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预支点零花钱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姜榆将自己在学校的情况大致的讲述了一遍,和唐静芸温和下的清冷不同,姜榆是个才二十来岁的女孩儿,虽然生长于世家,但是因为偏于内向并且心思细腻的缘故,她并不能够像唐静芸那样自如的面对着周围的人际关系。

她一直都很低调,在学校里也从来不说自己的家世,在学校交了一个家世普通的朋友,只是难免有消息灵通的知道她是姜广仁的女儿的,所以偶尔也会应邀出去吃几顿饭。她的那个朋友看见过几次她从豪车上下来,询问的时候被她搪塞过去,没想到转过头来就对其他的同学说她姜榆表面清高,其实是手段高超,将好几个男人骗的团团转。

“我觉得我是真的拿她当朋友看待的,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么看待我的!”姜榆那张漂亮的小脸上露出了难过的表情,世家女子的教养让她不至于失态,但是这样已经表明了她内心的伤心。

唐静芸听着姜榆的话,忍不住笑着摸了摸姜榆低着的头,在世家里碰上这样好性子的女孩子还真是已经极为少见了。

大概是世家里扬名的子弟大都是那些优秀的孩子,从小就接受精英式的教育,搭配上那些精致的脸、高端的衣服,让很多人都以为上流社会的孩子就都是天资出众。其实不然,那些天资出众的只是一部分,更多的其实并没有比普通的孩子厉害多少,她们也会如同一般人那样,被生活中的遭遇困扰,难过,伤心。

只是在众人关注着他们光鲜亮丽的外表的时候,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些罢了。

“大嫂,我是不是很笨很傻?”姜榆抿着嘴,脸皱皱的,看上去很是沮丧。

“不会,我们家的阿榆一点都不笨也不傻。”唐静芸笑着安慰她,“你只是不太适应自己的身份而已,其实你从一开始就错了,虽然你想要结交朋友的本意是好的,但是你用的方法不对。你是姜广仁的女儿,是姜晔喜爱的妹妹,就注定了你不可能是平凡的。”

姜晔摇摇头,“阿榆,你的性子太和软了,整个姜家都在你背后为你撑腰,你怎么行事还束手束脚的?姜家几代人的柔软都跑到你一个人身上了。”

姜榆低头调皮的笑笑,她其实也就缺少倾诉的对象,现在说出来了心情倒是好了不少,“还是大哥你好,就你能够听我讲这些废话,其他人早就嘲笑我了。”然后对着唐静芸挤了挤眼睛讨好的笑,“大嫂也好,和大哥真是绝配!”

唐静芸的心难得的软了软,姜榆确实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姑娘,笑着点点她,带着几分好笑。

这样长辈对晚辈的姿态,被唐静芸做出来并不令人感到违和。

这厢相谈的愉快,姜晔给唐静芸续了半杯的水,叮嘱道,“不能再多喝了,等会要吃年夜饭了,厨子做了不少好东西,你到时候再多吃点。”看了眼姜榆,“你也一样。”

姜榆看了两人一眼,抱着唐静芸的胳膊捂嘴偷笑,小声地道,“大哥有了嫂子后像是变了个人,温柔的我都差点认不出来。”

——

姜家的年夜饭自然是极为隆重的,当然这体现的不是在饭菜上,而是姜家到来的人。等到姜广川从黑色的轿车里出来,走进院子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更强烈了。

姜父一身陆军上将的军装,看上去硬朗笔挺,威势赫赫,就算对着其他的小辈都是笑容不多,令的这一群人都不敢在他面前笑闹,都是在问候完之后快速的转身溜走了。

后来姜晔去将老爷子扶了出来,一家人,满满当当的坐了两桌,一桌是长辈的,一桌是小辈的,不过姜晔向来是坐在长辈一桌的,今年,则是添了一个唐静芸。

这多的是一副碗筷,摆的却是姜晔坚决的态度。

唐静芸起身给老爷子添酒,“老爷子您喝酒,今天您也多喝几杯,姜晔是个好男人,多亏了您的教养,您可一定要保重身体,往后的日子长着呢,好日子也都在后头。”

老爷子抿了一口,笑的祥和,“我酒都喝了,你个丫头是不是也该改口了?”

唐静芸动作顿了顿,然后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爷爷!”

“哎!”姜老爷子兴致颇高,笑着应了一声,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厚厚的红包放到唐静芸手里,“收着吧。”

唐静芸乖乖的收下了,然后看向在姜家一直都颇少露面的姜奶奶,道了声“奶奶”,老人家也是笑的慈祥,叫了声“好孩子”,同样拿出一个红包给唐静芸,还拉着她的手说了几句话,看上去很是开心的样子。

一时间也算的上宾主尽欢,唯有一旁的姜广川神色有些郁郁,儿子想到带人回家给老人家相看,却从未有带来见他的意思,这其中的缘由怎么能让他不觉得酸涩呢?

