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时间过的真快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姜广川收敛了苦笑,恢复了一贯的沉稳的模样,“您也知道的,京都里盯着咱们姜家的人家本来其实不算多,只不过因为阿晔回国入主姜家后,很多人看待姜家的态度也有了变化。”

姜家在姜老爷子的约束下,一直都是奉行中庸的行事准则,虽然是实权派,但并不算锋芒毕露。只是姜晔的出现打破了姜家的藏拙,他晋升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年纪轻轻,甚至已经超过了人家二三十年的打拼,由不得人不将目光放在姜晔和姜家的身上。

“我以为某些人还要再忍耐一下,没想到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而且下手还这么狠辣。”姜广川的脸上没了笑容,眉头皱起,一种属于将官的锐利倏然出现。也是,姜广川再怎么说也在这个高位上待了许久,当初也是靠着军功一步步爬上来的,在军部也从来都是一个铁血人物。

抛开他在姜晔身上的无可奈何,他到底也是一位金字塔顶端的实权人物,而且算起他的年纪和级别,也算的上少壮人士。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讲述着,大部分时间是姜广川在讲,老爷子在听,不过老爷子偶尔几句话,还是让姜广川仔细的记了下来,毕竟老爷子一辈子的经验摆在那里,说的话总是有道理的。

“广川啊,阿晔的事情你放手去办,我们姜家的人,总是要护的住的。”姜老爷子眯了眯眼,淡淡地道,过了好一会儿他又道,“阿晔是我带在身边养大的孩子,也是你的亲儿子,但说到底还是姜家人,我们姜家未来的继承人。他这样的身份,总不好叫人轻视了去……省的那些阿猫阿狗的谁都敢动他!”

姜广川站起来的动作一滞,但到底还是恭敬的应了一声“是”,他没有想到老爷子会在他面前这么明确的表态。

姜晔重回姜家,外人对他未来继承人的身份猜测纷纷,但是姜老爷子这边却一直都没有松口,直到今天,他才正式在姜广川面前承认了姜晔的身份,这话叫京都的其他家族听到了,少不得要受到震动呢。

毕竟姜家再怎么低调也是个庞然大物,这样的家族的继承人岂是轻易能够决定的事情?很多京都的军政世家,那些继承人都是要到四五十岁的时候,成为一个家族、一个派系的旗标人物,手里握着几个后备人才大本营的时候,才会被正式确定。每一次的竞争都是需要漫长的十几二十年才能够确定。

而像姜家这么早的确定第三代的接班人,确实是比较罕见的,可能也是由于姜晔太过优秀的缘故吧。

姜广川缓缓的走出去,心中想着自己这个优秀的儿子,又想起他的姻缘对象,忍不住有些头疼。

——

那一头,世嘉淮苑的别墅里。

“想什么呢,一个人站在窗前,外头萧瑟的很,哪里有我这个人好看?”

一双大手熟的从后面穿过唐静芸的垂下的手臂,从后面搂住她的腰,在身前双手交握扣住,那姿态占有欲十足。

唐静芸也熟悉了身后这人的动作和气息,在他靠过来的时候,就下意识的向后微微靠去,在他宽厚的胸膛处寻找熟悉的位置。

听到他的话,忍不住笑道,“我在想外头的世界那么广阔,我却被这样一个屋子困住,而失去了饱览这个世界美景的机会,是不是有些不值得。”

听见她这样意有所指的话,姜晔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千帆过尽,人总是会疲惫的想要寻找一个港湾,现在不好吗?”

“好则好已,可惜我还没有尝试过千帆呢,就上了你这条贼船!”唐静芸眯眼浅笑,笑意盈盈。

“唐!静!芸!”姜晔将身前的人搂的更紧了一些,高声阴沉道,“好好的日子过着,你别给我又去瞎折腾些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腻味了我在外头**小白脸,有一个我弄死一个!”

“好好好,我只要你一个就好,你别动气,快点消消气,”唐静芸转过身去,轻抚着姜晔的胸口,“一把年纪了,还跟个吃醋的毛小子似的,我不过是说说而已,你哪次见过去尝试过了?”

