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她是个好的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从家里走出来,神色冷漠,没有理会自己身后跟着的愁眉苦脸龚新路和蔡延,直接上了梅四的车子,一溜烟的走了。

龚新路和蔡延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蔡队,你看现在情况怎么弄?”龚新路开口问道,颇为烦躁,一开始他还没怎么把事情放在心里,姜晔一直都没有结婚的消息传出来,所以他最初估摸着这可能不过是在外面置办的宅子,养个娇娇俏俏的女人,金屋藏娇嘛,他是男人,也懂的。

可是现在来这里走了一遭可好了,这哪是金屋藏娇了?这简直就是闷声不响的养了只大老虎在身边,这样的女人,他反正是连碰都不敢碰的,别的不说,那一身气质,那是看着就让人不想沾染的。

蔡延闻言苦笑了一声,“龚局,你还好,我这可是间接牵扯上的,一个不巧,我自己头上的乌纱帽都保不住啊。”他坐上这个位置,要说背后没人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再怎么厉害也挡不住姜家的震怒啊!

尤其是看那个女人不找到对手不罢休的样子,根本就不可能糊弄过去!

两人不由苦笑,纷纷摇头,然后各自上了车子跟上了唐静芸的车子,不管怎么样,他们总得去探探姜家的口风,这才能够决定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更何况,姜老爷子避居挺久的了,等闲人根本就没有见到的几乎,这回有这么一个几乎,他们也不想轻易放过,万一被老爷子记在了心里呢?

唐静芸到了第四军区医院,一路上去,眉宇间都是淡淡的神色,看不清她眼底的深浅。

在转角的时候,她碰上了守卫人员。

守卫的小哥见到唐静芸的时候,都是恭敬的笑笑,他们跟在姜老爷子身边,也算的上是亲卫。亲卫这类人,大多都是和姜家有着不浅的关系,所以也知道这位漂亮的女子和里头躺着的姜军长的关系不一般,对她自然也是格外的客气。

这可是连老爷子都半默认的存在,以后少不得就是姜家的少夫人,那身份才叫是真正的高不可攀。

唐静芸被人引过去的时候,她身后的龚新路和蔡延都是神色各异,没有想到她不仅和姜晔的感情深,看上去还真的已经在姜老爷子面前过了明路!看这些亲卫对她的态度,分明都是已经见过她的嘛。

唐静芸瞥了一眼这段路,突然开口,“今天还来了其他的人?”

那个小哥被唐静芸说的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点点头,“是的,刘中将过来了,还带着两位同僚,还有姜军长的二叔也在。”

唐静芸点点头,不再说话。她的耳目聪明,老远就听到有个男人的声音在那里讲话。

“姜老,这事儿确实不好说,你看那边递来东西的时候也没有明说,对方也不知道从什么渠道才得知我们的路子的,送完以后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现在姜少将还躺在里头,我们是真的不能够确定啊!”

“不能够确定?就因为不能够确定,所以你就敢将功劳批给其他的人?!我老头子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军部的效率这么快了?两天不到就将所有的事情给办完了?笑话!要不是我这个蠢儿子来问我,你们是不是就欺负我这里老头子不管用了?!”

“姜老您看这话说的重的,可是人家已经将所有的东西都汇报上来了,而且都有理有据,我们也不好压着不给批是不是?我本来还犹豫,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人家也确实不容易啊,姜少将满身功勋,这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的,大家也从来都不敢小觑他,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官拜少将是不是?您再看看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子,家里这一辈就他一个还像样的男孩儿,以后要撑起刘家的,您看在我家老爷子也曾和您一起并肩作战过,就给那孩子一个机会吧!”

唐静芸听着这话,忍不住玩味一笑。只是她这样的笑容,让一旁带路的亲卫莫名的感觉周身寒了一下。

姜老爷子气的握着拐杖的手都青筋毕露了,如果按着他年轻时候的性子,早就一拐杖敲上去了,管你是多大的官多大的脸,居然敢算计到他孙子的头上,而且还敢拿这些话来堵他!

又是博同情,又是说软话,最后还隐晦的表示,如果能够将功劳让给刘家那个侄子的话,他们整个刘家都欠姜家一个人情。

他真想唾他一脸,你们刘家好大的脸,居然还现在强抢功劳还敢这么理直气壮!一个刘家的人情,真是好大哟!

