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孙子儿子都是孽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养病的日子过的很忙,每一天在唐静芸和姜晔的眼里都是慢镜头,那每一幕似乎都被用细致的镜头记录,保存在两人各自的心底;而养病的日子似乎过的很快,因为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溜走了。

姜晔的身体已经渐渐好了起来,他五脏肺腑的伤需要的是静养,而腹部的伤也逐渐愈合,不进行剧烈的运动并不要紧。

所以琢磨着在医院里待了二十来天的唐静芸,还是打算让姜晔出院了。

两人没有收拾太多的东西,也就几件换洗的衣服,其他的东西本来就是后来置办的,也就没有在去管,都交给了手下人去处理。

手牵着手,两人走出了医院。唐静芸脸上的气色好了很多,虽然脸依旧有些瘦,但是已经看不出之前的憔悴的模样了,而姜晔倒是看不出受过重伤的模样,大概是被唐静芸养的太好了吧。

两人并没有通知太多的人,低调的离开了医院,同刚刚进入医院时的高调截然相反。

上了车,开车的一如既往是梅四,对于唐静芸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个明显不凡的“司机”,姜晔也没有多问,只是眸光淡淡的扫了一眼梅四。

只是这平淡的一眼,却令梅四一瞬间背后寒毛竖起,升起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默默的低眉敛目,心中似乎有些明白夫夫人会栽在这个男人身上的缘由了,这不动声色中,就是无声的威胁。

这样凛冽的眼神,他平生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那就是他们的帝王,就算是浅戈阁下,也未曾让他这样的战栗。

他心中有些庆幸,还好自己只是忠于职守,并没有对她怀有不好的念头,或者不安分的心思,不然碰上了这位爷,绝对是死无全尸的下场啊!

唐静芸好似对这两个男人之间的暗流涌动完全不知情,只是淡笑着坐在姜晔身边,静静不语。

“这是去哪儿?”

车子开了还一会儿,姜晔才突然出声问道。

他是知道自己的家里被弄的一团混乱的事情,也在后期见过屋子凌乱不堪的样子的照片,知道大约短时间内不能回到那里去居住了,所以才有此一问。

不过唐静芸闻言倒是忍不住弯了弯眼角,“姜晔,你什么时候这么好骗了,当心被我了还不自知呢。”

想他姜晔这样的男人,对于各种事情的敏锐性极高,怎么会碰到这种车子开了许久才想起来去哪儿的问题呢?除非他对自己身边的人实在是太过信任了,潜意识里认为在她的身边就是安定的,这样才会造成他的后知后觉。

姜晔挑眉,“不怕啊,你了我,迟早还是要买回来的。”他在心里小声的讲,他才不相信她舍得他呢!

经过这一回住院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姜晔在重症监护室里的生死一刻刺激到了,唐静芸对他的好一下子就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什么都愿意纵着他顺着他,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疼小孩呢。也让他深深的明白了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

唐静芸笑着摇摇头,不去同姜晔分辨些什么,她笑道,“我在世嘉淮苑那里有栋别墅空着,已经事先让人收拾了一番,我们过去就可以入住了。四合院那里的屋子需要大清理,还有一些地方要修修补补,短期内完不成,就算完成了也不好立马再住进去,就先在世嘉淮苑那里住上一段日子可好?”

说起啦,世嘉淮苑那里的屋子,还是唐静芸被唐家接到京都来的时候,最初安置的地方,一开始唐静芸还没注意,后来才发现那栋别墅被唐志谦转到了她的名下,只是那时候她和姜晔已经有了自己的家,所以在那栋空旷冰冷而豪华的别墅里,她只待了不长的时间,就转移了地方,后来也就一直空置着。

要不是这一回四合院那里出了问题,唐静芸也不会想起世嘉淮苑的别墅,倒不是因为别的,两人的身份都注定了安保问题比较好的地方,而世嘉淮苑那里的明显就是符合要求的,同样是上层人士居住的地方,只是相较于胡同巷子的低调的权贵子弟,世嘉淮苑那里更多一些富商名流,混迹的圈子也略有不同罢了。

姜晔听到唐静芸这个说法,自然是无有不好,点点头,“你决定就好。”既然唐静芸都提出来的,想必肯定是已经安排妥当了。

他笑着睨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握住了唐静芸的手。

两人一路进了世嘉淮苑,大概是提前打好了招呼,门口的保安象征性的询问了几句后就放人了,并没有为难。

别墅很大很空旷,虽然布置过了,但到底少了几分人气和温馨。

屋子里的暖气已经打开,北方的冬天格外的寒冷,这屋子里倒是热腾腾的,姜晔很快就脱下了身上的大衣,换上了居家的衣服,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忙碌的女人,不由默默的笑了,真好,有她的地方,就是他的家啊。

