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我不同意!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的话一出口让在场的人都不由的竖起了耳朵,心里也是升起了几分好奇。

而刘中将的话却是下意识的一沉,就刚才这女人说的话,加上她现在说的这个,怎么都容易浮想联翩,这样意有所指的话,他怎么可能心中不怒呢?只是在这样的愤怒的时候,他的心中却还是不可抑制的升起了几分心虚。

唐静芸凤眸上扬,对着刘中将眯眼冷笑,“我说刘中将,自家人知晓自家人的事情,您心疼自己的侄儿也无话可说,毕竟血脉相连,自然是要向着自己的孩子的。可怜我家姜晔,年纪轻轻父母离异,父亲忙着养家糊口,自幼和跟着自家的爷爷的长大,又和其他家中的长辈不亲近,如今到了这样的地步,老的老,不亲近的不亲近,偌大的一个家族,竟然没有谁能够站出来说一句话啊!”

这话音刚落,在场的几人都是脸色骤变,目光不由自主的闪烁了一下!

一旁立在老爷子身旁的姜广仁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突然对姜晔找的这个媳妇有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感觉,只因她说的这话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不知道的人听着唐静芸这样一个女人家,身形单薄的说着这样的话,少不得要同情许多呢!

这不就是典型的父不亲母不疼,家中亲戚冷漠,唯有真心疼爱的爷爷,可偏偏爷爷年纪大了不顶事的事例吗?这样的家世说出去,任谁都忍不住说几声同情的话!

可是,姜晔的家里真的是这样的吗???

别的不说,就这位“年纪大了不顶事”的爷爷,人家虽然年纪大了,可是这手中的权势滔天啊!说出来的一句话,就足够让整个京都的人震三震了!你倒是站出来说一说啊,这哪里是不顶事了?!

还有,这父亲母亲的,各家亲戚的,哪一个说出去不是威名赫赫?就他这个不成器的二叔,虽然在姜家没有多少话语权,可是走出去也不知道要让多少人折腰奉承啊!

这简直就是典型的睁眼说瞎话啊!而且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要不是他确信里头躺的是自家的侄子,他都要差点以为是谁的孩子呢!

他默默的转头,对上一旁一直都站在一旁的戚父。两人对视一眼,戚父的眼底是掩藏不住的笑意和震惊。

说起来,他真正认识唐静芸比姜家人还要早一些,和唐静芸也打过不少交道,知道这是一个城府很深的女人,可是他还真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么不要脸的时候,咳,戚父掩住眼底的笑意,不要脸这个词放在唐静芸那张清冷的脸上还真是不搭啊!

姜广仁移开模样,不经意看到了姜老爷子眼底一闪而过的欣赏,随即就低下了头去,只是心中的震撼却掩饰不住。

在场的其他人也被唐静芸这话说的一愣一愣的,可是唐静芸根本就不给这些人反应的时候。

她眯眼,上前一步,下颌绷紧,整张脸显得愤怒十足,“刘中将,莫非你欺姜家无人?!欺我唐家无人?!我告诉你,今天这件事,只要你敢做我们就没完!我唐静芸和姜晔几度患难情深,自然是不会让他这样白白遭受别人欺负!”

在场的人都是静默,一瞬间落针可闻,直到姜老爷子轻咳了几声,这才打破了原先的静默。

刘中将第一次觉得事情可能有些棘手,在来这之前,他虽然知道事情可能不会顺利,但是他知道姜老爷子的痞脾气,也知道姜家主事的姜广川忙的根本就分不出精力来,而剩下的几个都是不顶事的,就算不成功也不会太难堪。

可是他没有料到今天居然碰上了唐静芸这的女人!这行事的方式根本就按套路出牌啊!

他又哪里知道,唐静芸这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变数呢?姜晔爱她情深,她便还以情深,甚至,她想要给他更好的,不够,那就要给的更多!

就在刘中将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的时候,一道爽朗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这是怎么了?怎么这里人这么多?莫非都是来探望姜小子的?”

人未至,声先闻。很快,就走进来一个老人,看上去和姜老爷子差不多苍老,只不过相较于姜老爷子的内敛,这位就张扬烈性多了。

在场的人纷纷问候,“高老。”

高老爷子笑呵呵的点点头,看向场中的唐静芸,“哟,好俊的女娃娃,这是谁家的孩子?看着有些面生。”

“不敢,”唐静芸微微欠身,“我是姜晔的妻子。”

“哦?姜小子的妻子?他可藏的够深的!怪不得满京都的姑娘都看不上,原来早就心有所属了!来来来,跟我说说是哪家的丫头?”

