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为伊消得人憔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姜晔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场梦,那个梦很短,仿佛只是一晃而过,而那个梦又好像很长,因为他总是能够听到很多嘈杂的声音。

只是他觉得自己很疲惫,并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管梦里的声音,他只想要好好的休息。

隐约间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些什么,但是他又想不起来。直到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芸芸!

他的神经猛然绷紧,然后他听到了她在一旁的自言自语,那声音明明和之前一样,并不响,却仿若清晨的钟声,一句句敲入了他的心脏,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被那些话给挤爆了,好疼,真的好疼,他那么喜欢她,恨不得捧在手心里放在心尖尖上,她怎么能够到头来说出“恨他”这样的字眼呢?这简直比剜了他的心还要疼啊!

是他哪里做的不对吗?只要她说,他一定改,改到她满意为止,只要两个人的感情能够和和睦睦,只要能够长相厮守,他不能想象,往后的岁月里没有她将是一种怎样恐怖的感觉。

姜晔盯着唐静芸,神情专注,仿佛看着自己此生唯一。

唐静芸敛眸,压下心中的那股子悸动,然后不自在的转开自己的目光,她没有回答他先前的话,而是道,“姜晔,你刚醒过来,别说这些了,我马上就去喊医生过来。“

她这样说着,手挣脱开了姜晔的大手,就要转身离开。

姜晔眼底一片暗沉,他看着唐静芸离开的背影,“芸芸……回来……”

这样说着,他的右手颤颤巍巍的去拔自己左手上的针头,挣扎着想要起身,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这样的无力,眼睁睁的只能看着那个身影转身离开。

愤怒无助之下,他的手直接狠狠的扫过**头的柜子,将上面的东西碰落了一地,“哐当”声下砸了满地。

唐静芸本来就不放心姜晔,听到这样的声音后,自然是立马转身,下意识的走回了姜晔的**头,看到了姜晔任性之下拔掉的针头和还冒着血丝的手背,顿时心疼的不得了。

她低下头,握住姜晔的那只手,放到自己的嘴边轻轻的亲了一口,轻声道,“怎么了,刚醒过来就这么大的气性,我哪里惹你生气了?”

姜晔心中再多的暴躁,在唐静芸这样难得的似水柔情中,都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不自在的转开头,将目光投向另一侧,闷闷道,“没什么,你没惹我生气,我生我自己的气。”

唐静芸看了一眼姜晔,然后放开他的手,准备去喊医生,只是姜晔在她放开的一瞬间,就虚虚的握住了她的手腕,虽然力道很轻,她随意用力就能够挣开,但是她有种预感,她若是敢挣开,这男人恐怕下一秒又会任性地大闹起来。

于是,她只能弯下腰看向姜晔,一手握住姜晔的下巴,将他的头转过来,盯着他的目光,“有什么事?说!”

姜晔盯着唐静芸的脸,目光痴痴,“你瘦了。”

她是瘦了,才短短几天,就瘦了好多,照镜子的时候连唐静芸自己都感到诧异,那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下巴上的肉,已经落了下来,下巴显得尖尖的,穿裤子的时候,本来堪堪好的腰身,突然发觉大了一个尺码。明明每天还是一样的吃一样的睡,从未曾有吃不好睡不好的情况,可她就用一种快速的速度消瘦起来。

仿佛姜晔没有醒过来,她的身体也随着他一起消耗着生机。

以前唐静芸听说过“为伊消得人憔悴”,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让她觉得很可笑。

不过好在她的精神状态还很好,她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每天对着过来询问的人,一直都是温和淡然的。

可她却不知道,她这个模样落在外人的心中,却忍不住替她感到心酸,就算是姜老爷子见到了她这个模样,都在暗地里抹了几次老泪,暗暗心焦自己的孙儿怎么还不醒过来,更别提每次来换药的林护士长,都忍不住为这个用情至深的女子红了眼眶。

唐静芸勾起唇角,握住姜晔的手指,“嗯,我是瘦了,都是你害的,等你好了我要罚你。”

“怎么罚?”姜晔贪婪的看着唐静芸的容颜。

“就罚你把我养回之前的体重,不,要白白胖胖的。”唐静芸弯了唇角和眼眸,对着他开玩笑道,然后起身,“我去喊医生过来,你给我好好待着别动。”拍了拍他的脸颊,“乖乖的,知道吗?”

