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老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今天女娃娃怎么转性了?一言不发的我都差点没认出来。”姜老爷子端起茶杯,悠悠的吹了一口水面上飘着的茶叶,对着唐静芸说道。

唐静芸弯了弯腰,淡淡地道,“之前是静芸莽撞了,冲撞了老爷子,阿晔事后已经教导过我了,以后我会谨记的。”

面对这样的唐静芸,姜老爷子竟然有种一拳打在棉花里的感觉,抿了抿茶水,突然觉得素来爱喝的茶水似乎也不如刚才的那么香了。

姜晔对着姜老爷子下巴微抬,隐隐有几分得意和示威的意思,看的姜老爷子嘴角一抽一抽的,哼,他老人家大人有大量,不和这两个小辈一般计较!

两人来的时间点刚刚好,坐下来说了一会儿闲话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饭菜很丰盛,四荤四素一汤,满满当当的摆了一张桌子,味道自然是不必说的,姜老爷子这样的肱骨老臣,厨子那都是能够做国宴的水准,往上追溯几代,或许还能够查出来是以前清宫里头给人做御膳的呢。

姜晔在看到这桌菜的时候眸光动了动,不过并没有说话,而是笑眯眯的给唐静芸使了一个眼色。唐静芸很聪明的起身,给姜老爷子到了一小杯黄酒,双手递给他,“老爷子,您喝酒。”

姜老爷子倒是心安理得的接了酒喝了一杯,露出了几分笑意,“好。”

唐静芸又给姜晔和自己各倒了一杯白酒,态度自然,落在姜老爷子眼里,心中忍不住摇头,老虎到底是老虎,不是逗弄玩的小猫,至少在他的饭桌上,还真是少有看见自己给自己倒白酒的女孩儿,心里并无不喜,因为他知道,她再怎么低调,这骨子里到底是个强硬的,不然就不是她唐静芸了。

三人闲话家常,没有刻意的说那些国政大事,也没有说姜晔的工作或者派系事务,只是聊聊寻常的事情,而姜晔则是说了些和唐静芸相处时候的趣事,听的老爷子心情很是不错,多喝了一杯酒,看的一旁的邱妈欲言又止,最后看着老爷子难得这么高兴,也就不忍心打断他的兴致。

像姜老爷子这样的人物,每一个都是国家的元勋,去一个少一个,对于他们的身体那是格外的注意,一切东西都是有定量的,都是依据科学标准做出来的安排,平常姜老爷子一天至多喝一小杯,烟也只能抽三根,还是那种经过特殊过滤过的。

今天想来是姜晔带着唐静芸回来,难得高兴,破了例。

用完午饭,姜老爷子也有些困顿,到底年纪大了,精神兴奋了一阵子就容易疲乏,自然有看护搀扶着去后院休息。

姜晔牵着唐静芸的手,带她去看自己住了很久的地方。走在路上的时候,姜晔顿了顿,对唐静芸道,“爷爷其实挺喜欢你的,他只是不太喜欢表现出来,老人家严肃惯了……”

“我知道。”唐静芸握了握姜晔的手,“那桌菜是特意为了我这个新上门的孙媳妇准备的吧?”

她怎么会不知道,老爷子这样的人,平素都是节俭惯了,如果不是十分隆重的客人过来,怎么可能上这么多的菜?

“嗯,爷爷自己吃的时候,一般都是一荤一素再配个汤,分量都不会多,就算我来吃饭也就加两个荤菜。”姜晔轻笑道,亲了亲唐静芸的手,“你看,他只是不太善于表达而已。”

“我知道,你像他!”唐静芸理直气壮地道。

姜晔但笑不语,只是加快了走路的步伐。

唐静芸低头看着姜晔的手,修长,骨节分明,每一个指甲盖都修的很完美,像极了京都的那些世家贵公子的范儿,只是其他的世家公子们都长了一张讨巧的嘴,就算不是风流成性,但是哄女人的本事还都会不少,怎么到了姜晔这里,就养成了这样一个木讷老实的性子呢?

唐静芸这评价要是让外人知道了,估计眼珠子都要惊掉,这姜阎王木讷老实,木讷也就罢了,他平常少言寡语,冷的像个冰山似的,那就姑且用木讷这个近义词代替吧,这老实从何说起?让他们这些在他手上吃过多少亏的人该如何自处啊!他哪里是老实了?!做起事来简直就是为达目的手段狠辣的人好吗?!