不过姜老爷子处在这个位置上多年,他得到的权势大,但是顾虑也多,尤其是现在的局面下,他这样的身份更是敏感,多说几句骂人的话,等传到外面就了不得了,说不定还影响派系争斗和姜晔未来的道路。所以他也只是忍了忍。

可是他忍了,不代表有的人就会忍了。只听到一个清冷的女声传来:

“我还道是贵客迎门,想着姜晔在这样的时候能来,想必也是他关系甚笃的人。可惜,果然是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才难!这平常里不见踪影,一看到好处就凑上来,不给就咬一口再说,这真他妈不知道是人还是畜生!”

所有人都是一愣,目光看向发声的地方。

那被骂的刘中将脸上先是一愣,随后震怒的通红,他坐到这个位置,已经好多年不曾被人这样骂过了!

“你!你哪儿来的不懂得长幼尊卑道理的小丫头!一张嘴骂人这么的利索,还有没有家教了?!”

唐静芸挑唇,“长幼尊卑?哪里来的长哪里来的幼?”她的目光扫过在场的人,“你们谁看到了?站出来说一说!”

在场的人明显都不想牵扯到这场对话中,陪着刘中将过来的两个人,此刻都是颇为不自觉,没挑破的时候还好,现在被一个小辈当着面骂,这滋味还真是难受的可以!

唐静芸冷笑,“我道是问问你,你那所谓的侄子,哪里来的报告?报告上说的东西是什么?敢不敢都拿出来给我说说清楚?我陪着姜晔在美国过了一个多月,别的不说,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敢不敢站出来和我对质?姜晔和人厮杀的时候他在哪里?姜晔冒着危险和人交易的时候他又在哪里?恐怕不知道在哪里女人肚子上厮混吧!姜晔殚精竭虑拿到的东西,如果今天能够因为你们的一句话而抹消,那么我倒是要看看,以后还有谁敢出去执行任务!”

她说完话后,看了眼姜老爷子,对着他点点头,“爷爷,快坐下休息一会,大怒伤身,您以后老了,不经用了,悠着点吧。”

姜老爷子被唐静芸这么挤兑,难得的没有生气,反而是笑着坐下了,哎,他怎么给忘了,自家的孙儿已经有孙媳妇了。这个孙媳妇是个好的,懂得疼人,他喜欢。果然还是自己的孙子有眼光,满京都的女子看不上,挑了这么一个回来,原来是看透了这个姑娘家的本质啊!

反正,满京都的女子,他是没见过几个能够有这样的气势,能够在这个关头将人震慑住的!

看来他之前是想岔了,温柔固然好,可是姜晔的身份注定了不平静,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不会在重要关头拖累他,反而能够起到关键作用。

他的身份有些话不能说,可是不代表唐静芸就不能说了,她是晚辈,身份又没多高,心中愤怒,自然是什么都能够吐出来!大不了最后来个孩子不懂事嘛!姜老爷子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刘中将一看这个架势,看向姜老爷子,“姜老,这位小姑娘是谁?你们姜家的哪位千金吗?姜家好歹也是一个大家族,怎么孩子说的话这么难听!”

姜老摆摆手,面露哀凄,“我们姜家可管不了这个孩子,这是阿晔的媳妇儿。两人情深,阿晔还说过,等结束了这件事后就将她带家见人呢,可是谁能够料到这样的事情?我可怜的孙子啊!刘中将就忍一忍吧,这孩子也是心中担忧,迁怒了你。”

刘中将要说的话,全都被姜老爷子的这番做派给堵在了喉咙里,竟然发现自己说什么都不对!

姜广仁自然是上前安慰了几句自己父亲,同时向唐静芸投去了几分好奇的神色,自己怎么之前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侄子居然已经有了媳妇了?不过看老爷子的样子,倒是应该知道的了。

而在场不少人纷纷侧目,因为他们没有想到姜老爷子居然会在这种地方这种关头公开承认唐静芸的身份,这分明就是坐实了唐静芸在姜家的地位啊!

不过唐静芸并没有这个心思去管这些,她此刻也是看着面前的刘中将,眉目冷淡,“我其实还是挺好奇刘中将你家侄子的身份的,居然有途径能够接触到这一回的任务,要知道这说起来还是他半路受伤后才得到的一些线索,最后将事情拼凑出来。莫非刘中将的侄儿也受了重伤?哦,对了,我还记得姜晔说过有叛徒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