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长大和老去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所有听到两人对话的,都一脸惊滞的看着两人,看看姜晔,再看看唐静芸,然后看看自己身边的人,都看到了彼此眼底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惊异。

他们没有听错吧?一向在姜家寡言少语的姜晔,居然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要知道姜晔虽然话不多,可是在姜家的同辈们眼里,那就是个高不可攀的存在。

平常姜晔在姜晔出现的少,自然而然就带上了几分神秘色彩,小辈们固然对他有几分畏惧,但是在外面提及姜晔的时候,谁不是说一句姜家出来的好男儿,并且引以为豪?所以说,姜晔在姜家,那一直都是一个超然的存在。

可是今天他这样超然的存在却让在场的人看的都是大跌眼镜!

这一向高高在上的姜晔,居然还有零花钱一说!瞧他刚才蹲在那个女子身前的样子,卧槽,别告诉他们那是在讨好啊!看谁不是冷眼或者沉默的姜晔,居然有一天会向别人讨好的笑,还伸手要钱,这放在谁的眼里都是一种极大的刺激!

别说是那些小辈们,就算是姜家的那些长辈看在眼里,心里都多少有那么几分复杂的情感。

姜晔这个孩子太过优秀,也太过自主,所以在他们收到消息说他带着一个女孩子回家的时候,这些人心中的震惊其实不算多,或许在他们的心底就已经意识到,姜晔的性子恐怕未必会同意家中安排的联姻,是以对此也能够接受。

可是现在的感觉却不同,虽然事先听说姜晔和他喜欢的人感情很深,却没有料到会是这样一个地步。姜晔这样在众人心中强势、冷厉、凶悍的男人,居然会对着一个女人这样的笑,将家中的经济大权交给一个女人,这无疑是承认了这个女人在他的家中的地位的特殊性!

而且这两人刚才相处的模式,不像是他们这些世家中的夫妻,倒像是平凡人家里过日子的夫妻,笑骂间带着温馨,那姜晔拿着钱溜之大吉的模样,着实令人感觉有些好笑。好似一个站在神坛的男人,恍然发现他走下了神坛,走入了寻常的生活中,变得可以抓住。

唐静芸和姜晔两人可不知道在场的人心中的震撼,两人相处的习惯一向如此,就像是姜晔花费了高昂的钱财给唐静芸买衣服买化妆品买首饰,唐静芸也总是难免会数落他几句一样,这里也不过是照常的反应。

唐静芸凤眸上挑,笑着看着姜晔离开的背影,对着一旁的姜奶奶和几个姜家人,笑道,“别去看他了,要我说啊,这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一个样的,上了赌桌就不心疼钱了!”

姜奶奶和姜家大姑笑笑不语,前者是久经沧桑,看过的东西多了也就很快平静下来了,后者身为政治高官,该有的城府还是有的,面上也是不动声色,唯有一旁的小姑随性,指着姜晔的背影,目瞪口呆,“静芸,这、这……”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默默的咽了一口口水,她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真是开了眼界!

唐静芸笑了笑,不在意的摆摆手,“小姑别介意,年上嘛,就当输一点给表弟表妹送点零花钱。”

姜家小姑在心底呵呵一笑,谁震惊的是这个了!她觉得刚才自己一定是见鬼了!这有多少年没有看到堂堂姜家第三代的领军人物露出这样的表情了?!别说是姜晔这样军功赫赫在军部乃至在整个京都里闻名的人物,就是一般世家的男儿,又有多少是从自己老婆手里拿钱的?!

偏偏唐静芸摆出来的那一副********的样子,让她竟然一时间无言以对!好吧,难道是她太过大惊小怪了?才怪!

而在屋子的另一边玩牌的姜家男人们,也都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姜晔,时不时还用奇怪的眼神看一看他的老子姜广川,他们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姜老大的儿子居然还有妻管严的属性?!

而承受着别人奇怪的眼神的姜广川,仿佛读懂了众人眼底的那股子意思,忍不住默默的嘴角抽搐,真是见了鬼了,他们姜家几代人里都没有怕老婆的好不好?!