所以说,同样的人,在不同的人的眼中,总是不一样的,而姜晔,恐怕也乐于唐静芸对他有此评价吧。

唐静芸和姜晔在房间里笑闹了一会儿,姜晔被人叫走了,大概是有点事务要处理,唐静芸也就静静的在院子里看风景,不过没过多久,姜老爷子就派人来找她了。

再次见到姜老爷子的时候,是在后院里,老爷子坐在院子里的桌子边晒太阳,看见唐静芸的时候招了招手,唐静芸乖乖的走了过去,坐在老爷子身旁的椅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规规矩矩的坐着,姿态淡然。

“老爷子,听说您喊我过来。”

此刻的唐静芸收敛了一贯的随意,就算是她这样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此刻也摆出了慎重的态度。

在院子里见到老爷子的那一刻,她深深的感觉到来自这个老人身上的强势威严,这个老人,他虽然垂垂老矣,但是他从战火年代走过来,一路领兵奋勇前进,那些记记载在历史课本里的故事,或许就有这个老人亲自经历过的,后来又凭借高超的政治智慧手掌大权,成为显赫的人物。哪怕他现在退下了戎装,但是用之前姜老爷子形容唐静芸的话讲,老虎就是老虎,不是逗趣的猫儿。

之前的见面,在老爷子的刻意收敛下,他只是姜晔的爷爷,但是当他重新端起架子的时候,他就又成了那个开国元勋。

面对这样的老爷子,唐静芸自然而然是表现出敬畏的。

“是啊,人老了,就容易贪恋起太阳的温暖,年轻时候受的伤,老了就泛起来咯,身子骨总是各种酸痛。”姜老爷子淡淡地道,眯眼看着金色的阳光。

唐静芸此刻的回答也不如从前那般的随意,琢磨了一会儿才回道,“有空的时候可以让阿晔多来陪您晒晒太阳,他是孙子,您养了他那么多年,也是该他尽孝的。”

她的回答似是而非,姜老爷子却认真的看了一个这个女子,他本意是劝告她,年轻时候的感情不一定就是好的,唯有等到老来自己品尝,没想到这个丫头只是将话题引到了姜晔身上,让他尽孝,如果不是他深知这个女子的本色,恐怕还真要以为她听不懂一般。

他眯眼淡笑,“家中可还安好?以后和阿晔在一起,总得和你娘家人见个面说说话。”

唐静芸恭敬地道,“我母亲难产而亡,姥爷去的早,自幼是姥姥带着长大的,等到我长大成人的时候,姥姥也去了,所以早早就出来谋生了,寻了些许活计,现在也算是勉强能够养活自己,现在还活着的也就剩下我的父亲了。”

唐静芸不相信自己和姜晔在姜家人面前半公开后,姜老爷子会不曾去地调查自己的身份,虽然她和银临市的那些邻居都不大熟,但是有心去调查,还是瞒不住姜老爷子的。至于她和唐家的关系,讲句实话,她和唐志谦长相太过相像,只不过一个人硬朗一点,一个柔和一点,气质虽然不同,但是掩盖不住两人相似的事实,在有心人眼底根本就瞒不住,当然,她也根本就没有打算瞒过。

“你父亲?”

“是的,我的父亲,说来可能您老也听说过,我父亲是唐家人,当代的唐家家主,唐志谦。”唐静芸抬眸,捋了捋头发,“我的出身也不大光彩,我是唐志谦的私生女,据说我妈是他的真爱。”

最后一句带着几分特别的意味,像是嘲讽,也像是感慨。

“那你以后打算和那边怎么办?”姜老爷子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儿讲话这么利索,三言两句就将他查到的道出来,态度落落大方,并没有太过推拒。

唐静芸细细的琢磨了一会儿姜老爷子这句话,觉得话里挺有意思的,他提起唐家的时候说的是“那边”,显然是将唐静芸划到了“这边”,也就是唐家这里,而且讲话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别样的意味啊。

她轻轻一笑,“还能怎么样,杀不得,怨不得,恨不得,爱不得,敬不得,只是,我到底是姓唐的,唐家人骨子里不是什么好人,我……也不算是把。”

姜老爷子倒是眼中诧异一闪而过,没有想到这个女子对于这些东西看的这么透彻,至于她最后一句,他忍不住心里笑了笑,唐家人的确不算是什么好人,但是他们姜家人就是好人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世家披着一层华丽的外衣,但是这其中有多少利益交易,却不足为旁人道也。

唐静芸静静的看着老爷子,她低头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笑道,“老爷子,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就是个小孩子,您的心思我摸不准的。”

姜老爷子看着唐静芸,眸色沉沉,那双眼睛不如一般的老人一般浑浊,看上去透着几分清亮和睿智,唐静芸心想,也对,这才是那个智珠在握的老人该有的样子,一言一行都能够给这个国度带来震动的老人,而他看着你的目光,纵然不语,却沉重如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