姜晔睇了一眼唐静芸,谁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这个女人现在的能力大着呢,身边围着的也都是忠心耿耿的手下人,她要是哪天真的想要尝个鲜,她身边多的是替她抹净痕迹的人。

唐静芸笑了笑没说话,反而换了个话题,“时间过的真快啊,居然已经一月多了,瞧瞧那株腊梅,开的倒是极好。”

外头自然不像是姜晔说的那么萧瑟,这里再怎么说也是京都一流的别墅区,栽种一些冬季开的花卉还是有的。唐静芸说的就是院子前面的那株梅花。

“是的,”姜晔笑着点点头,重新将唐静芸拥在怀里,“爷爷刚才给我来了电话,让我今年带着你回家过年,问我你有没有什么偏好的菜色。”

算算时间,这应该是两人在一起要过的第二个年头,第一个年头唐静芸自然没有回姜家去,而今年,姜家的老爷子却意外的给唐静芸送来了邀请。

“去不去?去了可就是我的人了。”姜晔问道,声音里怎么着都带着几分笑意。

这个邀请的意思唐静芸怎么可能不清楚?让姜晔带个女人回家,意思不就是带着自己的女人回去正式见家长吗,这样之后就可以谈婚论了。虽然顺序错了,但是并不妨碍这其中表达的意思。

“难道我不去就不是你的人了?”唐静芸笑着反问道。

她倒是没有想到姜家居然会发来这样的邀请,这算不算某种意义上的示弱,表示对姜晔自主婚姻的承认?唐静芸知道这其中的艰难,大家大族,越是在享受家族带来的荣耀光环,越是要为此付出代价。她心底不止一次庆幸,还好姜晔是个有远见、有主见的男人。

“去吧……”她轻轻叹息一声,“明天你和我一起出去一趟,我们去挑一些上门的东西,虽然已经见过面了,但是总归是新媳妇上门,态度还是要摆端正的。”

姜晔笑着握住了唐静芸的手,“好,爷爷喜欢抽烟喝茶还有古画,姜广川喜欢*具和孤本古籍,我那个二叔是个耳根子软的,人不坏,就是很容易被她老婆说动,家里两个孩子,儿子在部队里,女儿今年马上要毕业了,我家还有一个大姑和小姑……”

唐静芸静静的听着身后的男人跟她说着他的那些亲戚的性格和喜好,很详细,不像是相处出来的,倒像是特意调查过的一般。她有一瞬间恍惚,她觉得这个和她讲着家长里短的男人有些陌生,又有些温暖。

唐静芸的直觉还真的没错,这些事情还真是姜晔找人调查出来的,想来也是,他一个罕少回京,连年夜饭都不一定在席的男人,怎么可能对自家的亲戚知道的那么清楚?要知道,平素里,姜家的同辈人看见他就像是老鼠碰见了猫一样,怕着呢。

两人相拥着,说着家长里短的事情,听的无端的令人觉得温馨。

——

黑色的车流从外面的大道上开过,悄然无息,两辆黑色的线条流畅的车子在一众车子的保护下,缓缓的从唐家已经大开的铁门**穿梭而过。

车流停下,从中间的两辆车子里同时被人恭敬的请下来两个人,正是唐志谦和唐凌峥。

唐志谦走在前面,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凌峥,我先回书房处理几分文件,事情晚上再谈。”

“是,父亲。”唐凌峥恭敬的应下了,对着迎上来的老管家笑着点头道,“秦管家,帮父亲泡杯茶上去,他最近有点上火,今天晚饭记得上点清淡的菜色。”

秦管家自然是应下了,唐家人口味都偏重,如果不是大少爷交代下来,他还真的不怎么有这个胆量。看着面容日渐沉稳的大少爷,他的心中也颇为欣慰。

唐凌峥走了上去,正好碰上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不,说男人并不对,应该是个男孩,尤其是脸上的稚气未脱,让的那张脸看的愈发的清纯起来。

“大哥,你回来了。”少年迎上来,对着唐凌峥讨好的笑着。

这个男孩正是当初同唐静芸一起接回唐家的那个,唐志谦的另一个私生子唐少明。他和唐凌峥几人不同,唐家人或多或少容貌里都带着几分凌厉,就像是唐志谦的阴鸷精致的容貌中,也带着几分属于唐家的该有的凌厉线条,而眼前的唐少明,却十足十的像他那个做人**的母亲,男生女相,看上去很柔软,需要被人呵护。

唐凌峥一看这个上来想要讨好自己的便宜弟弟就厌烦,别以为他不知道他这副柔柔弱弱的皮囊下面的狼子野心,可惜,终究是小妇养大的,见识短,却不知道他私下里玩弄的那些手段,不过是给人看笑话

说起来,唐凌峥不止一次拿唐少明和唐静芸比过,他就是不明白了,同样的出身,甚至唐静芸还要可怜的多,怎么两人之间的差距就那么多呢?比起这个柔柔弱弱的弟弟,他情愿将唐静芸养在家中,那个骨子里有着唐家人的自私自利阴狠霸道拥有狼性的女人,才比较有意思。

看到唐凌峥对自己的爱理不理,唐少明的眼底划过几分愤恨不平。

虽然极力掩饰,可唐凌峥怎么会看不出?他心底嗤笑一声,更是觉得没意思,要是唐静芸在这里,他打赌他一定看不出她丝毫情绪。

他摇了摇头,该死的,干嘛总是想起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