喝了一轮酒后,大家也都发现了唐静芸喝的白酒的情况,心思想法各异,不过鉴于姜老爷子都是一脸平静的样子,大家谁都没有说话。

其实姜家的年夜饭,与其说是一起吃饭,更像是小型的年底汇报,大家吃饭的时候聊的大多是一些政策和预测,也有是关于工作上面的探讨,有点枯燥,但也是另一种的生活姿态。

唐静芸听着姜家大姑的说话,看着侧头倾听的姜晔,忍不住升起几分感慨。她也是一个关注时事的人,有着重生以来的优势,自然对很多东西都更加敏感。

在平常的生活中,和姜晔在讨论某些国策的时候,她就发现,姜晔对国策的思考和很多下面人的态度都是不一样的,下面的人都是思考着如何能够更好的将政策贯彻下去,而姜晔本人却经常带着批判性的眼光来探讨,试图寻找更好更完善的姿态。两者的姿态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以前唐静芸还常常感慨,现在确实多了几分了然,自幼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家里的长辈在他面前最常谈论的就是这些国策政策的实施,甚至有的政策可能还是家中这些长辈手中发布出去的,受到这样的影响,自然会让姜晔的眼界格局比一般人要高上很多。

这样的后天环境的优势,加上先天条件优异,聪明早熟,也难怪姜晔虽然回到姜家核心权力层时间不长,却能够在京都里一步步迈开步伐,成为一颗耀眼的明星。

想起姜晔前世的时候,一直游离在核心层之外,大都游走在境外国际之上执行任务,她忍不住有些遗憾,这样的男人,其实天生就该是执掌权柄的,当他站在权力巅峰的时候,大概足够叫无数人俯首称臣。

姜晔似是察觉到了唐静芸的目光,侧过头来看着她,露出一个关怀又疑惑的表情。

唐静芸挑唇,笑着摇摇头,示意自己无事,不过放在桌下的手却伸过去握住了他的大手,我捉住你了,而我,是绝对不会放开你的。

姜晔虽然不知道唐静芸心里的想法,但是察觉到她心情并不坏,所以也是用力了握了她的手,继续倾听着长辈说的事情。

坐在另一桌的姜榆看到了两人交握的手,忍不住低头掩饰的偷笑,大哥和大嫂两人感情真的好的不得了,原来谈恋爱是这样的感觉啊,连一贯冷冰冰的大哥都有这么温柔的样子。

吃完了年夜饭,姜老爷子和姜奶奶坐在屋子里,看着热闹的样子。

姜家的长辈,有的坐在沙发上聊着天,也有的难得玩起了娱乐,拿了纸牌出来打牌,神色中也少了几分往日带着的面具。

唐静芸静静的陪在姜奶奶身边,姜奶奶人还是不错的,聊着点家常,最多问的还是姜晔生活里的事情。

“芸芸,”姜晔本来是在旁边打牌,这时候却是走了过来,“你有没有带钱?”

唐静芸挑眉,“你这个月的零花钱我不是给了你三千吗?出门的时候我记得你把钱都带上了呀。”

在沪市之后,姜晔就将自己的钱交给了唐静芸在管,说是让她拿钱做点投资,随便她用,而他自己手上也有一张银行卡,不过那都是在商场里刷卡给唐静芸置办东西时候用的比较多,平常姜晔从来都不去取钱,而是从唐静芸给他的零花钱里拿。

唐静芸一直将钱放在书房的抽屉里,每个月三千,不过大多数时候姜晔连这三千都用不掉,所以唐静芸每个月看见了都忍不住觉得好笑。说起来,这大概还是姜晔头一次伸手问唐静芸额外要钱啊。

姜晔尴尬一笑,“今天手气不好,玩牌的时候都输完了。”他蹲在唐静芸面前,讨好的笑笑,“你先给点钱让我还了赌债吧,那些钱你从下个月的零花钱里扣,你看行不?”

唐静芸笑着点了点他的脑袋,从自己身边的包里掏出了钱包,“多少?”

“八百。”姜晔比划了一个八的手势。

唐静芸从钱包里掏出了八百,递给他,笑骂道,“我倒是不知道自己还嫁了个赌鬼!”

姜晔拿了钱赶紧溜之大吉,他这不是哄一哄自己老子嘛,他老子坐在他上家,今天玩牌就跟吃了枪子一样,完全就是找他出气,不然就凭他的赌术,也不可能输的这么惨啊!

这两人旁若无人的讲话,却不知道落在旁人眼里,早就惊掉了下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