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我恨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觉得,虽然她一直都在尽力低调,但是她的人生还是和普通人有点不一样,尤其是在见家长这一块。

见姜晔的母亲的时候,她是空身一人,接到了个姜晔的电话,就匆匆收拾里点东西拎着箱子去了港都,别的不说,至少那种男人带着去见母亲的过程就直接忽略了,让她一上去就直接和姜母接触了。

也好在唐静芸不是一个敏感的女人,孟丽珍也不是一个挑剔难相处的婆婆,所以这婆媳两人还是相处的挺愉快的,至少两人之间还是挺有默契的。

而这一次,唐静芸和姜晔父亲这边的见面,比起孟母的见面,更加是完全没有准备!

她是在医院里见到了姜爷爷、姜二叔、姜父,姜晔在病房里,唐静芸在病房外,用一种很特殊的身份陪伴在他的身边,同时也算是见家长。

若是换做一般的女人,大概单是这样的场面就够她尴尬了,好在唐静芸不是一般的女人,不仅能够镇定自若的见面,还能够表现的很优异。

尤其是姜老爷子这里,她最开始那毫不掩饰的深情,更是一下子就触动了这位老人,让他对她多了几分另眼相看。

唐静芸的唇角勾起,回想起自己曾经和姜晔回家见家长的计划,没有想到他一出事,这些步骤就完全省略了,她眨眼就已经在姜家挂了名号,至于这认可度,她倒是没什么把握。

“丫头,你刚才的表现倒是不错,”姜老爷子的突然出声,打断了唐静芸的出神,“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威严气势,又是自己的公公,你倒是一点都不露怯啊!”

唐静芸挑唇自嘲一笑,“露怯干什么?软弱是做给自己身边心疼自己的人看的,姜晔不在身边,我为什么要露怯?徒惹人笑话而已。”过了一会儿,她伸出手放在了姜老爷子面前,上面湿湿的,一层汗。

“再说了,谁说我不怯的?我只是没有露出来而已。”唐静芸笑道,“到底是姜晔的父亲,要是给他的印象不好,难免丢了姜晔的脸面,他醒了肯定要笑话。”

姜老爷子默默摇头轻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既然唐静芸家里都已经毁了,短时间肯定是不能住人,所以她索性让人在医院里开了间病房睡着,就在同一个楼层,姜老爷子知道后也没有说不赞同。

姜晔的情况很稳定,成功度过了危险的48小时后,就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

这可让整个医院,上到院长,下到**,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呼,这位显赫的男人的性命总算是保住了,要知道,这两天第四军区医院里的氛围压抑的可怕,生怕这个男人又出现意外,到时候姜老爷子的震怒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唐静芸在姜晔转到普通病房后,就很自觉的进了病房,拖了一张椅子,坐在姜晔旁边。

这两天姜老爷子虽然还是天天来报道,但是待的时间明显就少了很多,大概是看到有唐静芸的陪伴,他也能够放心不少。

只是姜晔还没有醒过来,医生的检查是说一切正常,不醒过来是在调节身体机能,休眠的时候恢复的最快。

这一日,唐静芸拉开病房的窗帘,让冬日里的阳光透进来,散去了不少病房的苍白。

她轻轻的抚摸着姜晔的脸,低头亲了姜晔一口,然后坐到了**边的椅子上,“姜晔,你怎么还不醒过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这样死气沉沉的睡在**上的样子,让我总是忍不住想要索性给你一个痛快,你半死不活的样子让我很不痛快。”

她轻轻的捏了捏他的手,手指很修长,骨节分明,看上去很有男人味。

这张脸,棱角分明,很有男人味。

还有这病号服下的身材,肌肉线条流畅,带着不可言喻的男人的力量之美。

一切的一切,在唐静芸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时候,已经已经变得越来越合她的心意了,她看着他,似乎身上的每一处都是她喜欢的,连他身上的疤痕都如此。

可是,他怎么就不睁眼呢?她喜欢他用眼神追逐着她,不说话,却已经被温情包围。只是他现在闭着眼睛,那双温情的眼睛也看不见了。

她龇牙,手指拂过他的眼睛,“阿晔,快点睁开眼,别逼我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声音虽轻,却带着几分毛骨悚然之感。

只是她终究也只是说说,她那么爱他,怎么可能真的忍心伤害他呢?