不过他看着姜晔的眼神也带着几分复杂。

他见过姜晔的很多面,少年时候看着他那种带着冷漠和恨意的眼神,长大一些后冰冷无情的样子,后来从军入伍游走在灰色地带时的漠然的神色,仿佛自少年时候的那一场婚变,让曾经那个虽然沉默但爱笑的孩子玩玩全全的毁了,对着他的时候,他仿佛被剥夺了笑,唯有在老爷子面前才偶尔露出几分笑意。

他从来都想过,有一天这个孩子会对着另一个女孩子露出那么明显的笑意,笑的眉眼弯弯,笑的那些曾经眼底的风刀霜剑都被融化了,他看着她的时候,好似时刻都带着柔情蜜意。

姜广川从未有现在这一次如此鲜明的感觉到,唐静芸之于姜晔的重要性,比他想象的还要重很多很多。

从这一刻起,大概他再也不敢轻视唐静芸的存在,他想,大概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小看这个能够收服姜家最野性的男人的女人。

姜晔神态自然的走了回来,将手上拿着的八百放到台面上,对着三位长辈淡笑道,“你们悠着点,玩完这八百我可就没钱了。”

“没钱就去取啊,你把银行卡给康康,让他去跑一趟。”一旁坐在下家的大姑父笑道。

“银行卡都给芸芸了,”姜晔整理纸牌,低眉道,“我可不敢再要了,不然我下个月要喝西北风不算,说不定她还要给我立规矩让我睡书房呢。”

大姑父拿牌的动作一顿,对上了连襟的眼神,都是看到了彼此眼底的那抹神色,他取笑道,“我看你这不是娶了老婆,分明就是做了驸马!”

这做人驸马的,才处处得看人家公主的脸色啊!经济大权掌握在女人手里不算,还什么立规矩?睡书房?这真的是那个以前一言不合就敢拔枪相向的强势的姜晔吗?

姜父睨了一眼姜晔,淡淡地道,“可不就是做驸马了吗?听说现在住的地方就是他媳妇名下的房子。”

桌上的人都不做声了,眼观鼻鼻观心认真玩牌!

姜二叔姜广仁坐在老父身边,完整的看完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作为一个知晓唐静芸性格的知情者,他倒是升起了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而一旁的姜老爷子一直都是笑呵呵的,似乎对这一幕并没有什么感触。

这一晚,唐静芸和姜晔被老爷子留在了大内,而其他人都在九、十点的时候开车回了家去。

这一向都是这样的传统,姜老爷子这里的屋子不算多,姜家人都住在这里住不下,为了避免有人觉得偏心,他在除夕夜也不会留小辈在大内过夜,当然,除了姜晔。在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来姜晔在姜家和姜老爷子心中特殊的地位。

姜广川是最后一个走的,他走的时候,姜晔走过去送了送他,和他说了几句话。

唐静芸看着姜晔的身影湮没在夜色中,眼睛眯了眯,身子靠在身后的座椅上,才发现这不是家里柔软的沙发。

她手指相互摩挲着,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等到姜晔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她慵懒的姿态,像是一只懒洋洋的猫儿,看着这个模样让他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好好搓揉一番。

“回来了?”她懒洋洋地道。

“回来了。”唐静芸笑道,坐到她的身边,“困了?”摸了摸她的脸,有些心疼,“今天辛苦你了,爷爷奶奶年纪大了都不守夜了,咱们也不用守夜,今晚早点睡,接下来有的忙。”

唐静芸握住他的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起身,“走吧,去洗洗睡了。”

两人相携走了出去,在一旁收拾屋子的人员看了,心底都是忍不住赞一声两人的感情真好。

另一头,黑色的轿车悄然的穿梭在夜色里,除夕夜,街道上显得格外的冷清,一向人流如潮的京都,难得的处于一种空旷的状态。

姜广川坐在后座上,半眯着眼养神。

他从车窗上看着自己的倒影,倒影有些模糊,模糊了他日渐升起皱纹的眼角,也模糊了他头顶黑发里冒起的几根白发。

过了不知多久,才听到一声轻轻的叹息飘散在车里。

姜广川想起在不久之前,姜晔走过来对和他说了几句话,那应该是自姜晔成年后两人第一次有这样私底下的交谈,不知不觉,那是小不点已经长成高大魁梧的男人了,而他……已经同渐渐老去。

他想起自己的儿子,站在夜色里,背后有些许泄露出来的辉煌灯火,而他的半张脸掩藏在暗处。

他告诉他,他说,“爸爸,我的婚姻未必需要的祝福,所以也请你不要干涉我。我今天站在这里,只是想要告诉你,这么多年来,我遇上了她,才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快活。我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觉得自己生活在极乐世界里。”

姜广川闭眼,脑子里反反复复的回响着姜晔的那一句“我遇到她才明白什么叫快活”,想起他提及她的时候眼底泛起的柔情,竟然让他这个做父亲的莫名的觉得心酸。

罢了罢了,儿女自由儿女福,他这为人父亲的,给不起一个完整的家庭,美满的童年,难道还允不起他一个媳妇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