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复杂的感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没错,刚才那个要走进来的男人,正是姜晔的父亲——姜广川!

不同于混日子的二弟姜广仁,姜广川身为老爷子的长子,从小就是京都二代中的拔尖的人才,继承了老爷子的道路从军,先天的家世的优势和后天家庭氛围的培养,自然是让他的道路也是走的极为宽广,用后世的话说,那就是典型的人生赢家。

当然,除了婚姻。

和孟丽珍的婚姻,父母之约,媒妁之言,门当户对,本身就是利益的结合,没有太多的感情基础,让后来惨淡收场,大概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一个败笔。而他的儿子,那从小就和不亲的孩子,也是他人生中另一个不可控的因素。

正所谓情场失意,****得意,大概就是他最好的形容吧。

一开始他不太想和自己的儿子接触,是因为那个孩子的眼睛太亮太通透,似乎早就看穿了他一身军装下的肮脏,也让他不断想起自己妻子和他离婚时候留下的那些话。于是老爷子提出来要将孩子接到身边亲自教养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后来,等到他醒悟过来,想要和孩子培养感情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晚了,姜晔看着他的目光总是凉凉的冰冰的,似乎往日的那些父子情分都随着几年的时光的离去而消散,两人之间变的陌生生疏,甚至连一般的父子都不如。

他不止一次听到老爷子懊悔,不该将姜晔接过去,这才害的这父不父子不子,一家人不像是一家人。

可是姜广川心底却明白,姜老爷子不过是催化剂,真正的问题出在他自己的身上。

他琢磨了好几年,一直试图想要缓和与姜晔之间的关系,可是那段时间忙着升职,军部的工作繁重,还要挑起姜家的担子,让他始终不能够和这个孩子好好交流过。

直到后来姜晔看着谁的眼神都是凉凉的冰冰的,他才恍然发觉,原来错过了父子俩最佳的磨合的时间段。等到后来,他诚心想要和好,姜晔却义无反顾的投身入了军营,一步步靠着自己的能力往上走,又入了最危险的部门,从此在在死生一线中寻求刺激,一年到头也见不着几面。

于是,就父子情分也就越发的生疏淡漠,有时候他甚至在他身上感觉不出丝毫的亲情。

父子缘浅,纵然有多少后悔的心思,在往后的岁月里也没有找到弥补的机会。

姜晔,从来都是姜广川最骄傲又最心疼的孩子,只可惜他从未有过机会罢了。

这样想着,姜广川大步走了进去,对着姜老爷子点点头,喊了一声“爸”,又对在场的几人点头致意。

旁人自然早在姜广川进来的时候就认出了他,也是纷纷问好,随即都是很有眼色的转身离开了,这里来的都是姜家人,他们这些外人当然是不好在这里站着的。

不过离开的时候,厉振杰几人的目光都是在唐静芸身上转了一圈,有些好奇这个女人和她的公公见面的场景,而厉振杰心中想的更多一些,他是知道的,姜广川现在有要务在身,忙的脚不着地,想不到居然会在这个时间段里在这里碰上他,不是说他和姜晔的关系并不算多好吗?看来还是关心他的嘛。也是,到底是自己的亲骨肉呢。

唐静芸对着姜广川微笑示意,弯了弯腰,“您好,姜伯父。”

姜广川看着面前这个女子,身姿窈窕,长的倒是极好的,气质也是上佳,一看就是从名门中出来的闺秀,清冷中带着几分矜持优雅,确实很不错。当然,他这样的评价的前提是建立在他未曾听到见到她刚才的那一番反应的前提下。

如果不是亲耳所闻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就这么一个清冷脱俗的女子,居然就是刚才那个智若狡狐而又性子浓烈的女子,行事手段尚且不提,就那表现出来的对姜晔浓烈的情感,着实是令人侧目。

“你、你就是……”姜广川的话在喉咙里滚了滚,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这一刻,他的心从未有过的复杂。

自己那个骄傲的儿子,就是为了这个女人,甘愿放弃了曾经向往的生活,投身入了京都这纷繁芜杂的名利场?他曾经以为受到他和他母亲的婚姻的影响,自己这个儿子一辈子都不会踏入婚姻的殿堂,他甚至都做好了哪一天那个孩子销声匿迹的准备。

可是他没有料到,世事不是一成不变的,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终有一天姜晔踏入了姜家的核心权力层,而原因,仅仅是为了一个女人。这样的想法,让他对这个女人的情感格外的复杂。