唐静芸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如果厉振杰在这里,自然会大叫,这分明就是剩下的四分之一的纸张,也是唐静芸口中被某某人“顺走”的东西。

东西的确如厉振杰所想,并没有悲伤顺走,唐静芸这样谨慎的人,这些东西自然都是随身携带的。

她现在也大概拼凑出了事情的原委,那份资料应该是乔治·劳伦斯弄到的,可是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上交,或许是来不及交。后来劳伦斯出事了,姜晔只在乔治那条线索上找到了二分之一,也就是他用特殊渠道送回国的。

而剩下的二分之一,阴差阳错到了鲁斯·劳伦斯手里,鲁斯用这其中的一半和美国中情局的人员做,那中情局的人员出人意料的将东**在了房间里,被唐静芸劫走,事后又令人截杀那中情局的人员,造成错觉,摆脱嫌疑。而另外的四分之一,自然是在弄死鲁斯的时候,从他衣服的夹层口袋里摸出来的,也便宜了唐静芸。

所以,姜晔那边费心费力找的东西,愣是轻松落入了唐静芸的手里。

而后回国后,唐静芸就用这张名单做起了交易,这剩下的四分之一,就是等着厉振杰将事情办好了才打算给。你说要是办不好?那么对不住了,咱们只能烧了它了,反正这东西已经被人“顺走”了,不是吗?

想起这些事情,她忍不住冷冷一笑,一张小小的名单啊,就不知道要让多少人为之死死生生,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命比纸薄”。

她笑了笑,将这份资料缓缓的收起,叠好,重新放入自己的口袋,唇角勾起一个凉薄的笑意,反正,她只要姜晔活,其他的都不在她的考虑之中。

唐静芸看着姜晔,突然忍不住恨声道,“姜晔,你怎么就还不醒过来?你知不知道我被人欺负了?说什么要护我一生一世的,原来到头来还是一句空话!你们男人浓情蜜意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就没有一句是能够当真的!姜晔,我真的好恨你,如果当初我不曾遇到你,是不是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心肝儿都在疼,像是被人揪住了不放,一刀一刀的划着,道道皮开肉绽,偏偏我还狠不下心杀了这划刀子的人!”

“姜晔,我唐静芸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遇到了,如果不相遇,那便不用体会这样切身的疼,那我就不用为了一个男人这儿难受,你看,我变了,变的都不像是曾经的那个我了。”

“姜晔,我想过无数次我的人生,鲜衣怒马纵横京都,春风得意看尽这满满光景,一生得意尽欢,凭我的能力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可是我怎么就栽在你这个男人身上呢?你这个男人也是窝囊,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还要我反过来护你,真是好不要脸!”

“姜晔,你再不醒过来,我就不要你了。”

……

唐静芸坐在姜晔的**头,念念叨叨的说着话,话语凌乱破碎,很混乱。

过了好一会儿,她又忍不住握住他的手,她在心里默默的说,姜晔,就算这样,我还是很希望在最初遇到你。

唐静芸握住姜晔的手,然后靠在身后的椅背上,眯眼看着阳光,看着窗外的景色,神色冷漠。

这样的她,像是褪去了那些平素的人气,出尘脱俗中带着一种冷漠无情的味道,仿佛全世界都不被她放在眼里,下一秒就会飘飘然离去,放弃俗世,常伴青灯。

姜晔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许久未睁开的缘故,她的那张脸一开始很模糊,随后才渐渐变得清晰,也将她那冷漠的表情尽收眼底。

“芸……”

他的声音嘶哑,但是还是很明显惊动了看着远处景色的唐静芸。

唐静芸猛然转头看向姜晔,沉声道,“你醒了?”然后站起身来。

姜晔觉得那双握着自己的手松开了自己,突然涌起一种恐慌,他挥动着自己的手,用力的想要握住她,“别走……别走……”

可是因为喉咙干涩的缘故,他发出来的声音只是“嗬嗬”的声音,并不曾让那个女人回身。

那一刻,姜晔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在一片片的剜割,疼,比身体疼百倍。

不过,好在唐静芸很快就回来了,她端着一杯水,她用棉签润了润他的唇角,然后小心的将插了吸管的杯子递到了姜晔嘴边,“只能喝一口,你现在不能多喝。”

姜晔果然乖乖的喝了一口,然后下一刻立马虚弱的握住唐静芸的手,盯着她道,“你、是不是……后悔了?别、别走,我以后只守着你一个……我、我真的,谁欺负,我教训他……别走、我求求你别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