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心安的女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主卧里面有个小隔间,是用移门隔开的,那里摆着唐静芸的梳妆台,只是平常她一直都是开着的,因为她化妆的时候姜晔喜欢过来闹她,偶尔也会给她添上几笔,或者替她选一选要戴的首饰。

梳妆台做的很大,里面摆放了很多首饰,大概是任何一个爱美的女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唐静芸倒是还好,不过姜晔却很热衷于在她的首饰盒和抽屉里添东西,加上还有白易清那儿送来的东西,唐静芸这梳妆台那确实一直都是满满的。

只不过现在这些东西已经都被肆意的洒在了地上,碎的碎,坏的坏,已经都不能用了。

唐静芸蹲下身,捡起玉石,“这是紫翡,顶级的那种,是一套,包括一对镯子、一对耳环、一个戒面、一条项链,总共六件东西,总价值上千万。”

然后她又捡起一块,“这是上等的蓝田玉,经过精心雕琢成佛像,是姜晔在今年一月的兰达拍卖场上买下来送给我的,当时是一百二十三万,我当时还嫌弃他乱花钱。”

目光触及到一串佛珠,线已经断了,散乱了几颗不知道去了哪里,“这是顶级的小叶紫檀串的珠子,上面还特意雕刻了佛经经文,是我有一段时间睡不好,姜晔替我买来的,具体价格我不太清楚。”

……

唐静芸将东西满满的捡起来分门别类的装在盒子里,每一个首饰她都能够确切的讲述来历,并且大多数都能够报出价格。

她的话都然在场的人心中震撼无比,尤其是那天价在她的嘴里一件件报出来的时候,看着满地破碎的琳琅,这里头的东西才是大头吧?比起唐静芸的首饰,恐怕外头的那些东西根本就不算什么。

梅四见此默默敛眸,看着唐静芸那瘦削坚韧的背影,他似乎能够明白她为了那个男人动容的缘由了……

东西太多了,唐静芸粗粗的整理了一下后,就叹息着站起身,“算了,东西太多了,这些东西都是有鉴定书的,还有很多有拍卖下来的票据,到时候我把东西复印了再拿给警察局吧。”

记录的警察默默的咽了咽口水,他突然觉得自己无意中开启了一扇窗,虽然只是一瞥,但是却窥见了真正的名流豪门的奢侈生活,大概这里的任何一件东西拿出去,都足够普通人衣食无忧一辈子了。

他抬眸看了一眼这个脸色带着憔悴的女子,赶紧低头,有些不能相信,这个女子居然坐拥着这样的金山银山,至少如果不曾接触过他大概是怎么也不会察觉到的。这或许就是低调的奢华吧?

将这里的屋子都走了一遍,记录的警察看着已经记了满满的十大张纸,他在心底嘶了口气,这里面涉及的金额就要好几亿了吧?他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被刷新了。

唐静芸默默的将人带去了最后两间房间,一间是她的书房,另一间则是姜晔的书房。

她在打开自己的书房的时候,里面的资料果然已经散乱的不成样子,被撕毁的也不在少数,她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然后淡淡地道,“我知道两位一定很好奇姜晔的钱是哪里来的?他这样的军官,怎么可能这样挥金如土是吧?心里说不定还在暗笑,我简直就是将姜晔的罪证呈上来,少不得这一回能够搬倒姜晔,让姜家元气大伤。”

凤眸淡淡的略过龚新路和蔡延,她挑眉,“不才,想必两位也知道,我叫唐静芸,姜晔的结发妻子,同时我也是翡翠居的幕后老板,刚才的那些首饰里,一半就是翡翠居出了新品后第一时间送到我手里供我挑选的;同时我也是古董铺子的老板,那古董铺子可能不算特别出名,不过华瑰拍卖场不知道两位可曾听过?另外,我手里还掌握着一个投资公司,日进斗金也不是夸张的说法。”

不管这两人内心的震惊,唐静芸淡淡勾唇,“所以任何想要从财政方面搬倒姜晔的举动。我不介意你们来找茬,我手里掌握的钱已经足够的多了,想必姜晔也没有必要再去伸手,等到你们往上呈报的时候,还请将我的身份点出来,免得有心人在这上面做文章。这些都是我自己打拼出来的,和姜晔没有丝毫联系,经得起考验。”

蔡延心中震动,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女子,一直都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居然会有这么多重的身份,而且每一个爆出来令人震撼!别的不说,他老婆就跟他提过好几次翡翠居了,那里简直是京都上流女人都喜欢去的地方,那赚钱的力度可想而知。

只是他却又忍不住苦笑,这有钱总是能够和有势挂上,钱多了,自然人脉也会广了,这个女人是在变相的给他们压力啊,试想,在这个年纪就能够手里握着这样滔天的财富,说她的人脉不广谁信?本来涉及姜晔就已经不好办了,现在没有想到姜晔的女人都这么难搞!