姜晔盯着唐静芸,也不知道有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芸芸,你的心乱了,因为我,是吗?”看到唐静芸避开的目光,他挑眉,“你看,按铃就在旁边,你忘了!”

他这话说的还真带了几分理直气壮的味道,好像初初醒过来时候的那种卑微和惶恐都在一瞬间消散了。

唐静芸难得的在心中觉得有几分赧然,然后低头在姜晔的唇上亲了一口,认真道,“你这伤恐怕要在病**上待个几个月,我看你这几个月可以趁机修身养‘性’了!”

然后挣开了姜晔的手,走到另一边去按下按铃。

不过她的按铃才按下去,门已经被打开,好几个白大褂脚步匆匆的走过来,还有一个军装模样的男人,对着唐静芸点点头,然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想来是刚才姜晔弄倒桌上的东西发出的巨响,惊动了外面的守卫的人,然后快速的去将医生喊了过来。

医生既然来了,自然是少不得要一番忙活,还要进行各项检查,以确保接下来的恢复计划。

唐静芸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出去。一走出去就靠在墙上,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她只是感觉脚下一软,脑中有几分晕眩,过了好久才缓过来。

“大少夫人,您喝点水。”

一杯水递到了唐静芸面前,唐静芸看看向那人,发现那人很眼熟,是姜老爷子身边特意从身边调过来的大卫,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看上去很是冷漠的样子,她倒是没有想到他会给她倒水,不由微笑道谢,“麻烦你了。”

男人摇摇头,看着捧着杯子默默饮水的女子,低声道,“大少能够找到您这样的妻子,是他的福气。我祝福您和大少白头到老。”说完很快就重新回到了岗位上。

唐静芸喝水的动作顿了顿,闪过几分讶然,然后忍不住抿唇笑了笑,在心里默默的想,这是应该的,为人妻子,心总是要向着自己的丈夫的。

林护士长是和另一位护士长一起过来的,听说了这个病房里的病人醒来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替那个女子松一口气。

她走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守卫人员对唐静芸的称呼,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姜晔是姜家的大少,她唐静芸可不就是大少夫人吗?她的心中由衷的替这位女子感到值得,她的深情,至少让她们这些近身的人都为之动容。

对于这种至情至性的人,人总是会不自觉的多几分包容。

姜晔醒过来的消息很快就是被传了出去,第一时间接到消息的姜老爷子,自然是急急忙忙的起身,让人备了车子就过来了,而其他的人接到消息,自然也是心情各异。

不管如何,这个消息总归是让姜家的人高兴异常,一时间病房门口气氛极好。

几家欢喜几家愁,姜晔病房这头欢欣鼓舞,而在另一个地方,有的人却气的跳脚。

王老四是京都土生土长的人,不过年轻的时候不学好,后来阴差阳错的入了意大利黑手党,经过一系列的训练后倒是练就了上佳的身手。虽然以意大利黑手党排外的特性,他这样的身份注定了只能是一个外围人员,但他也已经很知足了,毕竟他身后有这样一棵大树,日子其实还是挺好过的。

只是最近他觉得有几分不稳,眼皮子一直跳的厉害。

上次接到了一个任务,那任务并不是要求取人性命,而是只是简单的破坏一个屋子,上头要求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毁坏,能多惨就有多惨。

一开始王老四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在他看来这个任务真的太简单了,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得罪了意大利黑手党的上层,让上头下这样用来恶心人的命令。

所以他带着人废了一点力气进去了。

他砸着东西挺爽的,只是在看到卧室里那装满了名贵珠宝玉石首饰的梳妆台的时候,忍不住眼皮子跳了跳,想起上头给的资料,这屋子里的主人是个特别有钱的人,于是也就安心了。

后来临走的时候,他带来的人和对方的人交手了一下,对方找找下杀手,好在他们人多,成功的摆脱。

但是王老四一直都没能够放下心来,他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有些打算好好的再查一查那房子的来历,那房子分明是男女合住的,不知道那个男主人是什么来头。

只是,王老四还没有来得及行动,他就收到了一条消息,那消息并不算难得,是国安部放出来的,大意就是有不明组织恶意闯入姜晔少将在京都的住处,并且偷走大量的军部资料和一份重要重要名单,如此挑衅国家威严的,军部绝不姑息,必然追查到底云云。

王老四已经没有精力看完所有的消息了,他在看到消息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两个字:

完了!

只是他不会知道,事情远远比他想象的糟糕的多的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