唐静芸挑眉,“乡下来的野丫头,当不得您的盛赞。这男人有心,自然是喜欢守着家里头的。再说了,在场的各位可不是来探病的,这人还没醒就来探病?莫不是盼着谁去死?”

这三言两语就将来人试图和稀泥的功夫给抹去了,真不得不说唐静芸有一张利嘴。

刘中将早在听到高老的声音的时候,心中就松了一口气,只是下一秒听到这个女子说出来的话,忍不住在心底默默的抽了一口气。

高老爷子看情形不由心底诧异,不过面上不露,看向刘中将,“绍海,这是怎么个事儿?你来说说。”

唐静芸静静的听着刘中将说的话,神色不显,只是敛眸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修长白皙。

而姜老爷子的神色中的阴沉一闪而过,心知来者不善,看对方的阵势,显然是有备而来。

果然,随着对方渐渐讲出来的话,姜老爷子神色变得慎重,别说是他,其他几个人也都心中感觉有些压迫,只因高老开的条件真的很诱惑,而且自家人知道自家的事情,姜老爷子所在的一系,在最近的调动中正面临几个难题,高级的要下来,年轻的上不去,长此以往就要青黄不接,这将是一个派系的致命死穴。

而高老正好能够解决这个难题,这对于整个姜系来讲,都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在庞大的派系里,个人的利益得失也将变得渺小不过。就算是掌权人,旗标人物,都说不得数。

这就是政治的残酷性。

唐静芸听着这些人的你来我往,眉头渐渐的弯了起来,她挑眉看了一眼重症监护室里的姜晔,眼底泛起几分柔色,阿晔,今天我为了,少不得要将凶残的名声闹的更广一点,你醒来被人叫做妻管严,那可不能怨我呐。

她的手指摩挲着后腰,神色柔和。

姜老爷子眯起眼来,这高俊生不得不说眼光一如既往的锐利,今天要是换了一个人躺在里头,他少不得要考虑一番,只可惜……这是姜晔啊!刚要说话,眯眼看见一旁神色不对的女子,他顿了顿,没有说话,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孩子有什么手段,能不能担的起他们姜家的当家主母!

而门口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在外头站了颇久,正要龙行虎步的走进来,口中的那一句“我不准”的话还没出口,就被那个女子的行动给堵在了口中!

只见唐静芸倏然起身,冷声道,“我不同意!”

高老瞥了一眼唐静芸,然后转头继续游说姜老,一个女娃娃罢了,年纪轻轻,脾气不小,他还不放在眼里!

只是唐静芸也没有理会高老,反而转向了一旁随着刘绍海刘中将一起过来的男人,那人看着其貌不扬,并不显眼,不过唐静芸却对他挑唇一笑,“这位想必是国安部的厉振杰厉部长吧?”

厉振杰心中挑眉,他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一眼认出自己,还能够准确的叫出他的职位,要知道他这个职位的特殊性,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一般只出现一些私人宴会什么的,莫非是姜晔跟她说过些什么?

他点点头,“正是我,姜少夫人。”

他对待唐静芸的态度还是不错的,真要说起来,他不是高系的人,他是学院派出身,只是和高系的人有点接触而已,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其实是另有目的,只是没有想到和刘中将同来会碰上这样的事情。他心里其实也有些不满刘中将,一声招呼不打就被带进了坑里,今天的事情处理不好,少不得要传出一些不好的风声。

唐静芸淡淡勾唇,“说起来,我一直想要和厉部长见一面说说话呢。”她的凤眸里眸光闪过,“厉部长身居此位置,想来姜晔通过特殊渠道送过来的东西,想必也是经过手的吧。”

她的唇角勾起玩味的笑容,“那我倒是有些好奇,厉部长经手过那张纸的时候,就没有感觉有哪个地方不太对劲吗?”

厉振杰睁眼,猛然看向唐静芸,眼神凌厉地扫视着唐静芸,神色严肃,只是唐静芸面上不露,和他不动声色的对视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的点头,“可否请姜少夫人明言?”心中升起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只是他的心底又不可抑制的升起了激动,莫非他今天来的目的就落在了这个女子身上?

唐静芸勾唇一笑,“其实也没有什么,你有没有觉得那份名单的边角好似有点毛?像是被人撕扯下一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