他心里简直要骂死手下的队员了,要不是这些人护卫的不行,让人钻了空子,他们至于摊上这样的大麻烦吗?

而龚新路则是心中不住的发苦,这事情可该怎么处理好哟?

唐静芸才懒得管他人的烦闷,她现在不去找别人的麻烦已经算他们幸运了,不然她是一点都不介意弄出点事情来的!

她指着文件,“既然两位也知道我的身份了,那这里的这些文件我就不说了,我在京都就这么一个家,里头的很多文件都很重要,还有的涉及商业机密,任何被泄露出去,那都是能够让我损失惨重。”

转身她走到姜晔的书房门口,推开门,冷声道,“这是姜晔的书房,姜晔在京都居住的时候身居要职,这里面摆放的东西的重要性就不必要我来说了吧?”

姜晔在京都的时候,经常会将一些比较重要但又不是绝密的文件带回家来阅读,唐静芸为了避嫌不常来他这个书房,但是少数的几次,她还是看到过一些东西,知道这间书房的重要性,这一次对方连这里都破坏了,不得不说作死的彻底!

果然,龚新路和蔡延一听唐静芸这话,都是脸色陡变,如果是其他的话,他们尚且能够将这件事情小幅度的压了压,但是一旦涉及到姜晔的身份和那些资料文件,一个处理不好,那可是要上军事法庭!

两人心中此刻真是同时恨死了那些敢来这里捣乱的人,要是被他们抓住了,上个十大酷刑都是应该的!你说你就算是要破坏,有旧日的恩怨,但也得长点眼睛啊,这窥伺国家机密的罪名一下来,枪毙都不是难事!

不过心中都是对唐静芸又高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的心思转眼就能够转到这里,绝对不是个简单的!

唐静芸带着几人离开这里,临走的时候还都将门掩上。

站在萧条的庭院里,或许是想起刚才满屋凌乱的样子,让刚才的几人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了几分苍凉的感觉。

唐静芸站在庭院里,那双凤眸深处闪过深沉的悲哀,一瞬间,让这几人都是有些不忍心的转头避开了她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联想起她刚才说话的时候的那种真挚温柔的语气和她那女强人的身份,俱是感觉到一种从心底升起的悲伤。

“今天麻烦几位来这里走一趟了,我唐静芸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可是这个屋子之于我,是我和我丈夫从结婚开始就住的地方,里面有很多的回忆,这里头的东西也都是我们两个一点一点亲手置办的。”唐静芸敛眸,下颌绷的紧紧的,“想必两位也得到了风声,姜晔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生死难定,他在外头保家卫国身受重伤,这是他男人的责任,我无话可说,可是在这种时候,国家如果不能给这件事一个交代,恐怕不知道会寒了多少将士的心。”

唐静芸看着清冷瘦削憔悴,可是她说出来的话,却每一句都敲打在这几人的心上,竟然还真的不能也不敢说任何一句话,而且看着她这个模样,心底都忍不住升起几分哀惜。

从刚才的叙述中就能够听出这两人的感情极深,可是现在男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而这承载着美好的回忆的房子,居然也惨遭横祸,恐怕换做是任何一个软弱一点的女人,此刻情绪都该是崩溃了吧?而她还能够这样有条有理的说着话,没有迁怒人,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唐静芸对几人点点头,送走了分局的警察,她淡淡地道,“姜老爷子此刻还在第四军区医院里,两位不如随我一起去一趟,将这里的事情和他老人家好好的说一遍吧。”她的眼眸清冷,“姜晔虽然还沉睡着,但是我绝对是不会让他的委屈就这样白白算了的。”

“做的事情,总是要付出代价,你们说对不对?”唐静芸挑眉看向两人,那眼神竟然让两人的推辞都堵在了嘴里。

唐静芸转身,梅四吩咐手下将这里看护好,然后眼神都没有施给那几个护卫队的人,心中暗暗后悔,就不该为了不生事而放任这些人,不然也不至于今天情况这么糟糕。

看着唐静芸那单薄的身影,他默默的叹息,似乎有些明白浅戈阁下对她的那种感觉了,那看似瘦弱的肩膀上,在这种关头,总是能够撑起千斤重,能够撑起一片天,有这样的女人在身后,大概能够让每一个男人都感到心安。

...

...