是的,他知道姜晔在外面结婚了,一开始并不知道,只是姜晔在外面找了房子,和这个女人双宿双栖同进同出,虽然低调却从未掩饰过,加上他从老爷子那里旁敲侧击,自然是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也渐渐的知道了有这么一个女人的存在,占了姜晔配偶的一栏,却从未让姜晔带回家。

最初他还以为这是姜晔对这个女人的不重视,不过是万万而已,可是随着姜晔的变化和各种消息的传来,他才发现,不带的确是不重视,只是不重视的对象是他这个父亲,而不是那个女人。大概在姜晔的心里,从未觉得需要将自己的妻子带到他的面前来吧。

都说知子莫若父,姜老爷子最是清楚自己这个儿子的心思,当下就是低咳了几声,“广川,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阿晔的妻子,这孩子姓唐名静芸,是个好孩子,和阿晔一起走过风风雨雨,两人的感情很深。”

收到自己父亲的警告,姜广川心里默默苦笑一声,对着唐静芸温和道,“静芸,我这样叫你不介意吧,静芸,真是麻烦你照顾姜晔了,那孩子脾气又倔又臭,难为你了。”

唐静芸自然是微笑点头,“不,姜晔人很好,待我很包容,我们在一起他总是会迁就我。”

姜广川笑笑,想要拍拍唐静芸的肩膀,又觉得不适合,将手放了下来,轻声道,“阿晔和你在一起快活吗?”

“他……”唐静芸侧头想了想,点头道,“他很快活,姜伯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姜晔总是笑着的,我知道他很快活。”

姜广川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微涩,“你们快活就好,快活就好。”这做父母的,所求的不就是自己的儿女一辈子快活吗?他亏欠姜晔的已经很多了,现在,大概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祝福了。

不过姜广川的位置有多高,出身有多显赫,身份有多尊荣,他说到底还是一个普通的父亲。

姜广川看着低着头缩瑟在一旁的二弟,骂道,“你也真是不省心,要不是你动了私心,现在还会有那么多人盯着阿晔的功劳吗?”

原来,本来经手姜晔的功劳的人,其实是姜广川的一个好友,知道事关重大,所以第一时间就想要将事情敲定下来,免得被某些人动了心思,于是将事情报到了姜晔的二叔姜广仁那里,想着这到底是姜家人,应该会明白轻重。

可是谁料,就是因为报到了姜二叔那里,结果姜二叔愣是将事情攥在了手里没有将事情敲定下来,这才让其他人动了心思,等到他后来回去想要将事情处理掉,却发现早就被人给盯上了,这才引发了后面一连串的事情。

这姜广仁也知道是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被自家大哥给骂了他也不敢多说几句什么。

姜老爷子摇了摇头,对着唐静芸道,“让你见笑话了,我的精明就全都传给了老大,到了老二身上,这聪明劲没有长,倒是显得很容易犯蠢。”

唐静芸闻言一笑,她自然是不会主动说长辈的坏话,只是道,“我看这样也好,家里安稳,要是个个聪明拔尖,那姜家恐怕早就闹的不可开交了。”

姜老爷子哈哈大笑,姜二叔挠了挠自己脑袋,也是哈哈一笑,心中倒是对唐静芸多了几分喜欢。

“也不知道姜晔什么时候醒过来。”姜广川看着病房里的姜晔,忍不住轻声道,倒是让刚才还颇好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凝滞,唐静芸不语,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姜广川,然后找了个位置,看着病房里,不言不语。

姜老爷子瞪了一眼自己的大儿子,“自然是他想醒就醒过来了。”然后自己也忍不住露出一份黯然。

姜广川的确很忙,在这里不过个把小时,电话就接了好几个,最后还是姜老爷子嫌烦将人赶走了,然后姜广仁也跟着离开,本来还显得热闹的地方,一下子就冷清了很多。

只有唐静芸把玩着打火机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姜老爷子站了一会儿,也是坐在了唐静芸面前,“你别介意,广川就是这性子……”

“我不介意,反正我又不是和他过日子,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怎么样,我和姜晔以后照样还住在外头,没有长辈干扰,清静。”唐静芸淡笑道,“要我整天卑躬屈膝的,我可做不到。”

姜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轻叹一声,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这一把老骨头了,就不去干预了,事实证明,自己干预过的大儿子的婚事,不就是一团糟吗?毁了两个年轻人和一个孩子,真叫人心疼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