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大内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骨子里就是一个很奇怪的女人,她这样的人,既墨守成规,尊重传统,在很多青年人中都已经渐渐遗忘的老旧东西,她却一直都在默默的遵守,甚至有时候会怀疑她的年纪;但是她又在很多问题上思想一点都不保守,很潮流也很前卫,比如说和姜晔之间的闪婚。

她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人,这种守旧和变通是在她的骨子里,前者是她前面的二十年里在跟着自己的姥姥长大的时候,潜移默化养成的,而后者,却不得不归功于一个女人——夏芷。

重生以后,唐静芸的心态冷静成熟了很多,她开始尝试着看开点,所以她对唐家人的态度在渐渐软化,虽然不说父慈女孝、兄友弟恭,但是至少没有要********的弄死他们,这已经算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但是独独面对一个人的时候,唐静芸总是忍不住翻腾起杀意,那个曾经在她溺水的时候拉她上岸,最后却亲手将她推下岸的女人,可能是她此生最最不能释怀的一个存在,没有之一。

那一年,唐静芸进入唐家有大半年,因为私生女的关系,她在唐家的日子并不好过,唐雨珊看似事事带着她,其实不过是拉出去任人嘲笑罢了,至于唐凌峥,眼里根本就没有她这个一朝跨入上流交际圈的私生女。而那时候,她遇到了夏芷,和唐凌峥关系不浅,从国外留学回来的一个女人,经常在唐家往来,唐家还有这个女人住的房间。

也就是夏芷,将唐静芸引向了上流社会,带领她结交各种朋友,让她从青涩无措变得游刃有余,在上流社会这个大染缸里摸爬滚打,学会了各种本事。

可以说,夏芷算得上唐静芸半个老师半个亲人。

只可惜,世事无常,谁也不会料到,待你最亲近的人,其实是最叵测的那个。

唐静芸在出车祸前,其实已经隐隐察觉到几分不对,让自己的手底下的心腹去暗暗跟踪调查夏芷,传回来的东西虽然很浅薄,但是却已经昭示了夏芷并不如她自己对唐静芸讲述的那么简答,并且,唐静芸那天开车的时候,半路上接到过夏芷的电话,询问她的行程,当时唐静芸告知了她,而她遭遇了车祸!

这其中要是没有夏芷的关系,唐静芸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

她眯眼,想起了前世得知的少数一些关于夏芷的资料,默默的敛眸,别急,慢慢来。想到她之前和方青峰联手,无意中坏了夏芷操控许进所在的公司大肆敛财的事情,她忍不住弯了弯唇角,没事,这一世以有心算无心,她肯定能够让夏芷“得偿所愿”。

“想什么呢?我看你都在这里站了好久了。”

姜晔走过来,手里端着一杯水,递到唐静芸的面前,笑问道。

唐静芸接过水,喝了一口,是一杯茉莉花茶,北方气候干燥,姜晔见唐静芸这几天嘴角有些毛,便去寻了这花茶,每日里都要给她泡上一杯。

唐静芸对于这茉莉花茶,不是喜欢的东西,但是也不见得多讨厌,姜晔拿给她喝,那她便喝了。她将杯子递到他的嘴边,示意他也喝一口,然后笑道,“你啊,军部放了你这么长的一个假,是为了让在好好调养身体的,不是让你可劲儿的折腾来伺候我的。”

他和她两人在别墅里,除了各自处理公务的时候,其他的时候姜晔总是变着法儿的给她弄点对身体好的东西,眼前的花茶,厨房里还炖着的红枣枸杞银耳羹,还替她置办了好多冬天的衣服,那模样,好似是要将之前落下的那段日子全都一下子补回来。

姜晔闻言牵住唐静芸的手,“突然闲下来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好在还有你在身边,我也能够找到消磨的时间。”

唐静芸好笑,睨了他一眼,然后突然开口道,“今年去姜家过年,然后我们在今年内把婚礼办一下吧。”

姜晔面露诧异,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唐静芸,似乎想要看出来她突然说这句话的意思,只可惜唐静芸哪里是能够被人轻易看透的女人?他拉着她坐下来,“怎么突然说婚礼的事情?我记得你之前似乎还想等一等的。”

“也没有什么,就是突然觉得自己可以安定下来了,”唐静芸勾唇,就像是一只漂泊在外的小舟,突然就想到自己停靠的码头,然后就决定结束漂泊回来了,就是这样的简单,“你也年纪不小了,三十而立,眼看着也要到了这个年纪,成家立业,你早就立业,就差个家了,而且,你爷爷到底也盼着你有个稳定的家庭不是?”