唐静芸很快就折腾出了一桌菜,不算特别丰盛,但是每一样都是姜晔偏好的菜色,不过味道都偏淡了些,到底是为了照顾他的身体。

吃完饭后,姜晔拉着唐静芸去二楼的客厅里休息,唐静芸手里捧着文件,姜晔则是一张躺椅,置放在阳光可以照到的地方。

唐静芸处理文件的时候偶然抬头,好似看到了一直在打盹的老虎,哦,也不对,分明是一只在晒太阳的猫咪,他浑身的锋利张扬都收敛的一丝不剩,唯有一种岁月流过的平和长存在他的身上。

姜晔,这个少年时期就毅然决然投身军营,还未学会柔情便已经懂得****的铁血冷情男人,此刻哪里还能够看到那曾经的冷漠无情,哪里还能够体会到那种战战兢兢的慑人气势?这是一只被豢养的野狼,并且还养的特别熟,离不开一步的那种。

她注意到他的眉头偶尔会动了动,不由心底诧异,思考了一下随即就反应过来了,走到他的身边,一只手探到他的小腹,轻轻的揉着,那儿的伤正在愈合,她知道伤愈合的感觉,反而比中的时候还要疼。

姜晔享受着室内静谧的气氛,虽然伤口有点针刺一样的疼,但是他没有什么感觉,再重的伤也受过,这点疼痛还是可以免疫的。

不过一只手放到他伤口轻轻揉动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挑眉,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唐静芸蹲在姜晔身边,笑道,“我请教过医生,据说这样能够让你的伤口舒服很多。”

姜晔眯眼,挪了下身子,将唐静芸拉到这张双人躺椅上,笑问道,“你就这么在乎我?”

她不说话,只是笑,然后一边侧身替姜晔按揉,一边和姜晔小声的讲话。

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都缓缓的入睡,睡的很是安稳。

——

两人这一头温馨无比,整个京都此刻却未必又多安稳,底下更是暗流涌动。

姜家。

姜老爷子一身中山装,笔挺的站在书桌后面,手里握着毛笔,此刻正在宣纸上挥毫,聚精会神,笔走龙蛇,颇有几分大家之气。

而他的面前,是一个容貌和他有几分相似的男人,此刻一身西装,正捧着手里的茶杯喝茶,正是姜晔的老子姜广川。

姜老爷子写完一幅大字,这才抬头看了眼自己的大儿子,“你怎么还在这里?今天军部这么清闲?”

姜广川见到老爷子这副模样,忍不住苦笑,“您心里有底,可能儿子我心里没底啊,您倒是给我露个口风啊。”

“什么口风?”

看到还在装傻的老爷子,姜广川忍不住摇摇头,没好气地道,“还能有什么,当然是阿晔的那个媳妇咯!”

“我觉得阿晔的媳妇挺好的呀,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姜老爷子抬头,淡淡地道,“不论出身,能力,手腕,城府,心智,样样都是顶尖,一点都不比京都世家出来的女子差,难得还对姜晔情深意重,不离不弃,姜晔也爱重她,这样不是很好吗?”

姜广川听到自己的父亲这种说法,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只是他依旧皱眉,他总是觉得心中有些不痛快,“爸,阿晔的媳妇我希望是个知冷知热的,最好是……”

姜老爷子一挥手,打断了姜广川还未说出口的话,“你希望,你也知道,那些都是你希望,有本事你在阿晔面前亲自跟他说啊,我倒是看看他听不听你的。”

姜广川闻言,唯有苦笑,他要是听他的,还用近十年见面不声不响,连说句话都困难吗?父子缘薄,他不是个尽职的父亲,也不怪他的儿子不和他说话。

“不要去干涉了,总比阿晔一辈子孤身一人要好的多,何必那么在意呢,你说是不是?”姜老爷子倒是比姜广仁要看得穿,“既然你之前未尽过父亲的责任,那么这件事上,也就不要多说了!”

一句话,让姜广川苦笑愈深,他这个做父亲的还真是做的太失败了!

姜老爷子也是摇摇头,孙子儿子都是孽啊!索性换了个话题,“广川,京都里最近情况怎么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