老爷子表现出来的亲昵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只不过唐静芸倒是有些无奈,她真的感觉挺累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