姜晔点点头,“好。”

既然她说要婚礼,那就办婚礼,左右他早就是她的人了,还是一生一世就她一个的那种,“该给你的,我一样不少都会给你!”

唐静芸眯眼浅笑,手里握着杯子,那暖融融的温度,一直从手心传递到心脏。

——

姜家是个大家族,人口不算特别多,但也不少。姜老爷子平常居住在大内,那里进出来往也不方便,而且屋子也不多,所以平常就算是身为长子的姜广川都不会太过频繁的去姜老爷子那里,毕竟老爷子的身份摆在那里,姜广川又身居高位,去的频繁了难免引起有心人的揣度。

不过姜晔明显就是个例外。

他少年时候就是跟着老爷子在大内长大的,只是偶尔才去姜父那里小住,只是后来他进入军营步步高升,身份日渐敏感后,他也就从大内搬了出来,自己在京都另寻了住处。就算是这样,姜老爷子那里依旧保留了姜晔居住的屋子,他偶尔也是会过来住上那么两天的。

所以当姜晔开着贴着各种通行证额车子,一路开进大内开到姜老爷子居住的地方的时候他表现的很熟门熟路。

唐静芸坐在副驾驶里,看着姜晔用这样一种熟稔而霸道的方式进去大内的时候,内心有一瞬其实是复杂的。在很多人心中神秘而又威严庄重的大内,在某些人眼中,却也不过偶尔,甚至这里的很多地方都能够找到他们童年的回忆。这大概就是人与人生来就有的差距。

那些什么生而平等的理论,唐静芸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因为经历过沉浮,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社会从来都没有绝对的平等,所谓的平等也不过是相对平等,在真的强权面前,那些理论根本就是狗屁不通!

这个时候,她突然有些想要抽根烟。她想,如果不是那个夏天的阴差阳错,他和她,本该是走在两个世界的人。

姜晔过来之前,明显就是给姜老爷子通过气,不然他带着一个陌生人,不会那么轻易的能够进入大内。

两人相携走进了门,迎上来的是一个中年女人,身上穿戴的很是整洁利落,盘着发髻,嘴角带着和善的笑容,一见到姜晔就是露出大大的笑容,“大少爷,今年回来的挺早呀。”在看到和姜晔牵着手的唐静芸的时候,面露惊喜,笑容更是盛了几分,“好好好,大少今年也晓得带着女朋友回家了,怪不得老爷子今儿个还多吃了半碗早饭呢!原来是人逢喜事啊!”

“邱妈,”姜晔对着走上来的妇女点点头,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容,“麻烦你亲自过来接我们了。”

转头介绍唐静芸道,“这是我的心上人,姓唐,”对着唐静芸道,“这是邱妈,小时候带过我,你随我叫就好。”

“邱妈。”唐静芸笑着道,清冷中带着几分笑意,并不会让人觉得不好相处。

“唐小姐好,”邱妈一脸促狭道,“这一眨眼的大少爷都长大了,都已经会带着心上人回家了,瞧瞧,真是个水灵灵的好姑娘,真是看着都觉得欢喜。快点进去,别让老爷子久等了。”说着热情的招呼着,脸上的笑容热忱。

“邱妈,我估计要在这住几天,你帮我房间里再添置点东西,别瞧着太素了。”姜晔牵着唐静芸走了几步,回头对邱妈又交代道。

邱妈一脸“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模样,对唐静芸爱屋及乌下,那也是越看越欢喜。她家大少爷,她差点以为就要孤独终老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心上人,怎么能够不高兴呢?这样想着,她忍不住抹了抹自己泛红的眼眶。

姜晔和唐静芸两人并肩走在路上,很快就走到了正屋。

今天的姜老爷子,一身深红色的唐装,并没有穿军装,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属于长辈的慈祥,此时正在品茶,看着这两人牵着手手走进来的时候,眉头皱了皱,“轻浮!”

姜晔神色不动,“我牵我心上人的手,关你什么事?”

姜老爷子神色一滞,自从孙子懂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他这样直白的顶撞过了,眯了眯眼,冷哼一声,“都说女生外向,我看你这是男生外向!有了媳妇就忘了爷爷!”

姜晔挑眉,“那是你先来挑事的。”

姜老爷子喝了一口茶,压了压心头火,看到沉静的走在自己孙儿身旁的女孩子,今天的她倒是意外的低调,好似那天那个在医院里顶撞许多大佬的人不是她一般,至少现在,她只是沉默地站在他的身边,静静的等着他给她撑起一片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